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遙官道》[逍遙官道] - 第9章(2)

度瀟洒,都難以掩飾那異於常人的肚子,還有那頻繁和沉重的勾心鬥角留下來的蒼老。
履舄交錯中,柳林市的政界的兩位老大華書記和秋紫雲一左一右的陪坐在程南熙主任的身邊,程南熙主任很慈祥的笑着,依然是那樣的穩健、自信,一派儒家傳人的氣質。
順次坐下去的是柳林市委專職副書記呂旭,常務副市長韋俊海,因為有華書記在,所以就連秋紫雲都很少插得上話來,其他眾人更不消說,都只有聽的份。
就算是聽,那也要相當高超的技巧,你一定要配合著講話人的抑揚頓挫,來調節你點頭的頻率和微笑的成度,該叫好的時候,就要做出驚喜狀,該嘆息的時候,就要露出感慨樣,一點都不能馬虎。
華子建他們這桌子到是輕鬆一點,幾個秘書和司機,都小聲的說著笑,不斷的吃着菜,酒是沒人喝的,不管是秘書還是司機,今天都不能喝酒,活動還沒結束,革命尚未成功,說不上一會還有什麼其他的事情。
呂副書記和常務韋副市長,今天很是乖巧,顯得溫柔敦厚,對程南熙主任禮數有加,敬而遠之。
程南熙主任呷着了口酒,細細咀嚼着細嫩的海鮮和那種飽含脂肪像奶酪一般滑潤的蔬菜。
酒桌上的菜色很豐富,也很上檔次,酒水自然也毫不遜色。
酒水種類很多,檔次也較高,此外還有紅酒,啤酒和果汁飲料。
一會的功夫,已經是酒過三巡,菜過五味,華書記就從服務員手裡接過了酒瓶,站起了身,給程南熙主任恭恭敬敬的倒了一杯酒說:「程主任一向工作繁忙,很少回到柳林市啊,都快把我們忘了吧,今天難得回來,我就先敬領導一杯。」
程南熙主任就笑笑就接過杯子說:「感謝啊,感謝今天你們的陪同,耽誤你們一天的工作了,這個酒我是一定要接的。」
華書記就忙說:「不謝,不謝,可以多聽聽領導的當面教誨,我們感覺很幸福呢。」
這話就有點肉麻了,但大家是誰也不敢往那方面想的,都一起很真誠的笑着,好像華書記說出了他們所有人的心聲。
喝了一會,這程南熙主任就拿起了酒杯,專門的走到了華子建的身邊,這讓他那一桌子的人都莫名其妙,華書記和秋紫雲都停下了筷子,轉頭看着程南熙主任要跑過去做什麼。
就見程南熙主任到了華子建的身邊說:「你這小朋友,應該是秋市長的秘書吧。」
華子建連忙站起來,恭順的說:「程主任好,我是秋市長的秘書。」
程南熙主任就在一次的看看他說:「年輕人很不錯,今天也讓你費心勞神了,我敬你一杯酒。」
華子建有點惶恐了,不要說他,整個包間里都是一片的肅穆和安靜,誰都沒有想到程南熙主任怎麼會去給華子建敬酒。
華子建就有點手足無措的樣子說:「程主任,這..這,我怎麼禁的起領導你敬酒,我給領導先敬一杯。」
程主任很大氣的笑笑說:「今天我看你很靈活,也不怕吃苦,感謝啊,以後到省城裡有什麼事情,一定來找我。」
說是敬酒,其實也就是一個話,華子建最後也沒喝上他敬的酒。
但華書記和秋紫雲的臉上就出現了截然不同的兩種表情了。
華書記沒有想到,一個小小的秘書今天會得到程南熙主任的如此重視,也是難怪的,今天華子建在整個掃墓的陪同過程中一切都顯得那樣討好但不討厭,殷勤卻很得體,靈活又不張揚,而自己的秘書,就笨拙多了。
華書記就不由的又想到了華子建那虛假的笑臉,這個人,真的很危險,一定要想辦法讓他離開秋紫雲,否則,後患無窮,怎麼可以分開他們呢?
華子建只是一個小小的科級幹部,自己似乎不大好直接的插手,那樣即讓自己意圖過於明顯,又真的有點不合身份。
秋紫雲當然是很欣慰的,自己的秘書出了彩,就是自己間接的出彩,但秋紫雲的臉上表現的是很淡然,很若無其事的。
酒宴在繼續進行中,每個人都在客套和友好,這樣的情景你一點也看不出誰和誰有矛盾,誰和是關係好,彷彿大家都是好朋友,都在一個好團隊。
華書記皺着眉頭,但當程南熙主任走過來的時候,華書記就變得笑容滿面了,他給程南熙主任的骨碟里夾上了一塊魚片,然後有點獻媚的說:「主任啊,你快坐,快坐,後生晚輩們多盡點心也是應該的,你也累了一天,路也不大好,顛簸的厲害吧?」
程南熙主任呵呵的一笑,一邊往下坐,一邊說:「這個小秘書很靈活的,對了,這通往柳溝的最後一段路真是太爛了,你們……」
華書記不等他說完,就一口接過了他的話說:「主任,你放心好了,這個問題我們已經開會研究過的,秋市長已經開始安排了,要不了多久這條路就可以重新整修,是不是,秋市長?」
華書記含笑着看看秋紫雲。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