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遙官道》[逍遙官道] - 第9章

第9章

從樂省長房間出來以後,秋紫雲趕回了家,一進門,秋紫雲看着凌亂的家,就有點愧意,自己長年在外,對這個家,對孩子的照顧真的太少,女兒也經常說她是個典型的工作狂。
秋紫雲就先到父母那面把孩子接了回來,母女兩見面,少不得唏噓一番,秋紫雲安頓好了孩子,懷着內疚的心情打掃了房間,做好了晚餐,陪着女兒一起吃飯。
此時此刻秋紫雲想到女兒離別時候那眷戀的目光,她真想抱着華子建痛哭一番,向華子建述說下自己心中的苦悶,工作不順心,一個官場女人難道就這樣艱難嗎?
但多年的政治生涯讓她很理智的明白,越是現在工作的壓力加大,她越應該注意自己的言行,不要給任何人有可乘之機。
就這樣,在幾個小時的沉悶中他們回到了柳林市。
樹欲靜,而風不止,在秋紫雲和華子建自認為華書記已經暫停攻擊的時候,新的一撥攻勢又悄無聲息的展開了。
因為到了清明節,省里人大的程南熙主任就回到了柳林市郊區的柳溝老家來上墳,因為是私事,所以市上也沒有大張旗鼓的警車開道,只有少數的一些市上領導親自陪同着程南熙主任,一大早,華書記帶上市委專職副書記呂旭和秘書,**這面秋紫雲帶上常務副市長韋俊海和華子建,分乘幾輛小車跟在程南熙主任的小車後面,一路往柳溝開去。
柳溝是距離市區城30來里的一個地方,最後的一段路也不是太好走,幾輛車搖搖晃晃了很長時間,才到了那裡,程南熙主任的老家就住柳溝,他一回來,整個村子都驚動了,男女老少,拖兒代母的,都到了程南熙主任的老屋,在柳溝,程南熙主任還有幾個堂兄弟,程南熙也不是每年回來,因為過去他在外地還做過幾任的領導,所以大部分時間,都是這些堂兄弟幫他給墳頭除草,培土什麼的。
今天他回來自然是不能空手,車上早就買好了一些便宜的香煙,糖果,見人就發一兩包,搞的滿村的人歡喜異常,就像是在過大年一樣,何況這小小的柳溝,從古代,到現在,也就出了這樣一個大領導,誰不想來粘粘貴氣。
在這些年裡,全村所有家庭,教育小孩的唯一標準就是:以後長大了學程市長。
因為過去程南熙做過市長,在老鄉們的概念里,市長應該更威風一點,人大主任他們就感覺這是退休了的職務,叫起來一點都沒有市長順口。
所以程南熙的老屋院子里,就不斷的,此起彼伏的響起程市長,程市長的喊聲。
你還別說,程南熙是幸福和滿足的,看來人一老,就自然會有一種對故鄉的留戀,在這個時候程南熙一點都沒有了廳級領導的架子了,他親切的和每一個衣履不整的老鄉打着招呼,有的輩分比他高的,他也一點沒有顧忌到自己的身份,親熱的叫着什麼大大,叔叔的。
華子建現在就明白了,什麼叫衣錦還鄉了,應該就是說程南熙主任這樣的情況,他們應該不是想要來展示財富,也不是系那個要來顯示權利,只是希望別人看看他的努力,最後讓自己也獲得一種完全的滿足感。
祭拜和追悼程南熙的先人是隆重而有嚴肅的,墓碑上已有了一些塵土,華子建趕忙找來幾塊乾淨的毛巾,找到了水,把毛巾弄濕,來擦墓碑。
華子建又拿出買好的鮮花,香蠟,水果,祭品,冥幣,都擺放在墓碑前,華子建就看到,所有的陪同領導他們的表情非常悲痛,大家恭恭敬敬地站在墳前,一個個上前鞠躬,顯的是那樣的虔誠。
等掃墓儀式結束,太陽已經西斜了,大家紛紛往回走,可能是心情輕鬆了許多的原因吧,他們表情不再嚴肅了,而是相互說說笑笑,華子建也抬頭欣賞四周的景色,田野里麥苗綠油油的。
華子建感慨着,這是多好的一天啊。
下午就在市上的酒店招待程南熙主任,一行人很快就來到了早就安排好的酒店,華子建自然是坐不上主桌了,不過包間很大,放上兩個桌子都顯得綽綽有餘的,華子建也不能馬上就坐在旁邊的那個桌子上,他還要來回的招呼。
這些年,華子建已經學到了很多東西,他眼明手快,人又年輕,干起活來別人也不會感到他是在獻媚討好,相比而言,那程南熙的秘書多少就有點拇囊了,他總是找不到有什麼需要搭手的事情。
很快的,豪華的宴會就在華書記的勸酒聲中開始了,寬大的包間一下字就灑滿了歡樂,那墳地上的悲壯情緒早就煙消雲散了。
華子建掃了一眼桌上的這些菜,這些菜可謂是色香味俱全,一點不比省城大賓館裏的菜遜色,看來招待所的廚師也是專業人員,水平不低啊,酒菜的檔次卻並不比省城裡大酒樓遜色多少。
男人們一個個是西裝革履,洒脫倜儻,言談文雅,舉止得體,都希望把自己最美好的一面奉獻給程南熙主任,華子建看看他們,雖然他們的衣着考究,他們的風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