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間鬼差不好當》[陽間鬼差不好當] - 第2章 白慕之死

轉眼已是明日當空,陽光灑在城市之中,彷彿昨夜的種種都只是夢幻泡影罷了。小酒館的二樓就是白慕和白澤的棲身之所,與小酒館的裝修風格完全相反,原木式的風格恬靜安逸,電視機播放着綜藝節目,哪怕無人觀看也常年開着。

純棉奶白色的沙發上癱倒着的白澤面色比沙發還蒼白,看着虛弱至極。

男子一襲白色西裝優雅的靠着門框,黑髮細軟的像絲綢一般順滑,明眸皓齒與稜角分明的下頜線勾勒出完美的畫面,看着一副人畜無害的樣子,修長的手指如水蔥一般,把玩着手裡的精緻小巧的短笛,通體純白,晶瑩剔透,陽光之下更顯光澤。

「老白,這小子膽兒也太小吧。」男子有些鄙夷的說道。

「要不是你使壞,他能讓你嚇得氣血上涌嗎,」白慕白了他一眼,「七爺,你日後還有許多時間與他相處,自會發覺他的好。」

被白慕稱作七爺的男子聞言深吸一口氣,無奈的看着白慕,眼神中還帶着一絲恨意。徑直走到白澤面前,手指在白澤腦門上點了一下,順便踹了他一腳,「臭小子,起來!」

彷彿被人扼住喉嚨之後窒息的感覺涌了上來,白澤大口的呼吸着,睜眼看到眼前帥氣的男人,這雙眼!他認識!這可不就是那個咧嘴怪嗎!?

「啊!!!」白澤張大嘴喊着。

七爺一隻手捂上他的嘴,一隻手堵着自己的右耳,蹙着眉說道,「閉嘴,你個傻缺,再喊我就殺了你。」

白澤瞬間閉上了嘴,水汪汪的眼睛無辜的看着七爺。七爺這才拿開放在他嘴上的手,斜眼看着他,十分嫌棄的拿紙擦了擦手,彷彿他剛才捂着的不是一張嘴而是米田共。

「大哥,你你你,你哪位啊。」白澤默默挪到白慕身後。

「在下謝必安,冥界高級陰差白無常是也,世人尊稱我一聲七爺,你敢和我稱兄道弟。」

白澤被這一連串的稱呼給繞暈了,不過他捕捉到了最重要的信息,高級陰差白無常。「我這是死了嗎,你是來勾我魂魄的?」白澤說話的聲音都有些顫抖。

白慕看不得謝必安嚇唬白澤,白了謝必安一眼,轉身把白澤拉到沙發上坐着。白澤始終以最大限度離謝必安遠遠地。謝必安連正眼也不瞧他,他實在難以想像白慕這麼厲害一個鬼差怎麼會養出一個廢物。

「白澤,有一些事我必須告訴你了。」白慕突然一本正經的看着他,「我是鬼差,是人界與冥界的契人,與七爺相識數十年,這麼多年以來我捉鬼他收鬼,算得上是合作夥伴。從今往後,你要聽七爺的話,承襲我的衣缽了。我為你開了天眼,此後你就可以看見這世間鬼魂了。」

「什麼?!我???」白澤傻了,難怪昨天晚上能看見鬼魂,等會兒?承襲老爺子的衣缽,那不就是捉鬼嗎,還得面對這個咧嘴怪。他感覺腦瓜子都嗡嗡的,趕緊擺手。「我我我年紀尚輕,做不了這麼偉大的事業,爺爺您不是乾的挺好的嗎,說不定還能升職加薪呢。我就不摻和了。」

這明顯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