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間鬼差不好當》[陽間鬼差不好當] - 第1章 這玩意兒是謝必安?

七月十五,冥界之門大開,萬鬼奔嘯。這一天幾乎每戶人家都會早早回家,不敢多在外逗留,就連流浪漢都會早早找個有瓦遮頭的地方入睡。

一家極具古色古香的二層小酒館燈火通明,深棕色的外立面顯得小酒館有些莊重,在鱗次櫛比的現代建築里十分突兀,四角攢尖的屋檐如蒼龍般蜿蜒。在這陰氣最盛之時人潮絡繹不絕,與這萬籟俱寂的城市格格不入。

「誒,老白,這麼些年了,還是你這兒的酒好啊,」一個年紀三十齣頭,肥頭大耳還穿着七十年代的紅背心,大褲衩,綠色布鞋的男人一邊大口喝酒一邊對着白慕說,「你說說,我要是能打包幾壇該多好,可惜啊,一年就能喝一次,害!」說完,一臉懊惱的搖了搖頭。

白慕拍了拍那人的肩膀,「幾十年了,你一來就得喝我十幾壇的佳釀」,說著把手裡的那壇酒放在了他面前。

十二點開始,這家小酒館已經湧入許多形形**的人,不論男女老少見了白慕都好似多年未見的老友似的,有的人似乎來這裡也並不為喝酒,只是獃獃地坐着,望着窗外發獃。

白澤司空見慣的照顧着這些奇奇怪怪的客人,這裡的客人也有許多都認識白澤,他也禮貌性的打着招呼,擺出了他的職業假笑。

人潮來來往往,一直到次日凌晨三點,人潮才逐漸散去。白澤收拾完最後一桌,癱倒在椅子上。忙了一宿,只覺得眼冒金星,通宵打LOL的時候可沒這麼累。

「臭小子,起來。」白慕拿腳踹了踹這一攤稀泥,不知何時換上一身純白中山裝,顯得老爺子仙風道骨。

白澤一個激靈站了起來,立正在老爺子面前。

「我有事,出去一趟,」白慕拿手裡的老煙槍敲了白澤的腦袋一下,「臭小子,你也高中畢業了,好好想想以後的打算。」說完就轉身準備離開。

走了兩步,白慕似乎是想到了什麼,又停住了腳步,身子卻沒轉回來,「還有,記得照顧好自己,出門的時候切記折一根柳枝,在你床板下有一個錦囊,遇到麻煩的時候拿出來看看,我教給你的秘術好好鑽研,不要懈怠。」原以為老爺子又要開始絮叨他了,誰知老爺子頓了頓,「哼,臭小子。」說完便推門出去了。

白澤一臉茫然,站在原地不知所措,只覺得老爺子這一敲腦袋好像輕鬆了不少,眼睛也更加清明了,愣了一會兒有些狐疑的看着那扇門,「這老爺子不會是要去幹什麼大事吧。」

他一直都知道老爺子並非普通人,天生雙色異瞳,成日里拿着一桿老煙槍,總是身着一身素色中山裝。自白澤記事起老爺子就開始教他秘術,他認識的第一個字就是「道」。平日老爺子出門也是不會帶他的,可是今天怎麼就是覺得奇奇怪怪的呢……

越想越不對勁,他趕緊換了衣裳追出去,卻忘記了老爺子的叮囑,徑直路過了門口的柳樹……

街道上寥無人煙,夜深人靜,還能聽到幾處蟬鳴,雖然已經是夏天的尾巴了,但還是悶熱的,不過偶爾吹來一陣風倒也涼快。白澤轉了三條街了,連白慕的影子都沒見到。這老爺子已到耄耋之年,身子骨這麼硬朗嗎,跑的可夠快的。

白澤走到一處公園,實在走不動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出了汗,還是因為周遭都是樹木,風吹的他竟然有些冷,而且,越來越冷。打了個寒顫,裹緊外衣起身正欲離開,卻發現不遠處有個人影,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