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空世界》[虛空世界] - 第4章 勇者無畏

項羽看着他們悲傷的面孔。他知道他們面臨的是什麼。一個男孩不能只是走到他父親面前說:「順便說一句,父親,把我排除在你們為我上大學制定的那些計劃之外。我有個約會要去月亮見嫦娥。」這才是他在談及自己的計劃之前猶豫的真正原因。

最後他說:「恐怕這取決於你們每個人。您對我的承諾不適用於您的父母,但請他們尊重您的信任。我不希望我們的計划進入新聞。」

「但是你看,項梁博士,」樊噲插話說,「為什麼要這麼保密?這可能會讓我們的人覺得這只是一群野心孩子的夢想。為什麼你不能直接去找他們解釋我們適合什麼地方呢?」

「不,」張良回答,「他們是你的父母。如果他們想見我,我會去找他們,並儘力給出滿意的答覆。但是你必須讓他們相信你是認真的。

至於保密,原因是:我的想法只有一個方面可以申請專利,根據聯合國原子能公約的規定,任何想使用它的人都可以授權。該公司正在獲得專利,但不是作為火箭裝置。我可以將它應用到太空旅行的廉價、微不足道的冒險中的想法是我的,我不希望任何人在更多的錢和更強大的權利支持下擊敗我。

在我們準備離開之前,我們會召集記者,當然可能是為了報道我們是如何在起飛時摔斷脖子的。」

「但我明白你的意思,」他繼續說。 「我們不希望這看起來像一個瘋狂的科學家和秘密實驗室的計劃。好吧,我會儘力說服他們。」

項梁博士對項羽的母親例外,因為她是他自己的妹妹。他提醒項羽一吃完晚飯就回到他的地下實驗室,然後再幫她洗碗後和她說話。他解釋的時候,她靜靜地聽着。 「嗯,你怎麼看?

她一動不動地坐着,眼睛到處都是眼淚,除了她的臉,她的手忙着捻着她的手帕。 「項梁,你不能這樣對我。」他等着她繼續說。

「我不能讓他走,項梁。他是我的全部。項渠很早就走了 . . 。」

「我知道,」博士溫和地回答。 「但自從項羽還是個嬰兒以來,項渠就已經離開了。但是你不能在這件事情上限制這個孩子。」

「你認為這會讓事情變得更容易嗎?」她快要掉眼淚了。

「不,我沒有。但是你不能讓他的兒子繼續打棉球,這是出於他的父親考慮。項渠是個有勇氣有魄力的二戰老兵。如果他願意屈服於納粹,他會留在皇家陸軍學院。但是項渠一位科學家。他不會為了適應政治黑幫而調整他的真理概念。」

「它殺了他!」

「我知道我知道。但請記住,項羽媽媽,只有你是一個德國女孩,你才能拉動足夠的繩子把他從集中營里救出來。」

「我不明白這與它有什麼關係。哦,他們放他出去的時候你應該看到他的!」她現在哭了。

「當你把他帶到這個國家時,我確實看到了他,」他溫和地說,「那已經夠糟糕的了。但你是德國人的事實與此有很大關係。

我們有自由、個人自由、科學自由的傳統。謹慎和不願冒險並不能維持這種自由。如果項渠還活着,他會和我一起去的,你知道的,姐姐。你欠他兒子的責任,不要把他關在籠子里。無論如何,你不能把他永遠綁在你的圍裙上。再過幾年,你將不得不讓他隨心所欲。」

她低着頭。她沒有回答。他拍了拍她的肩膀。 「你考慮一下,姐姐。我會儘力把他帶回來。」很久以後,項羽上樓時,他的母親還坐着等他。 「小羽?」

「是的,媽媽。」

「你想去月球嗎?」

「是的,媽媽。」

她深吸一口氣,然後堅定地回答。 「你在月球上做個好孩子,小羽。你按照你叔叔的吩咐去做。」

「我會的,媽媽。」

晚飯後不久,樊噲設法將他的父親與其他蜂擁而至的人分開。 「爸爸,我想和你好好談談。」

「還有呢?」

「嗯,這不一樣。我知道你想讓我進入這個行業,但你同意幫助我進入科技行業。」

他父親點點頭。 「生意會好起來的。我們為家族中擁有的科學家感到自豪。你的伯扁鵲叔叔是一位出色的外科醫生。我們要他幫忙做生意嗎?」

「是的,爸爸,但僅此而已,我不想去科技大學。」

「所以?別的學校?」

「不,我不想上學。」他解釋了項梁博士的計劃,並儘可能快地脫口而出,試圖在他父親下定決心之前讓他了解整個情況。說完,他等着。

他的父親前後搖晃。 「所以現在是月亮,是嗎?也許下周太陽。一個人如果希望有所成就,就應該安定下來,樊噲。」

「但是,爸爸,這就是我想要完成的!」

「你預計什麼時候開始?」

「你的意思是你會讓我?我可以?」

「不要那麼快,樊噲。我沒有說是;我也沒有說不。

自從你在會眾面前站起來發表演講,「今天我是一個男人!」這意味着你是一個男人,樊噲,那一刻,你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了。不是我讓你選擇;或者由我來建議你。我勸你不要選擇這條路。因為我認為這是愚蠢的。」

樊噲一言不發,固執但恭敬。

「等一個星期,然後回來告訴我你要做什麼。你很有可能會在這個計划上摔斷脖子,不是嗎?」

「是的,我想是的。」

「一周對你下定決心自殺來說並不長。同時,不要和媽媽談論這件事。」

「哦,我不會!」

「如果你決定繼續,我會告訴她這個消息。媽媽不會喜歡這樣的,樊噲。」

第二天早上,項梁博士接到一個電話,要求他在方便時到劉太公家去。他這樣做了,感覺,他不合理地想,好像他被召喚到地毯上。他在客廳里找到了劉太公夫婦。劉季不在視線範圍內。劉太公先生和他握手,給了他一張椅子。

「香煙,博士?雪茄?」

「也沒有,謝謝。」

「如果你抽煙斗,」劉夫人補充說,「請抽。」項梁向她道謝,並感激地激起了他的煙癮。

「劉季給我講了一個奇怪的故事,」劉太公開始說。「如果他不是很可靠,我會認為他的想像力在作怪。或許你可以解釋一下。」

「我會試試的,先生。」

「謝謝。是真的嗎,博士,您打算嘗試去月球旅行。」

「很真實。」

「牛逼!是不是你邀請了劉季和他的小夥伴一起去參加這場奇妙的冒險?」

「是的。」 項梁博士發現他正用力咬他的煙斗桿。

劉太公盯着他。 「我很驚訝。即使這是安全和理智的事情,你選擇男孩作為伴侶讓我覺得很奇怪。」

項梁解釋了為什麼他認為這些男孩可以成為企業中稱職的初級合伙人。 「無論如何,」他總結道,「年輕不一定是一個障礙。太空計劃中的絕大多數科學家都是非常年輕的男性。」

「但不是男孩,博士。」

「也許不是。儘管如此,艾薩克·牛頓爵士在發明微積分時還是個男孩。當愛因斯坦教授發表他的第一篇關於相對論的論文時,他本人只有 26 歲——而這項工作在他還年輕的時候就已經完成了。在力學和物理科學中,日曆年齡與情況無關。這只是訓練和能力的問題。」

「即使你說的是真的,博士,訓練需要時間,而這些男孩沒有時間接受你需要的這種工作的訓練。培養一名工程師需要數年時間,而培養一名工具製造者或儀器工則需要更多時間。 項梁,我自己就是一名工程師。我知道我在說什麼。」

「通常我會同意你的看法。但這些男孩有我需要的東西。你看過他們的作品嗎?」

「一些。」

「有多好?」

「這是一項很好的工作——在他們所知道的範圍內。」

「但他們所知道的正是我這份工作所需要的。他們現在是火箭迷。他們在他們的愛好中學到了我需要的專長。」劉太公考慮了一下,然後搖了搖頭。

「我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