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門小師叔》[相門小師叔] - 第6章 什麼?人跑了?

山間多清脆,林香沁心脾。

杭臨以北坐落着一大片別墅群,彰顯着張家身為世家豪門的氣魄。

此時,其中一棟別墅中隱隱傳來了一名中年男子的斥責聲。

「什麼?人跑了?」

「窩囊廢,真是一群窩囊廢,就憑這也敢自稱為後天期高手?」

「呵忒!你們也配?」

客廳中。

張庭躍坐在沙發上喘着粗氣,神情怒不可遏。

「白家都把那什麼喂到你們嘴裏了,你們還能含不住往外吐?你說你們幾個廢物是不是誠心的?故意讓張家淪為各大世家的笑柄?」

在他的對面站着四位黑衣人,一個個耷拉着腦袋任由張庭躍痛罵。

良久過後。

一位黑衣人才站了出來解釋道。

「張總,不是我們打不過他,是那小子壓根兒不和我們打,而且據我觀察,他一定是練過什麼身法,一溜煙功夫就跑了個無影無蹤……」

張庭躍越聽越來氣,指着鼻子大罵道。

「你們是不是SB?我怎麼養了你們這群白痴,追不上不會開槍嗎?即便那小子是後天期高手難道還能扛得住子彈?直接打斷他的腿給我拖回來不行嗎?」

另一位黑衣人只好無奈地解釋道。

「張總,我們真的開槍了,可是那小子的走位實在……太風騷了,就像後腦勺長了眼睛一般,我們根本打不中他……」

其他黑衣人一聽,似乎是怕對方懷疑,急忙點頭。

張庭躍卻慍怒地擺了擺手,「我只要結果,不想聽過程!」

一名黑衣人立即走上前來,從懷中取出了一張畫像。

「張總勿擾,我已經畫下了那小子的相貌,我們馬上去搜尋,只要那小子還沒出杭臨市就一定跑不了!」

聽此,張庭躍將畫像接過,細細端詳了片刻,然後下達最後通牒。

「我限你們三天時間,即便是把杭臨掘地三尺,也得把人給我找出來!如果找不到,那就只好讓梁伯來幫幫你們了!」

提到「梁伯」二字時,他還特地將語氣加重了幾分。

但確實很奏效。

只見四名黑衣人一聽到梁伯二字,瞬間汗毛倒豎,飛一般地退出了別墅。

見黑衣人退走後,張庭躍才拍了拍手。

他手剛放下,一位老者便悄無聲息地來到了面前。

張庭躍順手將李扶搖的畫像遞了過去,並吩咐道。

「梁伯,立即派人把守住各大機場、高鐵站、火車站以及高速路口,一旦發現這小子的蹤跡立即彙報。」

他頓了頓,又接着吩咐道。

「還有,你悄悄地去白家一趟,替我確認一下這小子和白家到底有無干係!」

「是!」

梁伯回應了一聲後,悄無聲息地消失在了客廳。

一切吩咐完畢後,張庭躍才揉了揉發燙的腦袋陷入沉思。

今天發生的所有事看似不小心,卻一環扣一環,讓他不得不懷疑其中有貓膩。

恰在此時。

叮鈴鈴……

一陣手機鈴聲突然響起。

張庭躍拿起手機一看,竟是白業明打來的。

於是他決定先發制人。

「喂,白業明,你可真是好手段啊!」

得知囚車被劫走後,白業明急得團團轉,思索再三後才撥通了張庭躍的電話。

可對方這語氣卻讓他有些微微發懵。

於是疑惑地問道。

「張兄,你說什麼呢?」

張庭躍一聽,立即火冒三丈地說道。

「白業明,你少TM給我裝糊塗,嘿!你們白家可真是好算計,你別以為那人跑了我就抓不到,等我抓到了一定要讓他把真話給我全吐出來!」

白業明越聽越糊塗。

「張兄,我真的沒聽懂你在說什麼,什麼人跑了?越說越把我說糊塗了。」

等等!

人跑了?

莫非張家沒有捉住李扶搖?

白業明突然反應了過來,急忙追問道。

「你的意思是說囚車上押送的犯人跑了?」

張庭躍則是一口咬死到底,怒問道。

「你還給我裝?我之前還納了悶了,怎麼堂堂一個後天期高手會被你們和平總局給俘獲,還恰好把即將升任副局長的張濤給打成了重傷,然後又由你親自出面假意將兇手交給我們,實則早已為他規劃好了逃生路線,白業明,你可真是下得一盤好棋啊,耍的我們張家團團轉!」

「我TM還告訴你了,限你們三天之內把人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