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遙官道》[逍遙官道] - 第10章(2)

間。
秋紫雲把美麗的頭靠在華子建的胸膛上,一面用手在華子建身上遊盪,一面又皺起了眉頭,她想到了今天宴會時華書記給他出的那個難題。
華子建一直在注視着她,看到秋紫雲眼中漂浮的那一絲憂慮,知道她在為什麼傷神,華子建緊了緊擁抱着秋紫雲的手,低頭吻了下秋紫雲說:「又想工作了,是不是?」
華子建在這種時候,往往是不對秋紫雲做什麼稱呼的,叫「市長」,顯得生分而且不合情調,叫「紫雲」,又似乎自己和她還沒有到那種親昵的程度,就算兩人早就跨越了界限,但華子建還是感覺自己和秋紫雲是有一定的距離,這是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
秋紫雲悠悠的說:「華書記看來還是不想放過我。」
華子建也頷首說:「是啊,但他這種陰招很難防。」
「想和他翻臉都不給機會,這人你說怎麼就這樣歹毒。」
秋紫雲氣憤的說。
華子建就低下頭,再一次的吻了吻秋紫雲那紅潤的雙唇,抬起頭說:「你打算怎麼辦?」
秋紫雲有點為難的猶豫了一會說:「還沒細想,最簡潔的方法就是從財政上擠一點錢出來,做個開工的樣子,慢慢拖吧,但感覺這方法有其它詬病存在,你怎麼想?」
這是秋紫雲一貫的做派,她總是把很多自己的想法藏在一些劣質的想法下面,先去聽別人的意見,這樣做很容易讓人感覺她毫無主見,其實不然,她很清楚自己需要的是什麼。
華子建凝神想了想,搖了一下頭說:「拖也不是個辦法,或者可以把事情搞大點,大張旗鼓的做好這件事情。」
秋紫雲驚愕的抬起頭,在被子里不斷遊盪的手也停住了五摸,她再一次驚嘆於華子建的敏捷思路,她用很平靜的語調問華子建:「大張旗鼓?
那怎麼收場?」
華子建就笑笑說:「市上的錢肯定是不能動,一動就會有人說你不顧柳林市的處境,刻意買好上面領導,我們何不把這修路做一個扶貧項目來立項,上報呢,一個或者上面給了錢,也算你的一個政績,一個就算上面不同意,至少也要讓省人大的程主任明白你的為難,程主任也是**湖,我們這一動作,他就可以看出華書記的意圖了。」
秋紫雲凝神想了想,不錯,她就笑着說:「好,老華耍陰謀,我們就給他來個陽謀。」
秋紫雲展開了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的反擊,
第二天一早,他就讓華子建通知了相關的扶貧辦,公路管理局,財政局等等部門的領導,召開了一個柳溝道路立項會議,參會的還有常務副市長韋俊海和分管交通的副市長葛海浩,當時間快到的時候,華子建敲開了秋紫雲的辦公室,請她參加了會議。
會議中,秋紫雲大講特講了一陣道路建設的重要性,還把點名道姓的說了這是華書記的最新指示,要求扶貧辦和道路管理局馬上行動起來,在最短的時間裏,準備好立項報告,同時,委任華子建作為自己的聯絡員,協調各方,統一步調。
常務韋副市長是昨天參加了宴會的人,他本來打算看看秋紫雲的笑話,心裏一直想着華書記真是高明,這次只怕要難住秋紫雲了,常言道:巧婦難為無米之炊。
但今天秋紫雲的安排和決定,讓韋副市長立即就明白了秋紫雲的構想,這是一記典型的反擊拳,即可以讓秋紫雲超然事外,又可以簡潔的對省人大程主任表明華書記的拙劣伎倆,不得不說,這一招很凌厲。
韋副市長就想要進行阻撓,他在秋紫雲講完話以後說:「秋市長,我看這事情不是很急吧,我們**現在的重點還應該在招商引資和三農問題,這修路我看緩緩也沒什麼?」
秋紫雲一眼就看出了韋副市長的心意,哼,你們不是想讓我為難嗎。
現在怎麼怕了,怕我讓老華的手段暴露出來了,那你們又何必當初的步步連環,咄咄逼人。
秋紫雲就帶點嘲弄的語氣說:「韋市長,這可是華書記交代的事情,你不是昨天也聽到的嗎,你有膽子緩一緩,我可沒有。」
韋副市長一時也是無言以對。

待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