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門小師叔》[相門小師叔] - 第9章 來自李扶搖的助攻

得到對方肯定的答覆後。

老道的嘴角微微上揚。

卻依然眯着眼不答話。

瘦小男子頓時心領神會,小聲對着李二牛說道。

「大哥,你說割就割啊?」

李二牛反而有些發懵,反問道。

「不是你們讓我割的嗎?」

這傢伙是真楞啊。

無奈,瘦小男子只好小聲提點了一句。

「我說的不是那個意思,我是說居士親自為你操刀,你不得給點開光費嗎?」

「奧!」

李二牛秒懂,然後耿直地問道。

「多少錢?」

不等瘦小男子開口。

老道睜開眼淡淡地說道。

「我們道家不講錢,講緣,一萬八千元!」

我勒個去,這老頭有點壞啊!

開口就是一萬八?

這賺錢速度不比那什麼快多了嗎?

李扶搖不由得暗暗驚嘆一聲。

心中不由得盤算,該怎麼整一整這個老頭才好。

正當他心中憋着壞時。

不經意間,他突然瞥見李二牛腰間的一串金葫蘆。

只見金葫蘆上黑氣環繞,氣息與李二牛身後趴着那位一模一樣。

恐怕厲鬼纏身的關鍵就在於此。

於是他嘿嘿一笑。

一個壞主意也在他心中悄然而生。

再說李二牛,聽到開光費需要一萬八後頓時打起了退堂鼓。

「大師,我沒帶這麼多錢,要不您讓我緩兩天,好好想想!」

一萬八說著容易,但卻相當於他辛辛苦苦一年的收入。

瘦小男子見此,立即攔住了李二牛,熟門熟路地開解道。

「兄弟,可能這一萬八千元對你來說確實多了點,但居士也是因為有苦衷才出此下策的!」

李二牛疑惑問道。

「什麼苦衷?」

老道一聽,心知下一場戲開場了。

他頓時雙眼一瞪,怒聲說道。

「旺財,不準說!」

瘦小男子卻不顧阻攔,眼含淚花地說道。

「其實你的劫難根本解不了,割掉那東西不過是個幌子罷了,如果硬要破解只有一個方法,那就是居士用損耗壽命的方式替你吸出所有陰氣!」

說著說著,他還不忘擦拭眼角,然後繼續說道。

「你知道你身上的陰氣有多重嗎?你又知不知道如果強行吸出你體內的陰氣,居士要損耗至少二十年壽命?」

李二牛一聽,有些不相信地問道。

「怎麼可能,天底下怎麼可能會有這麼傻的人?」

聽到疑問。

瘦小男子眼中的淚花終於止不住了,聲情並茂地說道。

「是啊!天底下除了太昊居士,怎麼可能還有這麼傻的人啊?」

老道適時地咳嗽了幾聲,表現出一副萎靡的樣子,制止道。

「旺財,我讓你不要再說了!」

瘦小男子卻轉過身來直面老道,眼眶通紅地說道。

「居士,您都這麼苦了,就讓我說吧!」

而後他又朝李二牛繼續說道。

「你知道居士他老人家這輩子過得有多苦嗎?早年喪父,母親病弱。

他年僅三歲就扛起了家中的大梁,為了照顧病弱的母親,他一直未娶,直到五十八歲才算是結了婚。

可惜上天就是如此不公,就在他結婚一年後,母親突然查出了肺癌晚期,妻子突然難產暴斃,所幸還留下了一個患有先天白血病的幼女能夠聊以慰藉。」

瘦小男子越說越激動,到後面近乎嘶吼。

「如今,居士他上有八十歲患了肺癌的母親,下有三歲患了白血病的幼女,你說他要不是為了那巨額的醫藥費,怎麼可能捨命求財?」

李二牛本就憨厚。

幾句話下來,便被感動得眼眶通紅。

老道聽此卻幽幽地嘆了一口氣,朝李二牛說道。

「行了,我看二牛兄弟也是位凄苦之人,二十年壽命不打緊的,我免費幫你破解就是!」

一場完美的雙簧唱畢。

李二牛直接破防了,坐在地上嚎啕大哭。

「大師,您也太苦了!嗚嗚嗚……」

哭了半晌後,他才摸了摸褲兜,又取出了一個小布包,將裏面的銀行卡遞向老道。

「大師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