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聖十一人》[先聖十一人] - 第7章 酸爽的玩家們

趙鑫三人組按照之前的套路,又連續去找了幾隻落單的黑毛豬,因為等級提升和內息上去的緣故,這幾次相較於第一次還是順利無比。

最起碼他再也沒有體驗到那種心胸開闊的感覺了……

而且他們也發現了,那些獨佔着靈藥的黑毛豬實力相較於那些跑單的,實力高出不止是一個檔位不止。

這也難怪趙鑫三人一開始差點被殺穿了。

而且他們在打怪的過程中也發現了,那種散發著紅色亮光的低級靈藥,對於黑毛豬這種野獸有着極其致命的吸引力。

現在不知不覺已經到了下午的四五點,馬上就要進入遊戲的黑夜之中。

但是任務才完成了5/4.

看着停在一半的二級經驗條,三人也覺得這樣不是辦法。

走在山澗之中,看着金黃色的陽光從樹梢穿過,照射在一片片青苔上,無數不知道名字的植物反覆抖擻起枝葉,開始慢慢地收攏起自己的身形,準備迎接黑夜的到來。

遠方的天穹之上,無數不知道名字的妖獸和鳥類在鳴叫着,伸展着它們舒長的羽翼,陽光照射在它們身上,彷彿給它們鍍上了一層薄薄的金邊。

巨大而叫不出名字的雲鯨在雲海上翻滾着,所過之處金色的雲潮翻湧着,引起一陣陣瑰麗的潮汐,無數雲霧如同潮打礁石一般撲到天子峰的崖壁上,最後破碎成無邊的細小金屑,紛紛揚揚地從天幕之上灑落。

可愛兔兔滿身狼狽地走在山澗中,看到這漫天的金屑,也好奇地伸出手去接住了一點,看着那金色的散落雲彩在自己手上緩慢分解,她輕輕地哇了一聲。

冷雪和趙鑫兩人站在不遠處的巨石上,看着面前無比瑰麗而真實的景象,感受着林間的風和那點即將消散的兩色夕陽灑在自己的臉上。

那種感覺,構成了他們對於《天問》第一的初印象。

那種縱橫天際,神州任我行的感覺,是他們短短的修真生涯中從未體會到的。

看着天幕漸晚,趙鑫看向三人:「要不我們先回去吧?」

「不知道晚上會有什麼危險,我們先去看看他們房子建的如何。」

「好啊好啊。」可愛兔兔點頭,然後拿出了用野豬皮簡單製作的一個包裹,露出裏面的兩枝根系還粘連着泥土,還在綻放着的紅色花朵,「不過,這兩朵靈藥要怎麼處理啊?」

這是他們之前殺死黑毛豬之後拿到的它們守着的靈藥,也用系統檢測過了。

一種叫做血靈花的1級靈藥,品質是凡級,可以加強氣血。

他們當然知道不能直接吃,但是裏面也沒有人會靈藥藥劑學的,所以也就只能作罷,打算回去之後問一下其他人會不會處理這種東西。

但是趙鑫覺得懸,這種叫做血靈花的東西,他聽都沒有聽說過,那些初級的補充氣血的靈藥他也見過不少,但是就沒有一種是長這樣的。

但是吧,拿去給系統吸收了又覺得虧了,感覺又不能白白便宜了策劃。

所以現在三個人只能把那兩朵花裝起來了。

「先留着吧,等下去營地問一下有沒有人知道這種靈藥吧。」冷雪看向可愛兔兔。

「哦哦。」把靈藥收起來,可愛兔兔三人直接上山,打算打道回府。

額,就是不知道那個「府」建好了沒有……

等到他們幾人回到原先的山頂平台,發現靠近下山出口的地方的野草已經被清理乾淨,夜夜笙歌和基建狂魔兩個人,一個在支着一根木柱,另一個在運行着術法對木柱進行脫水和加固處理。

遠處已經搭建起一個不大不小的木屋,有點類似於工地工人的那種臨時住宅。

正好不偏不倚有大約十一個房間。

遠方在下天仙和枯海兩個人用泥土灶煮着一鍋肉湯,散發出驚人的香味。

穩住別浪我能贏和養雞專業戶兩個人則在屋頂邊緣處用藤蔓做的繩索捆綁着那些木柱和木頭中間的縫隙。

一個叫青木的術士站在正**,手上的權杖不斷發出陣陣綠色的亮光,原先有些簡陋的木屋頓時開始長出嫩綠的枝葉,看上去與環境融為了一體。

「那個叫做青木的術士,很厲害。」冷雪言簡意賅,「那種對於木之一道的掌控力,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在換了一種力量體系的前提之下,還能如此精準的進行領悟和理解,這個玩家的真實身份怕是不簡單。」

趙鑫和可愛兔兔有些恍惚,然後冷雪又一句話傳來。

「而且,你們沒有發現嗎,他已經四級了。」

「木訣是術士四級才能習得的技能。」

「啊?!」這下趙鑫和可愛兔兔也震驚了。

就在這個時候,離他們比較近的夜夜笙歌和基建狂魔兩個人也看到了他們三人,朝他們招呼到:「你們三個回來了?有沒有什麼發現?」

趙鑫搖了搖頭,走到他們旁邊,冷雪和可愛兔兔則分別走去看看有什麼地方需要她們兩個幫忙的沒有。

「沒呢,你們這房子建的不錯啊。」趙鑫打量了一眼旁邊已經初見雛形的房子,跟他們講道。

「害,裏面還是空蕩蕩的一片,今晚只能麻煩你們睡一下草席了。」基建狂魔笑道,手上施展術法的動作不停。

「明天再做幾個床或者傢具什麼就夠了。」夜夜笙歌頂着柱子,把自己的頭髮稍稍收拾了一下,紮成了一個麻利的馬尾。

趙鑫發現這兩位可能真的是正兒八經的生活玩家,可能在現實生活中也是會一點手藝的存在,處理木材和各種裁切的方法都很老到,一看就不是自己這種一無所知的新手。

「嗯,沒事,小問題,今天真的麻煩你們二位了。」趙鑫客氣道。

結束了和夜夜笙歌和基建狂魔二人的聊天,趙鑫又繞到房子身後去,發現不遠處還頗為貼心的建了一個茅房,還是男女分離的那種,底下鋪滿了草木灰,木炭,細沙和碎石,還頗為貼心的用擋板隔了起來,中間留了一個小口。

過了一會兒,隨着在下天仙和咯咯好大的幾聲招呼,還在忙活的幾個人紛紛都聚在那一團兜火面前,看着鍋裏面冒着絲絲香氣,不斷沸騰的肉湯,每一個人幾乎都有些食指大動。

「這可是我們今天取的黑毛豬身上的五花肉,全部分解掉太可惜了。」咯咯好大笑道。

雖然今天上午挂彩了一次,但是下午他本人的刷怪還是非常順利的,和枯海和在下天仙兩人組隊之後,處理一些跑單的野豬三個人還是手到擒來。

在下天仙也是一位玩醫者的女玩家,不過和可愛兔兔相比,她身形就比較嬌小,是個萌妹子。

「這個鍋怎麼來的啊?」趙鑫很好奇他們怎麼弄到這個陶鍋的,在這個鳥不拉屎的地方。

「商城裏面有的兌換,一個地幣。」在下天仙摩挲着手。

「啊嘞?」聞言,冷雪三人面面相覷,打開了交互頁面,果然看到主頁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