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遙官道》[逍遙官道] - 第4章

第4章

一兩個小時後,**的會議結束了,華子建跟着秋紫雲回到了辦公室,秋紫雲的臉上陰雲密布,她冷冷的坐在了自己的辦公椅上,也不理華子建,一個人在那發著呆。
華子建很理解此刻秋紫雲的心情,在剛才會上,華書記很突然的提出了市工商局的事情,說什麼有人反映這工商局亂收費啊,還有工作態度惡劣啊,存在卡,拿,要啊什麼什麼的問題。
華書記就點名的批評了工商局局長楊銘豪,還說下一步讓**和市委幾個相關部門對工商局做一次聯合檢查。
話雖然是說的光明正大,冠冕堂皇,但華子建和秋紫雲都是聽的出來的,華書記又準備要斬斷秋紫雲的觸角了,這個市工商局楊銘豪是秋紫云為數不多的鐵杆嫡系,如果他這次也被華書記擼掉,那麼就一定會在柳林市出現一種對秋紫雲極為不利的苗頭,很多對官場具有明銳感覺的領導,也就明白了一個道理,誰跟秋紫雲走的近,誰就要倒霉。
一旦這樣的局面形成,秋紫雲一定會眾叛親離,等待她,或者還要加上等待華子建的就會是極度的危險。
華子建也對自己最初的判斷有點懷疑了,按自己過去的判斷,華書記現在還不至於擺開架勢和秋紫雲決鬥,應該還是試探吧,但從今天華書記的講話和行為中,華子建此刻有點吃不準了,難道是自己的判斷出現了失誤?
同樣的,秋紫雲也吃不準華書記的意圖,一直以來,秋紫雲都在剋制着自己對權利的**,應該說,自己對華書記夠尊重,夠忍讓了,頭一兩年,華書記還能相安無事的和秋紫雲和平共處,但最近這一段時間,華書記明顯的對秋紫雲加大了打壓的力度,給秋紫雲派系不斷的製造壓力和險情。
本來秋紫雲的勢力就很薄弱,相對而言,是不足以對華書記構成多大威脅的,不管是在柳林市的深厚關係網,還是在市常偉會,秋紫雲一直都是處於弱勢,現在一個時期接二連三的人員損失,讓秋紫雲的勢力更顯單薄和搖搖欲墜,她就摸不清華書記為什麼要如此步步緊逼,難道真的是想讓自己離開柳林市,給常務副市長韋俊海騰位置嗎?
除了這一個解釋以外,秋紫雲實在看不出華書記還有什麼企圖。
秋紫雲皺着眉頭問華子建:「華秘書,你對今天這個會議怎麼看?」
華子建已經坐在沙發上了,聽到了秋紫雲的問話,他很快就站了起來,因為他實際上也沒有坐實,只是用半個屁股坐在沙發的邊沿,為的就是可以快速站起。
華子建走前幾步,來到了秋紫雲的辦公桌前,沉吟片刻說:「現在已經不能再讓步了,不管用什麼辦法,也要保住工商局楊局長。」
華子建的預見,決不是臆測,也不是巧合,而是建立在豐富的閱歷,淵博的學識基礎之上的,加上他超凡的洞察力、深入的研究、縝密的分析判斷,從而得出客觀規律的判斷。
因為華子建與生具有的豐富細膩的感情,多愁善感的情調,寂寞孤獨的心境,這一切似乎與一個宦海中人是極不協調的,然而,偉大與平凡,粗獷與細膩,熱烈與冷漠,豪放與含蓄,又常常和諧地統一於一體。
秋紫雲很專註的看了一眼華子建說:「你的意思我們現在已經沒有了退路?」
點點頭,華子建說:「不能再退了,再退會人心渙散,不要說年底你再上一個台階,你明年的能不能連任都會成問題。」
現在局勢已經到了不反擊不行的地步,過去華書記和秋紫雲就算有點矛盾,也是若隱若顯,若即若離,朦朦朧朧,兩個人見面也和和氣氣,讓外人感覺,他們是很合拍的一對搭檔,這樣就很少有人企圖鑽空子。
一旦秋紫雲和華書記的矛盾像現在這樣的完全公開化,只怕很多人就會興風作浪,人總是欺軟怕硬的多,扶弱除暴的少,一個連自己嫡系手下都不能夠保護的上司,誰又願意繼續跟隨她,為她賣命呢?
「問題是怎麼能阻止華書記的動作。」
秋紫雲有點消沉的喃喃自語。
是啊,這才是問題的關鍵,反擊和擺出強硬的姿態很容易,但具體的細節操作,用什麼樣的方式來對決,反擊的切入點在那裡?
這些才是目前最重要的,兩個人都一時陷入了深思中,他們的前途和政治命運,大有風雨飄搖之勢。
快下班的時候,華子建就接到了工商局局長楊銘豪的電話:「華老弟啊,晚上沒活動吧?
哥哥安排了一桌,晚上一去聚聚。」
華子建知道楊局長請自己是什麼意思,今天華書記在會上一講工商局的問題,再一批評楊局長,他自己也是清楚接下來會是什麼一個結果了,他不急才怪,晚上無非是想要請自己在秋紫雲市長那裡多給他美言幾句,把他保一保。
華子建就沒有去拒絕,其實他心裏比楊局長更緊張的,楊局長至少已經坐了幾年,就算下去,正處的級別是不會受影響,而自己呢,到現在還是正科,隨着楊局長的下台,恐怕秋紫雲的境況就會蒸蒸日下了,那自己更不消說。
華子建就答應了:「好吧,晚上陪老哥你喝幾杯,不過酒還是少喝點,最近喝的胃疼。」
楊局長就哈哈一笑說:「酒不多喝,主要是談感情,談人生。」
夜幕中的柳林市城,一派的輝煌,那一溜閃爍的霓虹燈將柳林市城裡的街道映照的分外迷人,到了說好的酒店,華子建進包間一看,楊局長已經坐在裏面了,旁邊還坐着柳林區公安分局的局長蔣逸,華子建就笑着關上了包間門,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