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遙官道》[逍遙官道] - 第2章

秋紫雲終究不是一般女人,很快就收斂了不該有的情緒,正色道:「別開玩笑。」
「是!」
華子建立即一本正經起來。
秋紫雲隨後回到辦公桌前坐下,若有所思地說:「子建,你說今天這事,跟華書記有關嗎?」
「不管有關無關,都是一丘之貉。」
「那倒是,而且多半跟這老狐狸脫不了干係,看來我也該給華書記上上眼藥了,不然……」秋紫雲沒有繼續說下去,他們兩個人也都懂。
過後的幾天,秋紫雲就在尋找機會,因為有心,機會很快也就來了。
這天,省委來了領導,是省委季涵興副書記,接待時,剛好秋紫雲跟他一桌。
嬉笑中,有人說起了文件簽字什麼的,秋紫雲就狀似無意地說:「季書記,以後你那簽字寫好點,我們市上華書記那次在會議室就說:怎麼季書記的字這麼難看。
呵呵呵。」
當時季涵興副書記臉色沉了下去。
也不是別人說,這季書記的字在幾個市上領導中,確實要差點,不過也不是人們想像的那樣差,只是其他幾個省里主要領導都每天練字呢。
這個話好像華書記也說過,是在會議室說的,但是當時會議室也就只有華書記和秋紫雲兩個人,而且華書記說的難看不是字寫的差的意思,是字太潦草,看不清楚。
但季涵興副書記就不會這樣理解了,他從秋紫雲的玩笑里聽到的意思就是柳林市的華書記在會議室大庭廣眾之下,說自己字難看,季副書記當然心裏不痛快了,他就冷哼了一聲,沉下臉說:「他華成飛的字是比我寫的好,我承認,以後我要多向他學習。」
應該說秋紫雲這一炮點的確實恰到好處,以後只怕季副書記就和華書記把這梁子接上了。
當時華子建也在,只是不好跟秋紫雲交流什麼,第二天到了辦公室,華子建才對秋紫雲說:「這件事你處理的真不錯。」
秋紫雲哼了一聲,「我要是不做點兒什麼,華書記只會覺得我軟弱。」
對官場中這種明明暗暗,若隱若現的鬥爭,華子建是很有體會,他深諳世道,熟悉人性,也深得其味,這除了自己學習思索以外,更多的是一種天賦,華子建可以隨便的就洞悉很多常人看不懂的套路,但華子建在更多的時候,又是讓自己隱藏住鋒芒,含而不露,胸藏珠璣,華子建就像一個老練的獵人,用野草包紮住閃亮的搶管,默默的,耐心的,靜靜的等待機會的到來。
時間過了一陣,市**里一如往常一樣散漫和安靜。
此刻,華子建像往常一樣快步走進了**辦公室,這是他每天一早必須做的一件事情,到辦公室來見下秘書長張景龍,張秘書長的頭上已經掉了很多頭髮,剩下的那些他總是很小心的讓它們盡量的長的長一點,把那些沒有頭髮的地方遮掩一下。
看到華子建走了進來,張秘書長就很嚴肅的說:「小華啊,今天秋市長的活動比較多,我給你說下,你也記一下。」
「是嗎,最近事情有點多,呵呵,張秘書長你說,我記一下。」
華子建連忙就掏出了筆記本,這個工作是不敢馬虎的,秋市長最近很忙,每天的工作都派的很滿,時間上更是要掐好,有的活動要晚點到,到早了人家笑話,你就比如說吃飯,你一個市長早早的就上去了,那像什麼話,一個人坐在包間,傻乎乎的等下屬,那人家不笑話才怪。
再比如是上面來人的會議,你市長姍姍來遲,上面領導怎麼看你,那還不說你擺架子?
裝老大?
是不是心裏對人家領導有意見啊?
所以秋市長每天的工作安排,華子建都是要認真對待的,出了漏子就都是秘書的錯了,不要以為自己和秋市長有那麼一點關係,那玩意靠不住事,真要有了問題,華子建估計秋紫雲該怎麼收拾自己一定不會手軟的,誰讓大家都是官場中人呢?
這個地方,不要談什麼感情,談什麼人情,大家都是為名利而聚,為名利而散,任何人,只要你影響到了別人的仕途順暢,不管你是有心還是無意,結果都是一樣,都會給你帶來意想不到的打擊。
華子建記好了今天秋市長的工作安排,就客氣的告別了張秘書長,對這個張秘書長,華子建是有點認識的,他總是像一個忠誠的藏獒一樣,看守着自己那辦公室主任的位置,誰要是稍微的有那麼一丁點靠近的苗頭,他都會勇敢的,不厭其煩的防衛。
華子建就首當其衝的成了張秘書長第一防範對象了,因為華子建是秋市長的貼身秘書,還掛着辦公室一個副主任的虛職,這就不的不讓張秘書長緊緊張張了,這一兩年來,華子建沒少讓他下套。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