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初意宴時澤小說》[許初意宴時澤小說] - 許初意宴時澤小說第29章  (2)

她也算是多了一些關注,她的要求他也如她所願滿足她。
但他喜歡大膽主動,這會兒那種索然無味的感覺又出來了。
宴時澤是一個有點興趣就會縱容自己的人,哪怕興趣再出格,他想做的也都會去做。
而不感興趣的東西,他也不會花半點心思。
他鬆開了許初意。
「整理下,出去吧。」
他沒什麼語氣的說。
許初意在他鬆手的一刻,就感覺到了他的疏離跟冷淡。
女人其實都很敏感,一個男人的態度,多少能夠察覺到一些。
她知道宴時澤這舉動並不是好心放過自己,而是自己觸碰到讓他不滿意的點了。
許初意幾乎是下意識的拉住了他的手,說:「對不起,是我的問題,我心理上接受不了這件事。
但是我父親的事情,麻煩你高抬貴手。」
宴時澤回頭看了一眼,她臉色慘白,拽着她的手也是緊緊的,生怕他走了。
往常人或許會心軟,但宴時澤本身就偏理性,同情這種情緒,跟他的生理需求成正相關,生理得不到滿足,同情值就是零。
他不帶任何情緒的,扯開了她的手,道:「你放心,那兩百萬既然給你了,那就是你的。
姜澤在國外,也會暫時繼續在國外待着。」
他說的是暫時。
許初意心裏沉得厲害,說:「那你新找的醫生呢?」
「找他回來一趟,還得長時間待在國內,也得幾百萬,我的錢並不是天上掉下來的。」
宴時澤平靜道,「希望叔叔,能夠自求多福。」
許初意愣愣的站在原地,他的意思已經很清楚了,他是不會再幫忙了。
其實宴時澤剛剛過來對她的態度確實不錯,不然也不會一來就在她身邊坐下。
現在一想,宴時澤還在替她辦事,那就是還想跟她有長期合作的意思。
總不可能花這麼多錢,就只有一次。
男人上心,不都是有理由的么?
許初意真的很愛林父,為了林父做什麼都行,但是她好像把事情給搞砸了。
她閉上眼睛,睜眼時,有幾滴眼淚砸在了地面上。
許初意有些頹廢的蹲了下來,幾分鐘後,有隻手遞給了她一張紙巾。
宴時澤那雙手,她很熟悉。
許初意道了聲謝,又連忙說:「我對這種事情,真的接受不了,我有陰影。」
「那是你的事情。」
宴時澤淡淡說,「把眼淚擦了,哭不能解決任何問題。
女人可以哭,但不是所有男人,對女人的哭會產生情緒。
至少對我而言,我只會覺得麻煩。」
他頓一頓,又道,「至於你不願意的原因,那是你的事情。
我覺得沒勁了就是沒勁了,不會在意你是因為什麼理由拒絕我。」
良久,許初意「嗯」了一聲。
「好自為之。」
宴時澤轉身走了出去。
許初意回到位置上的時候,宴時澤已經不在了,聽他們說,是被一個女人給接走了。
至於是誰,沒有人認識。
有一個開玩笑說:「宴時澤現在的女人圈子真廣,以後泡妹子,還是得問宴時澤介紹。」
「宴時澤這叫什麼,周意後遺症?」
「我當時不就說過,宴時澤骨子裡並不是什麼傳統的男人,只不過是被周意給束縛住了,周意一走,他的本性可不就暴露出來了么?」
洛之鶴見許初意過來,給她倒了杯水。
張喻道:「我們歡歡,酒量不差,喝水有什麼意思?」
洛之鶴言言蹙了下眉,笑了笑:「她明天就回去了,你給人家灌醉,到時候睡過了怎麼辦?」
張喻一聽,也是這個道理,說:「還是你想的周到,不愧是a市第一從不走心的暖男。」
洛之鶴是對誰都還行,但對誰也都有距離感。
許初意卻想起自己的父親,林父也是個溫和並且對誰都好的男人,年輕時年輕有為忠於家庭,又很積極向上。
而現在手腕上布滿刀痕,全是自殘痕迹,嘴上時不時崩出一句,不想活了。
「歡歡,爸爸好痛苦,真不想活了。」
「死了一了百了,可是歡歡就沒有爸爸了。」
許初意崩潰得有點猝不及防。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