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初意宴時澤小說》[許初意宴時澤小說] - 許初意宴時澤小說第29章  

由小編給各位帶來小說《許初意宴時澤小說》講述的許初意宴時澤兩人的感情故事,不少小夥伴都非常喜歡這部小說,下面就給各位介紹一下。
簡介:宴時澤的話,讓一旁的人都朝他看過來。
許初意愣了愣,說:「你找我幹什麼?」
宴時澤不動聲色道:「給你父親從國外請了位專家回來,到時候我總得趕過去引薦。」
原來是兌現床上承諾來了。
…宴時澤的話,讓一旁的人都朝他看過來。
許初意愣了愣,說:「你找我幹什麼?」
宴時澤不動聲色道:「給你父親從國外請了位專家回來,到時候我總得趕過去引薦。」
原來是兌現床上承諾來了。
許初意說:「你來了給我打電話,我到時候請你吃飯。」
宴時澤心不在焉「嗯」了一聲。
他話不多,跟周圍人也算不上多熟,並不參與他們的話題。
旁邊的人倒是有一搭沒一搭的跟他套着近乎。
張喻湊到她耳邊說:「這些人都跟宴時澤家有合作,宴時澤他爹是真牛,所以宴時澤也被捧得高。」
許初意剛要湊過去附和她兩句,結果就是一僵。
宴時澤的手放在了她的大腿上,正往某些地方遊走。
她回過頭時,卻看見他神態自若,在喝茶,誰又能想到他的桌子底下的手不安分。
「怎麼了?」
張喻看她臉色不對,問了一句。
「沒有。」
許初意坐直身子,去拽他的手。
奈何宴時澤這人,看起來斯斯文文的,手的力氣是真大,她不明白他怎麼會這麼不成體統。
宴時澤手指還修長……她猛的站了起來,臉蛋微紅,張喻一臉疑惑的看着她。
許初意說:「我去一趟洗手間。」
她幾乎是落荒而逃。
宴時澤挑了挑眉,伸手抽紙,擦了擦手,很快也起了身,朝洗手間的位置走去。
……許初意整理完自己,平復了好一會兒心情,才抬腳從洗手間的位置出去。
然後她就看到了等在門口的宴時澤。
「你跟我來洗手間做什麼?」
許初意有些戒備說。
他意有所指的淡淡說:「手上都是水,過來洗洗。」
水是怎麼來的,又是一個,過了線的話題。
許初意下意識的朝他那隻骨節分明的手看去,顯然他已經洗完了。
她繃著臉,不能得罪他,乾脆不說話。
宴時澤伸手替她理了下耳邊的頭髮,道:「你可真是浪的離譜。」
「宴時澤,你別再說了,你自己發.情,一直說我做什麼?」
許初意忍不住道。
只不過她視線往下掃,卻看見他這會兒平靜到不能再平靜。
宴時澤這會兒對她並沒有什麼感覺,只是單純在逗她玩。
他的手從她耳後下滑到她脊背,然後扶住她的腰,許初意的腰很細,細到光是摟着,就挺讓人有破壞欲。
宴時澤低頭看着她的耳垂,道:「晚上去我那?」
許初意心裏警鈴大作,勉強說:「我明天一大早就要回去了,去你那會來不及走。」
宴時澤就鬆開了她,就在她以為能走的時候,他把她拖進了男廁隔間。
宴時澤的親吻雖然乍一下感覺挺循序漸進,只是仔細辨別,去分明帶着一股不容置喙的霸道勁。
許初意雙手撐在他胸膛上想擋住他,只不過還是徒勞。
宴時澤道:「蹲下去。」
許初意跟了他幾回,也算是有些明白他的意思,這是要她用嘴。
她不願意,說:「太髒了。」
他隱隱有不耐煩的味道,語氣倒是和往常一樣:「我說,蹲下去。」
「我不。」
許初意記憶里那些不好的片段全部湧出來,她打了個哆嗦,紅着眼睛說,「我該回去了,不然外頭的人會懷疑。」
「許初意。」
宴時澤眯了眯眼睛,警告道。
許初意還是不敢把他徹底惹毛了,畢竟她親爹的未來掌握在他手上,她的聲音小了一點,沒說話,但顯然還是,不願意。
過了一會兒,她咬了下唇,還是說:「這個我真不行。」
宴時澤自從上次跟許初意睡過以後,對她多少是有點興趣,對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