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聖十一人》[先聖十一人] - 第2章 演戲演全套

蠻荒歷 先天神族末年11000 天海大陸十萬大山邊角。

流雲在不斷地交匯着,在這片瑰麗青蔥的山林一角,只聽見一聲巨大響聲此起彼伏地在高山頂端傳下來,空氣爆破的聲音混雜着靈氣逸散的響聲,光是聽這個聲勢就可以知道在山頂打鬥的並不簡單。

這裡位於十萬大山邊緣的一座不知名的小山頭,往南走,便是一望無際的綠色海洋,各種各樣紛雜的種族藏匿於其間,信奉着各不相同的圖騰神話,互相之間在廣袤的叢林之間展開了殊死的搏殺。

最終,失敗者被山林吞噬,使來年林木更加青蔥,而勝利者,在享受了片刻的榮光之後,立刻又和其他勝利者繼續你死我活的爭鬥,這樣的事情似乎永遠都在上演,永不停歇。

不過,這片大地至今為止真正的主角,還是那些盤旋在天空,稱霸着湖泊,天空和大地的各色巨獸和不可名狀之物,也一併催發出了當地盛行的圖騰文化。

而人族,在其中只能算作那些存在們的微末口糧,它們用廣大的眼眸注視着地上新興的人族,用自己喜怒無常的喜好或吞噬,或庇護着這些渺小的物種。

那些一時興起的行為,卻就這樣被渺小的人們天真的定義為善惡。

可誰都知善惡無常,何況一時興起的無意之舉?

這片………

軟糯的童聲還想繼續說下去,就被在一邊翹着二郎腿,嘴裏含着一根不知名野草的白衣T恤男子給打斷了。

「好了行了行了,就別念歷史書上的介紹了,900年修真教育都結束那麼久了,還要攻擊我。」顧陽無語地看着不遠處漂浮在半空之中的軟糯童子。

「唔……」軟糯童子聽見男子的話之後,有些委屈地看向站立在一旁的青色身影,撲閃撲閃的大眼睛裏面立刻積蓄了幾滴淚水。

「好啦好啦,顧陽你罵靈靈幹什麼?」青衣女子看着淚眼汪汪的童子,頓時就被俘獲了,連忙出來當和事佬,一把將他抱在懷裡。

看着白糯童子一臉幸福愉悅地坐在女子的手上,顧陽頓時泄氣了,語氣終於溫和了些許:「好,我的造化門大人,您說說現在怎麼辦唄?」

「總不能獻祭了我們兩個然後讓我們來十萬大山這裡吃土吧?!」

「現在兩個時空的錨點已經正在連接了,大概晚一些就可以正式開始了。」那位被稱作造化門的白衣童子哼唧哼唧地說著,「所以你們現在已經可以準備一下了。」

「稍晚一點我會連接星網,你們先騙幾個人過來試試水。」

「好好好,麻溜地。」顧陽環顧了一周,又抬頭看了一眼天空,發現一輪紅日和另外一輪稍微小一點的黃色太陽並立在天空之上。

知道那代表了什麼的顧陽也沒有多說什麼,只是沉默地看向一邊的清靈子。

白衣童子身前瞬間展開了一個藍色的終端屏幕,然後同步給兩人,顧陽和清靈子腰間的玉佩輕輕亮起,然後面前也出現了一個簡略的藍色屏幕。

「雲端青春版,能量不夠了,湊合著用吧。」童子說話雖然奶聲奶氣的,但是意外的老成。

「現在先把名字定下來,你們覺得給這一個「遊戲」起什麼名字好?」

「萬族至尊,這個名字怎麼樣?!」顧陽立刻發聲了,然後看向一邊快要把白眼翻上天的清靈子,「夠酷炫吧?肯定能吸引很多熱血的龍傲天小年輕。」

「好low啊,就叫奇蹟蠻荒吧!我覺得這個名字挺好。」清靈子一把否決了顧陽的建議,然後自顧自地根據自己的喜好定了一個名字。

「額……」白衣童子的目光在兩人身邊流轉了一眼。

這兩人真的沒事嗎?

「好的,就叫《天問》吧。」白衣童子一錘定音,知道指望兩個起名渣起名字是不可取的。

「好,這名字不錯,頗有我幾分當年的風範。」顧陽又說道。

「行啦,巔峰時期誰沒有,別拿一刻當永久。」清靈子在旁邊看着指甲。

「遊戲的修鍊體系呢?」白衣童子看向兩人,這個就必須他們兩位自己操刀了。

「蠻荒歷的話,還是古法修真吧?」顧陽也知道現在也不是開玩笑的時候,看向一邊的清靈子。

「嗯,還是套用原先星海修真的那一套?」清靈子猜到了顧陽想要說什麼,直接說道。

古法修真和星海修真運用的是兩套截然不同的修真體系。

古法修真是標準的從練氣一路到渡劫,但是在黑海歷之後,經過無數人族大拿的研究發現,古法修真更多的是將靈氣蘊含於自身,所謂的金丹,元嬰都是靈氣具現的一些特徵,階段越高,身上蘊含的靈氣也越多,開始的時候,靈氣稀薄,還比較好疏理管控,而一旦到達化神鏡往上,靈氣湖泊甚至靈氣海洋都不是開玩笑的,如此浩瀚的靈氣,全部蘊含在自己身上,無異於在自己身上塞滿了可以炸死自己無數次的靈能炸彈。

總量一多,疏理也變得困難,一旦不慎,靈氣暴動,那就直接一個字。

寄。

當然古代的人更喜歡把這種現象稱之為走火入魔。

所以,黑海歷之後古法修真逐漸被淘汰,取而代之的是更為科學的星海修真法。

星海修真法不再講究將靈氣蘊含到身體之中,而是用錘鍊的方式,增強個體對周圍環境中靈氣的勾引能力,不再極端追求個體的內蘊。

其實古法修真並不是全無優點,身上的巨額靈氣在戰鬥時起到的增幅作用是星海修真遠遠比不上的。

但是隨着道尊歷期間人族大拿們對天道的成功改造,這點微末的優勢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