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空世界》[虛空世界] - 第7章 信念的堅持

項羽在搖他的肩膀。

「博士!」他在懇求。 「博士!醒醒吧,你傷得很重嗎?」

「劉季。 . 。」項梁含糊地說。 「不是劉季;這是項羽。」

「但是劉季,劉季怎麼樣?是不是,死了嗎他?」

「我不知道。樊噲和他在一起。」

「去一探究竟。」

「但你是。。。」

「去查一查,我說!」於是他又昏了過去。

當他第二次來的時候,項羽正彎下腰。 「叔叔,」他說,「釷來了。我們做什麼?」

釷?他的頭很痛,這個詞似乎沒有任何意義。

「嗯,我會出去。 . .劉季呢?他死了嗎?」

「不,他沒有死。」

「他傷到什麼程度?」

「主要是他的眼睛。他沒有被割傷,但他看不見。我要告訴他們關於釷的什麼,叔叔?」

「哦,把釷掛起來!告訴他們把它拿回來。」

「什麼?」

他想站起來,但他太暈了,太虛弱了。他把頭往後仰,努力整理自己的思緒。

「別裝傻了,項羽,」他生氣地咕噥道。 「我們不需要釷。旅行結束了,整個事情都是一個錯誤。把它送回去——它是毒藥。」他的眼睛還在遊動;他關閉了它們。

「劉季。 」他說。

手在他身上的觸感讓他再次清醒過來。樊噲和項羽輕輕而堅定地從他身上走過。 「放輕鬆,博士,」樊噲警告他。

「劉季怎麼樣?」

「 。 。」樊噲皺了皺眉頭。 「劉季看起來一切都好,除了他的眼睛。他說他沒事。」

「可是他是瞎子?」

「嗯,他看不見。」

「我們必須把他送到醫院。」項梁坐了起來,試圖站起來。 「哦!」他突然坐了下來。

「這是他的腳,」項羽說。

「讓我們看看它。別動,博士。」他們輕輕地脫下他的左鞋,又把襪子脫了下來。樊噲感覺過去了。 「你怎麼看,項羽?」

項羽檢查了它。 「要麼是扭傷,要麼是骨折。我們必須進行 X 光檢查。」

「劉季呢?」項梁堅持了下來。 「我們必須把他送到醫院。」

「當然,當然,」樊噲同意。 「我們也必須讓你得到一個。我們把劉季搬到了小屋。」

「我想見他。」

「上來!等我去取車。」

在項羽的幫助下,項梁設法站起身來,一瘸一拐地走到門口。從船門上下來很痛苦,但他成功了,謝天謝地,倒在了汽車的座位上。

「誰在那兒?」當他們進來時,劉季喊道,項梁靠在兩個男孩身上。

「我們所有人,」項羽告訴他。

項梁看到劉季正躺在他的鋪位上,眼睛被一塊手帕遮住。項梁蹣跚着向他走來。 「怎麼樣,孩子?」他沙啞地說。

「哦,是你,博士。我會熬過去的。 「你還好嗎?」

「我很好。你的眼睛呢?」

「嗯,」劉季承認,「說實話,它們的效果不太好。我只看到紫色和綠色的燈光。」他的聲音平穩,但他脖子上的脈搏明顯在跳動。項梁開始拆繃帶。樊噲阻止了他。

「別管繃帶了,博士,」他堅定地說。 「沒什麼可看的。等我們送他去醫院。」

「但 。 . .好吧好吧。讓我們繼續吧。」

「我們只是在等你。項羽會駕車。」

「你會怎樣做?」

「我,」樊噲說,「我要帶着一堆三明治和一把槍爬上這間小屋的屋頂。你回來的時候我還在。」

「但是。」 項梁聳了聳肩,讓這件事過去了。

當他們回來時,樊噲爬了下來,幫助項梁蹣跚地走進小屋。劉季被項羽帶進來;他的眼睛被專業地包紮過,一副墨鏡從襯衫口袋裡伸出來。

「分數是多少?」樊噲要求所有這些,但他的眼睛緊緊盯着劉季。

「現在下結論還為時過早,」項梁重重地說,他慢慢坐到椅子上。

「沒有明顯損傷,但視神經似乎麻痹了。」

樊噲咯咯地笑了一聲,什麼也沒說。劉季摸索着一把椅子坐了下來。

「放鬆,」他建議樊噲。 「我會沒事的。閃光在眼中產生了震撼。醫生把這一切都告訴了我。有時候像這樣的情況持續三個月左右,就沒事了。」

項梁咬着嘴唇。醫生告訴他的比他告訴劉季的要多。有時情況並不好;有時它是永久性的。

「你呢,博士?」

「扭傷,背部扭傷。他們把我綁起來了。」

「沒有其他的?」

「不。我們倆都注射了抗破傷風疫苗,但這只是為了安全起見。」

「嗯,」樊噲興高采烈地宣布,「在我看來,項目似乎很快就會恢復生產。」

「不,」項梁否認。 「不,不會的。自從我們離開醫院以來,我一直試圖告訴這些暴徒一些事情,但他們不聽。我們結束了,項目破產了。」

男孩們都沒有說話。他繼續說,提高了聲音。 「不會有任何登月之旅。你看不出來嗎?」

樊噲冷漠地看着他。 「你說,『項目破產了。』你的意思是你沒錢了?」

「嗯,不完全是,但這是一個因素。我的意思是。」

「我有一些電子債券,」劉季宣布,轉過他纏着繃帶的頭。

「那不是重點,」項梁非常溫和地回答。 「我很欣賞這個提議;不要以為我沒有。不要以為我想放棄。但我已經睜開了眼睛。

這是愚蠢的,從一開始就是愚蠢的,純粹的愚蠢。但我讓我的**超過了我的判斷。我沒有資格讓你們這些孩子參與進來。你父親是對的,劉季。現在我必須盡我所能彌補。」

劉季搖搖頭。樊噲看了項羽一眼,說:「怎麼樣,醫官?」

項羽看起來很尷尬,開始說話,然後改變了主意。而是走到葯櫃前,拿出了一個發燒溫度計。他回到了項梁。 「張開嘴,叔叔。」

項梁開始說話。 項羽把管子塞進嘴裏。 「我給你量體溫的時候別說話,」他警告說,瞥了一眼手錶。

「為什麼,什麼。」

「閉嘴!」

項梁平息,冒煙。直到項羽再次伸手去拿溫度計,誰也沒說什麼。 「它說什麼?」樊噲問道。

「一百多分之一。」

「讓我看看,」項梁要求道。項羽把它從他身邊拿開。博士站了起來,心不在焉地把重心放在受傷的腳上。然後他突然坐了下來。項羽搖下溫度計,把它擦乾淨,然後收起來。

「就是這樣,」樊噲堅定地說。 「你不是老闆;我是老闆。」

「嗯?你到底惹了什麼禍,樊噲?」

樊噲說:「怎麼樣,項羽?」

項羽一臉尷尬,但還是固執地說:「就是這樣,大叔。」

「劉季?」

「我不確定,」劉季慢條斯理地說,「但我明白他們在說什麼。我正在與項羽和樊噲一起穿線。」

項梁的頭又開始疼了。 「我想你們都瘋了。但這沒有任何區別,反正我們都被沖走了。」

「不,」樊噲說,「我們沒有瘋,我們是否被沖走還有待觀察。關鍵是:你在病假名單上。

這讓我負責;你自己這樣設置的。在您從病假名單中刪除之前,您不能為我們下達任何命令或做出任何決定。」

「但是。」他停了下來,然後笑了起來,這是他幾個小時以來的第一次笑。 「這太瘋狂了。你在用技術手段劫持我。你不能把我放在病假名單上一點點的溫度。」

「你沒有因此被列入病假名單;你被保留在病假名單上。當你失去知覺時,項羽把你列入病假名單。你一直待在那裡,直到他把你帶走,你讓他成為了醫務官。」

「是的,但是看這裡,項羽你之前把我列入了病假名單?這不只是你想出來饒過我的噱頭嗎?」

「不,叔叔,」項羽向他保證,「當我告訴樊噲你說不要接受釷時,他試圖與你核實,但你就像一盞燈一樣出去了。

我們不知道該怎麼辦,直到樊噲指出我是醫務人員,我必須決定你是否身體健康才能完成你的工作。所以。。。」

「但你沒有。 . . .無論如何,這一切都是多餘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