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狀元》[小狀元] - 第6章 春梅傳

第二日,謝邵英便告了假。
因謝章同在翰林院任職,又是她的上上級,於是請假的摺子便由他帶了去。
習慣了每日天未亮就起床上朝,陡然間閑下來,一瞬間倒有些無所事事了。
她不敢溜出門,因為害怕遇見熟人。
可是待在家裡又實在無聊透了。
想來想去,她乾脆去了書房。
謝府書房的藏書,沒有一萬,也有八千了。
她雖從小看到大,但也許有遺漏的。
因為父親上朝去了,哥哥謝欺程又在房中,故而偌大的書房裡一個人也無。
謝邵英在一排排書架中翻着,四書、五經、大離歷朝歷代的正史、野史,幾乎每一本她都看過了。
翻了一陣,她正有些失望之際,卻忽然看到書架最高的一層有個黑色的匣子。
因為位置高,顏色又深,先前她倒是從未注意過。
一時她搬了椅子墊腳,折騰了半響,總算是把那個匣子拿下來了。
出乎她的意料,匣子外邊十分乾淨,一絲灰塵也無,看來是常有人擦拭的緣故。
她好奇地搬到一旁的書案上打開,然後拿出裏面的一迭藏書來。
「爹怎麼把它放得這麼高?」她暗暗埋怨道。
裏面的冊子有數十本,看外表跟平日里讀的一些野史的冊子也沒有區別。
她隨手翻開一本名喚《春梅傳》的,興緻勃勃地讀着。
這本是講一個官家小姐春梅,愛上了自家的小廝鐵柱,前面幾頁還算是正常,可是翻着翻着,謝邵英就發現這書跟自己平日里看的那些話本子不同之處了。
只見書上寫道:
那一日,家中眾人均外出,那春梅因為思念鐵柱,便令丫環去將之喚來。
待鐵柱來之後,春梅屏退眾人,將房門緊閉。
「冤家,想死奴家了。」春梅一把抓住鐵柱的臂膀,媚眼含春。
「小寶貝。」鐵柱撲到春梅身上,對着她香甜的小嘴兒便親了起來。
一時春梅的香閨內便響起了嘖嘖的親嘴聲。
……
看到這裡,謝邵英已經羞得面色緋紅,又驚訝得睜大了清眸。
原來不是野史,而是一本**。
整本書不僅通篇都是春梅和鐵柱的情事,每隔幾頁甚至還配了香艷的圖。
書房中寂靜無人,可是謝邵英卻看得臉紅心跳。
她又翻開另一本。
這本更加不得了,直接就是一本春宮圖冊,上面畫著男女歡好的各種姿勢。
而畫中的背景,既有在閨房內的,也有在書房的、花園的、草地的、甚至還有水中……
看着看着,忽然間門外傳來蘭馨的敲門聲。
「小姐,該用午膳了。」
「哦,你讓他們端去我房中吧。」謝邵英忙道。
待蘭馨離開了,她從懷中掏出一方絲帕,而後將幾本冊子都包好,又將匣子放回原處。
回到清苑,謝邵英吃完了午膳,便跟蘭馨道:「我乏了,想躺一會兒,你去外頭守着吧,別放人進來了。」
「是,小姐。」
蘭馨於是命小丫環將碗筷撤了,又服侍她漱了口,到床上躺下。
等到門被關上,謝邵英忙起身將門反鎖了,這才走到枕下拿出那一堆小冊子來。
初初看了兩本,她都是有些好奇的心思。
畢竟每次看話本子或是聽戲,總是到了新人洞房花燭,便宣告結局了。
又或者是說洞房花燭之後生了一個麟子,高中狀元云云。
但是洞房花燭當天發生了什麼,總是一語帶過。
謝邵英看着看着,總算是慢慢明白過來了。
原來,男女間巫山**的事是這樣的。
她一邊看着,一邊忍不住摸索起來。
幾日匆匆而過。
這幾天來,謝邵英每日都清閑在家,早上去謝夫人房中問安,然後陪着一道用早膳。
之後再去謝欺程房中,陪他說著話。
尤其是重點講朝中一些打過交道的同僚情況,雖然這些三年來她日日都會跟兄長講,但是眼看着他距離入朝一日近似一日,謝邵英還是有些微的擔憂。
上午講完話,謝欺程便要休息了,而謝邵英便回到房中用午膳。
再之後,她便以睡午覺為名,將自己鎖在房中看那些小冊子。
幾日來,她已經將那些都翻光了,甚至是倒背如流。
在看的過程中,她不僅明白了男女之間是怎麼回事,甚至還知曉了男人間是如何歡好的。
每看到男春宮,謝邵英眼前總會浮現出蕭鈞風的臉,於是便霎時從**中清醒而來。
卻說這一日,她去到兄長房中,見謝欺程精神甚好的起了床,不僅如此,他還拿出一個包袱,跟她笑道:「這是我托薛大夫在京中的靜雅軒給你制的新裙,回去換上試試,看喜不喜歡。」
再過兩日就是他該上朝的日子了,也意味着他心愛的妹妹可以恢復女裝示人了。
他希望她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嫁與這大離最好的男兒。
謝邵英沒想到兄長這般細心,頓時雙眸彎彎,笑得如同月牙兒一般。
「謝謝哥哥,我這便去試試。」
說著,她便拿了衣物,匆匆回清苑。
*
另一邊,謝章在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