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初意宴時澤小說》[許初意宴時澤小說] - 許初意宴時澤小說第28章  (2)

先吃着。」
那個男人說,「複發一次,就得小心了。
看看後續會不會有什麼問題,會不會再犯,你這都幾年沒犯過了,按道理來說不應該。」
宴時澤伸手心不在焉的捏了捏藥盒。
「我還有點事,就先走了,你有問題,隨時聯繫我。」
「嗯。」
醫生離開的時候,又瞥了眼許初意,若有所思。
宴時澤生病了?
昨晚那生龍活虎的模樣,可不像是一個生病的人。
許初意皺了皺眉,她真的太渴了,是下來找水的,當然她也馬上就要走了。
路過宴時澤時格外小心翼翼,不確定他這會兒酒有沒有醒徹底。
宴時澤掃了她一眼。
看來是恢復正常了。
他這會兒還穿着睡袍,胸口抓痕真的算是慘不忍睹了,她都忘了她昨天有這麼狠。
許初意移開眼,疏離的說:「你已經用我父親威脅過我一次了,而我也配合你了。
希望你以後別再用這種威脅。」
宴時澤捏了捏眉心,道:「抱歉。」
「還有,昨天跟那個車主私了,花了五萬塊,我代付的,麻煩你轉給我。」
宴時澤挑眉道:「有這回事?」
「你朋友在場,她可以作證。」
許初意吃身體的虧也就吃了,錢的虧她是無論如何也不肯吃的。
宴時澤問她要了收款碼,轉給了她。
他顯然也還沒有休息好,很快上了樓,許初意同樣也沒有休息好,但是她得回去休息。
只不過雙腿走路都是軟的,她走到門口,就蹲下來休息了。
宴時澤看她可憐,朝她走了過去,道:「你在這邊休息吧,晚點我送你回去。」
許初意不肯,宴時澤也便沒管她。
十分鐘後,他換了身睡衣出來,從窗戶往下看時,她依舊坐在原來的位置。
宴時澤算是難得發一回善心,下去把她給抱上樓了。
過程當中避開不應該碰的地方,跟昨晚比起來,簡直判若兩人。
真的只是因為喝酒喝多了?
可許初意也不願意花心思去想他的事情,沾到床,幾乎就又睡著了。
再次醒過來,看見宴時澤坐在沙發上抽了支煙。
她坐起來,被子滑落,一時半會兒,許初意也沒有發現自己這會兒裏面的衣服全開了,黑色小衣服都露出來了。
「醒了?」
宴時澤聲音沒有一絲起伏,滅了煙頭。
「我要回去了。」
許初意說。
宴時澤淡淡,「大概得等一個小時。」
許初意想,他大概今天要去醫院上夜班,估計是想順路一起,跑兩趟確實也麻煩:「行。」
她又倒了回去,她不想跟他有什麼交談,如果不是張喻今天沒空,她剛才那會兒就走了。
宴時澤看了她一會兒,鬆了休閑褲帶。
等到許初意被掀開被子,隨即宴時澤欺身上來的時候,她整個人先是呆了一會兒,摸不清這個走向了,然後就開始推他。
「宴時澤,你別太過分!」
她皺着眉道。
宴時澤道:「不會像昨晚那麼過火。」
只不過,態度依舊強硬。
許初意想着清醒的時候擠兩滴眼淚,應該能讓他看清楚自己在幹什麼,只不過宴時澤實在不是憐香惜玉的主,還是霸道的繼續。
她有心無力,難受得要命。
宴時澤道:「你不是很會提要求?
這個時候裝烈女就沒有什麼意思了。
你許初意之前幹得出勾我的事,就不會排斥跟我干這個。
你倒不如好好想想,想從我這裡要什麼。」
許初意被他的話說得下不來台,她這個人,確實沒把這種事看得多重要。
但也不至於他說的那麼不堪,她笑了:「你能讓姜澤再也不來騷擾我嗎?
你又能不能讓我爸的病痊癒?」
宴時澤挑了挑眉,道:「我當然能。
不過你許初意得讓我看到你值那個價。」
「我不會相信你的,你這個騙子。」
宴時澤只道:「別咬。」
說的當然不是上邊。
許初意一動不動,索性任由着他去了。
反正她這會兒手機開了錄音。
宴時澤要是再騙她,她大不了把錄音公諸於世。
……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