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夜三年後,帶萌寶回歸掀京城》[新婚夜三年後,帶萌寶回歸掀京城] - 第1章 洞房花燭夜

「滾開,」柳依依一睜眼看到有男人壓在她身上。她氣急了,這些年她在業內叱吒風雲,是哪個男子吃了豹子膽了。

身上這個男人身形高大,高高的鼻樑碰着她的鼻尖,有點微痛和**,讓她使不上勁兒。

「該死的,放開我。」柳依依大聲呵斥。

男人眼睛盯着她的臉,聲音冷冽,「這不就是你想要的嗎,你掙扎什麼呢?」

「胡說什麼,什麼是我要的……」柳依依抬眸,滿眼的星辰。

男人稍有點意外,但很快就一臉不屑,隨手將蓋頭帕子蓋住了女人的臉。

一番**,動作粗暴,沒有一點憐香惜玉。

柳依依想掙扎卻沒有力氣,只聽得耳朵邊傳來男人冷冰冰的聲音:「我要你嘗嘗得到後再失去的痛苦。」

柳依依被折磨得很痛楚,迷迷糊糊中聽到幾聲從牙齒縫裡一個字一個字憋出來的怒吼。

「你為了得到我,下毒害我大哥神志不清!」

「你指使人壞了如煙的名節!」

「你還害得薇兒失去了雙腿!」

「我沒有!」

柳依依記憶里完全沒有這些訊息。

「現在說什麼都晚了,以後的日子你自求多福吧!」男人冷冷地說:「從即刻起,你被本王休了,來人,將這個下堂婦送至別院,永遠不要讓本王再看到她!」

男人起身穿上衣衫,看了一眼被帕子遮住臉的女人,眼裡的冷意就像冰窖一樣,說出的話更是像冰塊裂開了一樣,咔咔作響。

柳依依腦袋還是嗡嗡的,她伸手扯下蓋在臉上紅紅的蓋頭帕,只瞧見一個高大的背影漸漸走遠。

屋內龍鳳喜燭搖曳,紅紗喜帳隨着微風發出沙沙的聲音,柳依依不禁打了一個寒顫,她使勁揪了一下耳朵,有真實的痛感。

她記起來了,今天她剛在錦繡華服大賽中獲得大賽的金獎,酒店慶功宴上她多喝了兩杯,出門就被車撞了。

而此刻,她蘇醒了,卻發現穿越到了一個歷史上都沒有的王朝-大錦國。

一些原主的記憶慢慢在頭腦里閃現。

原主和她同名,是大錦國的公主,從八歲第一次在宮中見到小王爺楊之寬,就愛上了他,一心想要嫁給他。

好不容易等到及笄之年,柳依依求太后做主,讓她如願嫁給了楊之寬。

今夜是洞房花燭夜,原主卻死了。

柳依依來不及思量原主是怎麼死的,就被幾個嬤嬤趕出了房間,直接拖上了馬車。

「你們這是要帶我去哪兒?」柳依依大叫起來。

「去哪兒?王妃,你被王爺休了,你說該去哪兒?」一個身材矮小,眉梢朝下的嬤嬤譏諷道。

「休了,那我是不是自由了,你們放我下來,我可以自己走。」

「王妃可是真會說笑話,王爺說了,把你關在別院,每天為如煙姑娘和薇兒小姐抄經祈福。」四周爆發出一陣冷笑,聽得柳依依頭皮發麻。

什麼,關起來抄經祈福!

「公主,不要怕,小豆子會一直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