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空世界》[虛空世界] - 第1章 爆炸

「大家都準備好了嗎?」年輕的劉季緊張地瞥了一眼他的兩個密友。

「你的相機怎麼樣,項羽?你確定這次把鏡頭蓋拆了?」

三個男孩擠在一堵厚厚的混凝土牆上,牆比他們的頭還高,大約有十米長。

它把他們從一個固定在地上的鋼架上隔開,一個黑色金屬形狀、一個尖頭射彈、外觀有毒和一個醜陋的火箭用螺栓固定在上面。

每邊都有可以連接短翼的配件,但配件是空的,該生物被鎖鏈進行科學檢查。

「怎麼樣,項羽?」劉季重複了一遍。那個男孩直起身子,直起二米高,面對着他。

「看,」項羽回答,「當然,我把封面拿掉了,它在我的檢查清單上。你擔心你的火箭,上次它根本沒有發射,我浪費了二十米的膠捲。」

「但你忘記了一次,好吧,你的燈呢?」

為了回答,劉季打開了他的聚光燈;光束筆直向上射出,在高度拋光的不鏽鋼鏡子上反彈,並明亮地照亮了模型火箭和在測試期間防止它起飛的框架。

第三個男孩,樊噲,通過潛望鏡凝視着現場,這使他們可以看到將他們與火箭試驗台隔開的鋼筋混凝土牆。

「漂亮得像一幅畫,」他宣布,聲音中充滿了興奮。 「劉季,你真的認為這種混合燃料就是我們要找的嗎?」

劉季聳了聳肩,「我不知道。實驗室測試看起來不錯,我們很快就會知道。好了,大家就位!核對清單,項羽?」

「就位。」

「樊噲?」

「就位。」

「我的已經完成了。支持!我要開始計時了。開始!」他開始檢查直到火箭發射的秒數。 「十。 .九。 . .八。 . .七。 . .六。 . .五。 . .四。 . . 。」

項羽潤了潤嘴唇,啟動了他的板機。

「三!二!一!點火!」

「讓它咆哮吧!」樊噲喊道,他的聲音已經被逸出的火箭熱氣和震耳欲聾的聲音淹沒了。

雷鳴般的火箭第一次發射時,一股巨大的黑煙從噴孔中噴涌而出,在火箭試驗台後面 20米處的一個土坡上滾滾滾滾,讓這片小空地充滿了令人窒息的煙霧。

劉季不滿的搖了搖頭,調整了手下的控制裝置。煙霧散去;透過他面前的潛望鏡,他可以看到混凝土路障另一側的火箭尾氣。火焰已經清除了環繞的煙霧,幾乎是透明的,除了偶爾的火花。

他實際上可以通過火焰噴射看到樹木和地面。圖像閃爍着晃動,但廢氣中沒有煙霧。

「測功機的讀數是什麼?」他對着樊噲喊道,眼睛沒有離開潛望鏡。樊噲通過一副歌劇眼鏡和他自己的潛望鏡研究了安裝在測試台上的儀器。

「我看不懂!」他喊道。 「是的,我可以等一下。五十二不,是一百五十二;這是第二次了。一百五十二,五,三,四。劉季,你做到了!你已經做到了!這是我們有史以來最好的推力的兩倍多。」

項羽從他正在照看他的電影攝影機的地方抬起頭來。這是一個需要耐心的工作,經過他的修改,允許使用更多的硬盤,以便記錄測試的每一秒。修改工作需要細心,因此自己的脾氣暴躁,必須調整心態。

「還有多少時間?」他問道。

「十七秒,」劉季沖他喊道。 「等着,我要把作品給她。」

他把他的油門監控閥扭到右邊,打開。火箭的回應是把聲音從低沉的咆哮提高到更高的音調,憤怒的泛音幾乎超出了可聽範圍。它帶着咆哮的威脅說話。

劉季抬頭看到樊噲從他的潛望鏡中退了回來,爬上一個盒子,手裡拿着工作眼鏡。

「樊噲低下頭!」男孩在噴氣式飛機的尖叫聲中沒有聽到他的聲音,他一心想要更好地觀察火箭。

劉季從控制裝置上跳下,撲向他,摟住他的腰,把他拖到路障的安全後面。他們一起重重地撞在地上,在那裡掙扎。這不是一場真正的戰鬥。劉季很生氣,雖然沒有發瘋,而樊噲只是驚訝。

「這是什麼主意?」他屏住呼吸抗議道。

「你這個白痴!」劉季在他耳邊咕噥。 「你想做什麼?把你的頭炸掉?」

「但我沒有!」 但劉季已經爬了起來,回到了他在控制處的位置。樊噲的解釋,如果有的話,在火箭的轟鳴聲中消失了。

「怎麼回事?」項羽喊道。他並沒有因為他心愛的相機離開他的位置,不僅是出於一種責任感,而且至少部分是出於對他應該加入哪一方的戰鬥猶豫不決。劉季聽到他的喊聲,轉身開口。

「這個混蛋,」他尖聲叫道,朝樊噲豎起大拇指,「試圖挽救。。」

劉季對這次事件的描述為丟失了數據;火箭咆哮的聲音突然改變了音調,然後在震撼人心的爆炸中消失了。

與此同時,一道耀眼的閃光,如果不是被路障保護起來,可能會讓男孩們目瞪口呆,但它仍然照耀着樹林中空地的每一個地方,閃耀着令人麻木的眼睛。

想起那可怕的光,他們還在眨眼,當滾滾濃煙從街壘外冒出來,包圍了他們,讓他們咳嗽起來。

「嗯,」劉季苦澀地說,直視樊噲,「那是星軌五號的最後一部分。」

「聽着,劉季,」樊噲抗議道,他的聲音在陌生的新寂靜中聽起來很刺耳,「我沒有這樣做。我只是想——」

「我沒說你做過,」劉季打斷了他。 「我知道你沒有這樣做。我已經進行了最後一次調整。他獨自一人,無法承受。忘了它。但是在這之後保持低調令你幾乎失去了它。這就是路障的用途。」

「但我不會抬起頭來。我只是想試試!」

「你們都忘了,」項羽插嘴說。「所以我們又炸了一個。所以呢?我們將建造另一個。不管發生了什麼,我都把它放在罐子里了。」他拍了拍相機。 「讓我們看看殘骸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