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我學習的刺繡》[向我學習的刺繡] - 第一章

」「可我們從來沒有要害過你。」
與她相比,我顯得格外平靜。
「憑什麼她生出來的兒子就是長子,我的兒子明明會比他早生,卻要比她的孩子小。
我恨不得他們一個都不留,這樣我的孩子是太子唯一的孩子。」
「所以這就是你在素質教育下學到的本事?」
房中只留下我與她兩人,我的話似乎給她當頭一棒,一時竟沒了聲音。
「你說什麼?」
容梅雪今日第一次正視我。
「九年義務教育,你除了學會背詩,該有的道德觀呢?」
我將應星辰在懷孕時綉了無數次的圍兜拿出來放在她面前,「應星辰的手是用來拿劍的,她從來沒有做過這些。
這是她從懷孕開始向我學習的刺繡,從繪圖到綉法。
她說男孩子到底是喜歡奧特曼,雖然這裡沒人看得懂,但你懂。」
容梅雪有些微微顫抖的手拿起桌上給孩子的嶄新圍兜,小心地問道:「你和她都是?」
「她到臨走之前,還跟我說,不要怪你們。」
我並不回答她的問題,「我不會要你的命,你自己好自為之吧。」
說完,我將圍兜留下,也不等容梅雪回應,便緩步離開。
「你們兩個都是穿越來的?
你為什麼不早說?
對不起,對不起..
」容梅雪的聲音越來越遠,我看着清朗的天空,心中頓感物是人非。
次年冬月,皇帝偶然風寒,竟高燒不退,沒熬過臘月。
太子順利登基,冊封我為新後,追封先太子妃應星辰為武儀皇后;冊封嫡長子為太子,養在我宮中。
「娘,娘,我最近老是做夢。」
私下我從不讓太子喊我母后。
「夢到什麼了?」
我抱起他坐在我的腿上。
「夢到一個奇奇怪怪的地方,有好多鋼鐵大房子。
一個長得和我很像的女子讓我告訴你,她回去過的很好。」
完。
番外一:太子篇我從見到芊芊的第一眼起,就被她深深地吸引。
那時候我三歲,從來沒有一個小姑娘,像她一樣笑得這麼天真爛漫。
宮裡的公主們見慣了娘娘們的處心積慮,對我從來都別有用心;官家的小姐們比我大的對我恭恭敬敬,比我小的又都怕我。
直到遇到那個因為不會走路,懊惱的錘着自己腿的小姑娘。
她總會想出一些新奇的事物。
譬如說牛乳茶,其實很好喝,宮裡從來沒有人敢給我試…

待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