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夜三年後,帶萌寶回歸掀京城》[新婚夜三年後,帶萌寶回歸掀京城] - 第5章 一波接一波,王爺的心臟受不了了

老夫人滿眼含淚,看着楊之容,激動地說不出話來了。

「五年前我就中毒了。」楊之榮緩緩說道。為了不讓母親和家人擔心,他一直隱瞞着,沒想到卻連累了王妃。

「當年我和爪窪國兩軍對戰,我軍大勝,爪窪國的衛將軍假借投降之意,設計害我身中此毒。」楊之榮望向如煙,「當年我回府後遇見了你,我知道我馬上就要昏迷了,擔心王妃被人誤會,就將這件事告訴了你。」

如煙在晉王爺的目光下低下了頭。

白衣男子眉毛一動,望向如煙的眼神充滿憤怒和不屑。

「原來是如煙姑娘故意隱瞞了真相。」白衣男子又望向晉王,輕聲詢問:「在下有一件事不明白,晉王爺為何身中劇毒兩年卻未發作呢?」

「那時有一位高人為我療傷,逼出了部分毒血,並用功穩住了我的脈息。」楊之榮說這話時眼神灼熱。

原來如此。

「敢問這位姑娘,可是我王府的舊人?」楊之榮眼神清亮地望着白衣男子。

柳依依一驚,她只是三年前在大殿上敬了一杯茶給他,難道就認出來了?而且她現在還是女扮男裝,她不得不對晉王爺的洞察力感到驚嘆。她再細細打量眼前的晉王爺,雖然大病初癒,可是眼神清明,沉穩大氣,頗有大將之風。

「你是姑娘?」楊之寬後知後覺,再仔細一看,還真是。

他眼神望向柳依依,不出意外得到了一記白眼。

「好啦,我也不裝了,我是青雲會的木青雲,既然事情都已經清楚了,我們青雲會也算做了件好事。」柳依依索性講明白。

「木姑娘,謝謝青雲會為本王診治,慕容公子說他的醫術都是你教給他的,想不到木姑娘小小年紀,醫術如此高超。」楊之榮真誠地道謝。

「不必,我們青雲會行走江湖就是救死扶傷,為民除害,打擊報復!」說最後四個字的時候眼睛落在了楊之寬和如煙的身上。

「楓葉、慕容,我們該走了,剩下來就是王府自家的事了。」柳依依洒脫地轉身,風流飄逸。

「楓葉,你不回王府了,你是青雲會的人了?」老夫人不舍地說。

「楓葉謝謝老夫人的厚愛,老夫人對楓葉的恩情,楓葉不敢忘,可是青雲會是楓葉的事業,會長說了,女人要以搞事業為重。」楓葉跪下給老夫人行禮。

一行人走出王府,後面傳來丫鬟們的聲音:「事業是什麼,女人要搞事業,女人不是要嫁人嗎?嫁人難道就是事業?」

柳依依沒想到,青雲會就這樣被人誤認為是媒婆的行當了。

一連幾天,青雲會裡來了很多各府的丫鬟們,都想參加青雲會搞事業。還有些大戶人家的小姐,不好意思前來,就讓丫鬟帶來了生辰八字。

為了這件事,柳依依專門組織開了一個會。會上她批評了楓葉,告誡以後要謹言慎行,同時在會上對人言可畏的嚴重性進行了深入剖析,讓大家都引以為戒。

同時,柳依依讓來青雲會的丫鬟們選出代表,召開了青雲會高層的擴大會議,會議後的聚餐地址就選在鳳錦閣,聚餐的錢就從楓葉的月例里扣。

「會長,我去打聽了一下,這幾天鳳錦閣鮑魚的質量不佳,等一會兒我們就不要點金牌鮑魚粥了。」楓葉心痛銀子,小聲在柳依依耳邊說道。

「楓葉,鮑魚質量不佳沒關係,不要擔心我們吃不好,我們除了點鮑魚,還可以點一些龍蝦、螃蟹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