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遙官道》[逍遙官道] - 第10章

第10章

秋紫雲心裏就是咯噔的一下,這事情根本就沒有上過會,華書記信口一說,只怕這爛苕就壓到自己頭上了,但現在的情況,自己也不能就站起來反駁他的話啊,一但自己說出其他的意思,這讓程主任怎麼想。
秋紫雲還沒有想好怎麼回答,坐在她身邊的程南熙主任就滿面興奮的轉過頭來看這秋紫雲說:「感謝,感謝柳林市的父母官啊,哈哈哈,來,就為今天聽到這個好消息,我代表柳溝的老鄉給秋市長敬一杯酒。」
程南熙主任說著話,就端起了酒杯,秋紫雲怎麼辦,她現在騎虎難下,只好也端起自己手中的酒杯,客氣的說:「修路是應該的,主要還是華書記指導落實啊。」
秋紫雲就想把這爛苕在扔給華書記。
但程南熙主任卻說:「華書記只能指導,落實還要靠秋市長你們**的力度了,所以華書記的酒我是不敬的,專門敬你一杯。」
秋紫雲無話可說了,她就看到了華書記那似笑非笑的表情。
而華子建呢,雖然他坐在旁邊的桌子上,但那面主桌上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華子建都在暗暗的關注着,當他聽到了華書記那話的時候,華子建也是心中一愣,看來華書記不願意放過任何一個打擊秋紫雲的機會,他明明就知道柳林市根本就騰不出那幾百萬來修路,但他還是說出了這樣的話來。
在加上程南熙主任對秋紫雲的這一感謝,秋紫雲只怕就麻煩了,修吧?
沒錢。
不修吧,肯定就得罪了程南熙主任,這程主任不要看身在人大,可是他的威力和關係一點都不亞於柳林市的幾個主要領導,這樣的人得罪了,秋紫雲的仕途就會充滿荊棘和變數了。
送走了程南熙主任一行,大家就準備各自散去,只是離開的時候心情各異,華書記是高興的,他也算定了秋紫雲是沒有辦法來完成程南熙主任的重託,那麼後果就可以想像。
秋紫雲在程南熙主任走後,就一直的皺着眉頭,華書記的可惡不在於他的歹毒,而在於他每次的圈套都是這樣合情合理,讓人不得不中,明明知道那是陷阱,但你卻沒有辦法去繞開,你還必須在他嘲笑的注視下,自己跳進去。
秋紫雲今天也是多喝了幾杯,臉色緋紅,就算她是皺着眉頭,依然有着萬千風情和韻味,華子建伴在她身邊的時候,不得不多看她幾眼,也不得不怦然心動。
秋紫雲彷彿也看出了華子建的心意,她舒展開眉頭,望着華子建說:「頭有點暈,你送我回去吧?」
華子建自然是喜出望外,他接過了秋紫雲的包,就不緊不慢的錯上半步,陪着秋紫雲回家了。
秋紫雲住的是**專門給她安排的一套兩室兩廳,離**也不太遠,他們沒有要車,就這樣一起步行在街頭。
天色已暗,那街道兩旁的店鋪在閃着幽幽的燈光,有那麼幾個新潮一點的場所,閃亮的霓虹燈不斷的變換這色彩,把這城市點綴的份外妖嬈。
回到了秋紫雲的住所,華子建就有了一種渴望,他渴望着和秋紫雲的纏綿和急情,很長時間了,他們都沒有過情迷激蕩的夜晚。
華子建就有點動情的說:「今晚我想陪你。」
秋紫雲聽他這麼一說,就用那如夢似幻的眸光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說:「我去洗一下。」
華子建有了一種愉悅,他接了一句:「那我先醞釀一下情緒。」
兩個人對望一下,都是笑了起來。
初春的房間還是有點寒意,華子建就打開空調,室內的溫度慢慢升了起來,秋紫雲也被空調吹的秀面比花嬌,脫掉外衣,一件薄薄的緊身襯衫讓她顯的格外柔媚妖嬈。
華子建就看到秋紫雲那襯衫領口裏面,露出和襯衣反差極大的雪白春色,那光滑而柔嫩的肌膚,高高隆起的穌xiong,還有那芊芊盈盈的細腰,這都讓華子建有了一點熏熏然的醉意,有句話叫未飲先醉,應該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吧……
當一切的激蕩都歸於平靜的時候,那春夜裡的月光象輕柔的風一樣,悄悄的,無聲的灑了進來,一種夢幻般的浪漫感覺象飄渺的雲霧布滿了整個房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