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門小師叔》[相門小師叔] - 第6章 什麼?人跑了?(2)

給我交出來,否則你們白家就等着全面開戰吧!」

說完他就掛斷了電話。

他也不管自己的推論正不正確,反正這個屎盆子必須扣在白家的頭上。

自從得知張濤被打成重傷後,他就已經做好了全盤打算。

無論那小子是不是白家派來的,他都必須藉此從白家身上咬下一塊肥肉。

另一邊。

掛了電話後,白業明憂喜參半。

喜的是李扶搖並沒有被張家劫走。

憂的卻是張家欲要與白家全面開戰。

就因為一個張濤?

他想不通。

雖說在世家中白家要比張家強一些,但是今時不同往日。

就在上個月,白家幾乎把大半身家押在了市中心商業城上。

如今商業城才剛剛動工,若是張家選擇此時全面開戰,白家絕對抽不出資金應對。

李扶搖不能得罪,張家也不能得罪,這可如何是好?

另一邊。

官南大道蓮花市場門口。

逃脫後的李扶搖正在優哉游哉地閑逛,時不時地感嘆道。

「劍未佩妥,出門已是江湖啊!」

回想起和平局內白業明的那通電話,他又吐槽道。

「真是一群二傻子,真當小爺是泥捏的不成?我可是下山來體驗人生的,哪能天天被你們關小黑屋?」

此時正值下午。

熱氣騰得人們都快睜不開眼了。

過往美女的穿着也越發清涼了不少。

李扶搖不由得多看了幾眼,稱讚道。

「久不出世,現在的小年輕穿着都這麼……有品位了嗎?早知道的話我就應該跟李世民那小子好好嘮嘮,咱也這麼穿!」

不過細細想來又覺得不對,於是補充道。

「不行,那個時代的人太胖了,穿出來贅肉太多,應該跟趙匡胤那老小子說,他肯定同意,誰讓皇帝都是LSP呢?」

咕嚕嚕……

李扶搖說著說著,腹中突然傳來一聲咆哮。

「真是糟糕!午飯沒吃也就罷了,晚飯也沒有了着落。」

他不由得有些發愁。

下山前他為了更好的體驗人生,特意打開了自己的五感,如今反倒成了個累贅。

想想自己那便宜師父,下山前除了火車票是啥也沒給,幸虧火車上還有個熱心的老大娘接濟了一下自己,可如今又該去哪飽餐一頓呢?

正當他發愁時,一個瘦小男子從後面拍了拍他的肩膀。

「小兄弟,看相嗎?據說裏面有一位太昊居士學究天人,乃是人相門中德高望重的老前輩,無論是測算學業事業,姻緣吉日,驅邪避禍都十分靈驗,找他看相的人都排成長龍了!」

太昊居士?

李扶搖微微一愣。

就還學究天人?

好傢夥,作為相門中人誰不知道太昊乃是人皇伏羲的封號?

敢以太昊為名,也不知道他扛不扛得住劫難喲。

瘦小男子見對方微微愣神,以為被自己說動了,於是乘機說道。

「我這裡有張VIP劵,只要100元就能讓你不用排隊,走VIP通道直接見到太昊居士他老人家!」

原來是個騙子。

李扶搖這才緩過神來。

當然,對付這種騙人錢財的騙子,李扶搖也有很好的解決方法。

只見他一句話也不說,微笑着轉了個身,然後又把自己空空如也的褲兜給翻出來晾了晾。

見此情形,瘦小男子頓時眼含熱淚。

心想都這條件了還敢出門走路?不怕消耗熱量嗎?

然後他輕輕拍了拍李扶搖的肩膀,勸解道。

「兄弟,其實不用太昊居士,我就能幫你看相,你記住,待會你就面朝西北方別動,如果起風了,你就張大嘴巴,趁現在天氣熱,你還能吃口熱乎兒的。」

說完他就頭也不回地走了,招徠別的生意去了。

李扶搖愣了半晌才反應過來,頓時破口大罵。

「你看不起誰呢!你才喝西北風,你全家都喝西北風!」

恰在此時。

西北方十分應景地刮來了一陣涼風,吹得李扶搖都不由得打了個寒顫,氣得他當場指天罵道。

「我就不張嘴,你能把我怎麼著?」

罵完他又覺得有點奇怪。

這麼炎熱的天氣,怎麼風卻如此刺骨。

而後他又動動鼻子嗅了嗅,立即覺察到了不對勁兒。

「嗯?好重的戾氣!」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