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空世界》[虛空世界] - 第5章 學習的意義

「還有多遠?」簡陋的汽車發出的噪音,加上沙漠的風,讓項羽大叫起來。

「看看地圖,」劉季說,他的雙手忙於駕駛方向盤,試圖避開一隻兔子。 「從國道318公路到岔道有50公里,然後在岔道處有 7 公里。」

「我們在大約三十九公里後離開了318 號高速公路,」項羽回答道。 「我們應該很快就會看到轉機。」他眯着眼睛看着光禿禿的、色彩斑斕的新鄉村。

「你見過這麼開放的國家嗎?仙人掌和胡楊林有什麼用?」

「我喜歡,」劉季回答。 「抓住你的帽子。」前方有一段平坦筆直的路,綿延數公里。

劉季掛了檔,讓小汽車飛奔了起來。 . .七十。 . .八十. .九十。 . .九十五。針尖朝三道身影顫了顫。」

「嘿,劉季?」

「是的?」

「這個發動機已經夠老了。為什麼要飆車?」

「娘娘腔,」劉季說,但他放鬆了油門。

「一點也不,」項羽抗議道。 「如果我們為了登月而犧牲,那很好我們就是英雄。但如果我們在開始之前就摔斷了我們的傻瓜脖子,我們只會看起來很傻。」

「好吧,好吧——這就是鬼門關嗎?」

一條土路向右拐彎,穿過沙漠。他們跟着它走了大約四分之一公里,然後在擋住道路的鋼門前停了下來。

一道堅固的柵欄,頂部是帶刺的鐵絲網,向兩個方向延伸。門口有個牌子:

危險,未爆炸的炮彈!

進入該區域需要您自擔風險,請將所有可疑物品報告給地區森林管理人員。

「就是這樣,」劉季說。 「拿到鑰匙了嗎?」遠處是戰爭的廢棄訓練場,是緬甸超過 8,000,000 公畝土地的一部分,在經過陸軍工程師專家的努力進行凈化之前,這些土地已經變得毫無用處。

這片沙漠地區不值得付出代價和去污的風險,但它是項梁博士的理想之地;它保證了充足的空間,沒有無辜的旁觀者——而且它是免費的,代表項梁借給原子科學家協會。

項羽丟給劉季一些鑰匙。劉季試了一下,然後說:「你給我的鑰匙錯了。」

「我不這麼認為。不,」他繼續說,「這些是博士發送的鑰匙。」

「我們做什麼?」

「也許把鎖破了。」

「不是這把鎖。我們爬上去嗎?」

「把鑽機放在一隻胳膊下?」

一輛汽車緩緩向他們駛來,它的速度在廣袤的沙漠中消失了。它在他們附近停了下來,一個穿着軍裝 S的人探出頭來。 「嘿!」

項羽低聲說:「嘿,你也是,」然後說,「早上好。」

「你想做什麼?」

「進去。」

「你沒看到標誌嗎?等一下,你們中有人叫劉季?」

「他是劉季。我是項羽。」

「很高興認識你。我是附近的徒步者。叫季布。我會讓你進去,但我不知道我應該知道的。」

「為什麼不?」劉季的語氣有些急躁。他覺得他們被視為年輕人。

「前幾天我們在那裡出了點小事故。這就是換鎖的原因。」

「事故?」

「人不知怎麼地進來了——柵欄沒有破。他在你小屋這邊大約四分之一公里處與地雷糾纏在一起。」

「做到了 。 地雷殺了他?」

「我是從禿鷹那裡發現的。看這裡我讓你進去;我有你的許可證複印件。但不要試圖去探索未知區域。你留在機艙周圍的標記區域,並留在沿着電力線的道路上。」

劉季點點頭。 「我們會小心的。」

「請注意。無論如何,你們這些年輕人要去那裡做什麼?養大白兔?」

「這是正確的。巨大的長耳兔,八米高。」

「所以?好吧,把它們放在標記的區域內,否則你會吃到長耳兔漢堡。」

「我們會小心的,」劉季重複道。 「知道出事的那個人是誰嗎?還是他在這裡做什麼?」

「沒有,在這兩個方面。禿鷹沒有留下足夠的東西來識別。沒有意義。那裡沒有什麼可以偷的。那是在你的東西來之前。」

「哦,它來了!」

「是的。你會發現板條箱在露天堆放。他不是沙漠人,」徒步者繼續說道。

「你可以從他的鞋子上看出來。必須開車來,但周圍沒有車。沒有意義。」

「不,似乎沒有,」劉季同意道,「但他已經死了,所以就這樣結束了。」

「正確的。這是你的鑰匙。哦,是的——」他把手放回口袋裡。

「差點忘了。電報給你。」

「給我們?哦謝謝!」

「最好在高速公路上放一個郵箱,」徒步者建議道。 「這是偶然傳到你的。」

「我們會這樣做的,」劉季心不在焉地同意,同時撕開信封。

「太長。」徒步者啟動了他的發動機。

「這麼久,再次感謝。」

「看在老天的份上,上面寫的是什麼?」項羽問道。

「閱讀:」

今天通過了最終測試。星期六離開。請提供銅管樂隊、跳舞的女孩和兩隻肥牛——一隻稀有,一隻中等。 (簽名)項梁博士和樊噲。

劉季咧嘴一笑。 「設想!樊噲是個火箭飛行員!我敢打賭,他的帽子現在不適合他了。」

「我敢打賭它不會。該死!我們都應該參加文化課程。」

「放鬆,放鬆。別小看這件事——我們會浪費半個夏天的。」劉季駁回了這件事。

項羽本人並不理解自己的嫉妒。內心深處,是嫉妒樊噲能夠在項羽崇拜的叔叔的陪伴下前往斯曼谷,而不是此行的目的。

所有男孩都接受過雙控飛機教學;樊噲繼續前進並獲得了私人執照。在項羽看來,根據已經過時的規則,飛機飛行員可以縮短火箭飛行員的課程。

項梁博士持有大約 15歲取得的略帶灰塵的飛行執照。他一直在計劃獲得火箭操作的資格;當他發現樊噲有資格時,自然而然地將他包括在內。

這讓劉季和項羽為企業做了大量的雜務,然後自己去新三角洲開營。

必須警告順着電源線走;男孩們發現裏面的沙漠布滿了烈性炸藥和縱橫交錯的軌道,一個和另一個一樣好,幾年前由卡車、坦克和移動運輸車雕刻而成。

他們發現小屋本身就在一個四分之一公里寬、一公里長的單股柵欄內。在柵欄外幾百米處,向地平線延伸數公里的地方是一片廣闊,看起來像一個碧波蕩漾的湖泊——1951 年蘇聯原子彈試驗的玻璃彈坑,即聯合國的世界末日炸彈。

船艙和堆積如山的貨物在他們看之前都無法吸引他們的注意力。劉季把車開到圍場的另一邊,他們盯着看。

項羽低聲恭敬地吹了聲口哨。 「你想怎麼樣?」劉季壓低聲音問道。

「不是在同一個縣或下一個縣的任何地方。當其中一件事情發生時,你想在一個城市裡怎麼樣?」

劉季搖搖頭。 「當它曲折時,我想曲折。項羽,他們最好永遠不必放棄另一個,除非在實踐中。如果他們開始四處遊說這些東西,那將是文明的終結。」

「他們不會的,」項羽向他保證。 「你認為聯合國**是幹什麼的?戰爭結束了。每個人都知道這一點。」

「你知道,我也知道。但我想知道是否每個人都知道?」

「如果他們不這樣做,那就太糟糕了。」

「是的,對我們來說太糟糕了。」

項羽從車裡爬了出來。 「我想知道我們是否可以認真對待它?

「算了,不試了。我們稍後會知道的。」

「火山口或該地區的任何地方都不能有任何啞彈,在那之後也不能。」

「不要忘記禿鷹吃過我們的朋友。沒有暴露在直接爆炸中的啞彈可能不會消失。這顆炸彈是在大約五公里高的地方引爆的。」

「嗯?我想。」

「你在考慮在動力系統的測試。那是一項地面工作。來吧。我們有工作要做。」他踩在了起動器上。

小屋是預製的,在原子彈試驗後搬進來安置放射性觀察員。從那以後它就沒有被使用過,並且看着它。

「哇!真是一團糟,」項羽說。 「我們應該帶一個帳篷。」

「等我們修好了就沒事了。你在外面的那些東西里看到煤油了嗎?」

「兩桶。」

「好的。我看看我能不能把這個爐子弄好。我可以用一些午餐。」小屋很合適,雖然很臟。

它建造得很好;水很好,雖然味道很奇怪。有六個粗糙的鋪位只需要被褥卷。廚房是房間的盡頭,餐廳是一張大松木桌子,但有架子、牆上的鉤子、窗戶,頭頂上是一個緊湊的屋頂。爐子很好用,雖然很臭;劉季製作了炒雞蛋、咖啡、麵包和黃油、德式炸馬鈴薯和一個只有輕微燒傷和事故的烘焙蘋果派。

清理機艙、卸車、拆箱需要一整天的時間。等他們吃完晚飯,這次是項羽準備的,他們高興地爬進自己的麻袋裡。

劉季在項羽閉上眼睛之前輕輕地打着鼾。在劉季的鼾聲和遠處郊狼悲哀的嚎叫聲之間,項羽正考慮給他的耳朵塞上耳塞,這時早晨的陽光把他吵醒了。

「起來,劉季!」

「嗯?什麼?」

「露出一條腿。我們正在燃燒日光。」

「我累了,」劉季回答說,他依偎在被褥里。 「我想我會在床上吃早餐。」

「你和你的六個兄弟。你來了——今天我們為這家店打好基礎。」

「這是正確的。」劉季遺憾地從床上爬起來。 「天氣真好——我想我要洗個日光浴。」

「我想你會吃早飯,我來做作業。」

「好的。」

機械車間是一個鈑金和縱梁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