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歡你,蓄謀已久》[喜歡你,蓄謀已久] - 第3章 沒聽見,不記得,真的

「我知道。」紀川聲線平淡。

「我一喝多就會睡着,一睡着我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紀川抿了抿唇,剛剛舒展開的眉頭又擰成了一條線。

葉鈺忙着給自己開脫:「所以,無論昨晚房間里發生了什麼事,我都沒聽見,也不記得,真的。」

「不記得?」

「嗯,不記得。你們不用擔心。」

「……」紀川不說話了。

葉鈺為了保命,還在不遺餘力地寬慰他:「再說了,虹姐說得對,這種事,娛樂圈裡很常見的,我也不是第一次遇上,你們千萬別放在心上。」

「不是第一次遇上?」紀川的語氣無端端的冷冽下來,如同寒冬臘月的勁風,呼啦啦扇在葉鈺臉上。

葉鈺無暇思考他的重點為何這麼奇怪,是不是小學語文沒學好,只做了個封口的動作,拍胸口保證:「我絕對不會傳出去!」

紀川:「……」

紀川沉默片刻,朝葉鈺走近些許,似乎想伸手拽她。

葉鈺說時遲那時快,完全忽略了酒精的後遺症,一個騷氣的走位就退開半步。

紀川只手撈空,霎時僵在原地。

葉鈺仰起頭,好巧不巧,撞進了他那雙黑白分明的眼,此時有首BGM在我腦中響起……

你退半步的動作認真的嗎?小小的動作傷害還那麼大……

葉鈺哽了哽,打住思想的岔子,甩甩頭怯怯的問:「我可以走了嗎?」

紀川斂低眼皮。

左虹冷笑出聲:「請吧。」

得了女主人許可,葉鈺快步繞過紀川,抓起自己的包拔腿就溜,把所有的疑難雜症留給了他們這一對見不得光的苦命鴛鴦。

現在回憶起這件事,葉鈺從酒店離開後至少有兩三個月,都處在懷疑人生無心工作的消極狀態里,得虧胖哥人好,沒有放棄她,還替她接了新戲。

葉鈺自覺不能被無望的單戀打倒,索性掩埋了往事趕去貴州拍戲了。

然而,沒過多久,網上曝出了紀川和左虹的緋聞,並且有小道消息盛傳她是爆料者。

她人在家中坐,鍋從天上來,其間是非曲折一言以蔽之——全尼瑪是血淚。

總之,這件事的結尾,以紀川成立了工作室,更換了經紀人而告終。她也自此進入了紀川的黑名單,他再不拿正眼瞧她……

葉鈺心酸的把劇本蓋在自己臉上,忍不住涕淚橫流。

違約是不可能的,她怕把腎摘掉都賠不起違約金。

正確的政治道路,應該是遠離紀川,謹言慎行。

左右都是死胡同,她也只能悶頭往前沖了。

轉眼到了死亡出發日。

在胖哥的督促下,葉鈺和助理小晴拉着行李箱,抱着壯士一去難復返的心態趕赴前線……啊不,是劇組。

下了飛機,坐車去酒店的途中,葉鈺還恍恍惚惚的想起了這兩年關於紀川的種種。

自打他成立了工作室,他倆就極少碰頭,她也是從旁的渠道得知,紀川似乎是因為和公司產生了矛盾,在合約未滿之時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