《陽間鬼差不好當》[陽間鬼差不好當] - 第6章 校園鬼嬰傳說(二)

宋青青嚇得魂都沒了,發瘋般狂奔,正好一個打掃盥洗室的阿姨聽見聲音跑了出來,拉住了宋青青,詢問她發生了什麼事。可宋青青已經被嚇得語無倫次,轉身正要指給阿姨看,可那小孩卻不見了蹤影。

從那以後,宋青青就變得精神緊張,這讓她想起了白澤的爺爺白慕,雖然他老人家過世了,但是應該會留下些什麼驅鬼辟邪的東西吧,這才找上了白澤。

白澤聽着不禁後背一涼,這小鬼如此難纏,更何況仔細算來這小鬼也有幾十年的道行了,比白澤歲數都大,他可不一定有把握收的了這小鬼。

「白澤,你能不能幫幫我,我實在是受不了了。」宋青青情緒崩潰抑制不住的哭。

白澤握住她的手,心疼的安慰着她,「青青,你放心,我一定會護着你的,你先回宿舍等着我。我回去想想辦法。」

把宋青青送回宿舍,他心不在焉的回了小酒館,第一次直面這種事情,心裏實在沒底,還是要找謝必安商量一下的。

誰知謝必安早就在小酒館等着他了。「臭小子,肯回來了?」謝必安穿着黑白相間的西裝,翹着二郎腿逍遙的喝着酒,邪魅的挑眉看着滿臉愁容的白澤,如果不是見過他咧嘴的那副鬼樣子,白澤就被他這帥氣的臉騙到了。

「學業繁忙,你不懂。」白澤明明是想回來求謝必安幫忙的,可是看見這張臉他的嘴就控制不住了。「你能不能不糟蹋這些酒,知不知道很貴啊。」

「這酒館我待的時間比你長,你天天躲着我,我還沒找你算賬呢。過來。」謝必安勾了勾手指,這姿態實在太妖嬈了。

白澤撅了撅嘴,自知打不過他,又有求於人,只得乖乖聽話走了過去。

「有求於人呢就要有求人的態度。」謝必安玩味的看着他。

白澤深吸兩口氣平復了一下心情,然後皮笑肉不笑的給謝必安斟滿了酒,說道:「七爺,您喝酒。我呢,確實是有事求您,勞您看在我爺爺的份兒上幫幫我。」

謝必安得逞般的勾起嘴角,端起酒杯抿了一小口,「那個鬼嬰怨氣甚重,我勸你不要輕舉妄動,小心把自己也搭進去。」

這話一說白澤就急了,一把奪過謝必安的酒杯飲盡,狠狠地白了謝必安一眼,「你能不能不說風涼話,我就知道找你也沒用。」

說完就轉身要離開,可謝必安卻開口道:「那個鬼嬰盯上了宋青青,你要是不想她死的話,就乖乖坐下。」

白澤登時後退兩步一臉諂媚的坐在謝必安身邊,「七爺,您說。」

「那鬼嬰生前被親生父親遺棄污衊,遭受世人冷眼,最後還死於親生母親手中,怨念極重才化為厲鬼,嬰兒原是這世間最純凈的生命,可是他集合了純凈與罪惡於一身才會變成這樣。依我看,他一直流連於這座宿舍樓不肯離去,大約是想尋找一個陰月陰日陰時出生的女人,借體投胎。」

「所以,他選中了青青。」

「不錯,你還不算笨。」謝必安抽空都得懟他一句,「如果讓鬼嬰成功,那宋青青就會死於非命,其實和借屍還魂的道理差不多吧。」

「靠,你不早說。」說完白澤就衝出門去。

謝必安搖了搖頭,一臉嫌棄,不慌不忙走出門坐上一輛停在小酒館門口的悍馬H2,沖白澤喊道:「喂!你是打算跑着去嗎?」

白澤回頭一看,我去,這傢伙還有車?

一路飛馳,要不是車身比較重,估計能飛起來,僅僅5分鐘他們就到了,一下車白澤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