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夜三年後,帶萌寶回歸掀京城》[新婚夜三年後,帶萌寶回歸掀京城] - 第7章 王爺像換了一個人(2)

半,幾秒鐘之後,他心中竟然升起想保護她的愛憐之意。楊之寬深深地看着面前這個女人,展露了微笑。

只是這個念頭一閃,他就覺得很可笑,怎麼會對一個這麼衝撞他,激怒他,完全不把他放在眼裡的女人有這種想法。

楓葉張大了嘴巴,王爺竟然笑了,會長對他這麼挑釁,王爺不生氣還笑了。悅白和慕容也呆在那裡,不敢相信眼前的這一幕。這可是界城高高在上的王爺,冷酷無情的王爺。

王爺今日像換了一個人似的。

頓時房裡的氣氛有點怪異,柳依依也有點意外,這個人怎麼不按套路出牌呢?難道是有受虐傾向?

「王爺,要不要做一個足底按摩?」慕容想打破這種尷尬,不知怎麼說出這句話來。

「如果木姑娘願意為本王足底按摩……」楊之寬緩緩說道,一絲微笑浮在臉上。

「我不願意!」

什麼,要本姑娘為你按摩!做夢去吧!

「本王說的話還沒有人敢不從,今日本王就命青雲會木姑娘為本王足底按摩!來人!」楊之寬也一下來了興緻,大吼了一聲。

秦飛聽到王爺的號令,馬上帶領侍衛進屋了。

慕容懊悔不已地望着柳依依,心裏明白這個月他的月例也會被扣完的。

柳依依一看這架勢,這不是仗勢欺人嗎?她在心裏罵了一千遍,可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呀。她心裏惱怒,突然一個念頭在頭腦里閃現。

「王爺,你確定要足底按摩嗎?足底按摩是一種推拿手法,過程中可能會有一些不適。」

「你儘管做,本王就想看看你有什麼手法,不會追究。」楊之寬一雙深邃的眼睛望向柳依依。

「慕容,給王爺洗腳。」

「王爺,請坐。」

待楊之寬洗完腳後,柳依依坐在下邊,用力抬起王爺的腳,按下了湧泉穴,嘴裏問道:「王爺,感覺怎樣?有沒有酸痛之感?」

楊之寬確實感到有一點酸痛,就點了點頭。

慕容在一旁看見,說:「王爺,你的腎功能不太好哦,房事要注意。」

噗哧,柳依依笑出了聲。

慕容就是個書獃子,柳依依料想到他會有此一說。

楊之寬眉毛一挑,看了一眼柳依依。

柳依依按完了足三里、太溪、合谷這些穴位,正準備將楊之寬的腳進行拉筋,她使勁拉了一下,這腳就像生根了一樣,紋絲不動。

她看了一眼楊之寬,又使出了更大的力氣,沒想到,這次輕飄飄地就拉了過來 ,她力量過大,反而沒站穩,一下就撞在了楊之寬的胸膛里。

楊之寬順勢將她攬入懷,附在她耳邊說道:「小心!」她一怔,抬頭正好對上那雙深邃的眼睛。

望着她眼裡的星辰,楊之寬感覺內心深處的某個地方動了一下。

柳依依慌忙從他懷裡逃開,怎麼回事?剛才心砰砰跳得厲害,肯定又是原主的情緒,她在心裏默默地念叨。

不過不得不說這男人的胸脯很有彈性。

柳依依平復了心情,說道:「不知王爺覺得足底按摩可好?」

「很好,本王的腎也很好。」楊之寬很有深意地望着她。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