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門小師叔》[相門小師叔] - 第3章 你竟敢毆打和平使?

什麼?

整個和平總局頓時一片嘩然。

犯人毫髮無損。

那也就意味着剛才那幾聲撕心裂肺的慘叫是……張濤的?

白業明心中立時一悸,探頭朝審訊室裏面看去。

只見張濤整個人癱軟在地不省人事,雙腿更是詭異地越過腦袋擺了個愛心形狀。

李扶搖則十分討好的模樣,朝白羽說道。

「送給你的禮物!」

白羽頓時有些發懵,「什麼禮物?」

李扶搖隨手指了指張濤用腿擺出的愛心。

心裏還暗嘆一聲。

我可真浪漫!

白羽:「…………」

噗……

看到平日里囂張跋扈的張濤變成了這幅慘樣,人群中不知是誰差點沒忍住笑出了聲,幸好反應及時忍了回去。

「警戒!」

白業明立即大喊一聲。

因為他注意到審訊椅上的手銬是被硬生生給掰斷的,可想而知眼前此人實力不俗。

戴有配槍的和平使們聽到局長命令,立即掏出了配槍指向李扶搖,大有一言不合就開槍的架勢。

李扶搖見此很識趣地沒有動。

而白業明見局面穩住,這才怒罵一聲。

「你們都是吃乾飯的嗎?還不快來幾個人把張濤送到醫院去!」

事發突然,他也是有些頭大的。

如今張濤作為公職人員折在了和平局,自己將要面臨的恐怕不僅是上頭的追責,還要承受來自張家的怒火。

很快張濤便被架進了警車送往醫院。

白業明這才轉過身對李扶搖質問道。

「你對他做了什麼?」

李扶搖渾然不覺,像個二逼似的抬手比划了幾下,頗為得意地解釋道。

「沒什麼,就是用了一招分筋錯骨手!」

這個智障!

一旁的白羽扶着額頭暗罵了一句,算是徹底服了這個老六。

白業明不怒反笑,再次質問道。

「年輕人挺狂啊,竟敢在和平局毆打和平使?你知不知道?我現在就算是開槍殺了你都不為過!」

李扶搖卻不以為然。

「打個人渣而已,何必大動干戈?」

白業明越發被氣笑了,索性抽出手銬放在掌心反覆揉捏。

只見由純鋼打造的手銬在他手中猶如紙巾一般,片刻功夫便被活生生捏成了鐵球模樣。

嘩!

局長竟有這般實力?

此舉頗有震懾之意,圍觀的和平使們都驚嘆不已,有些後入職的和平使更是對眼前這位局長刮目相看。

白業明見到眾人的反應後,心中自然有些得意。

於是居高臨下地警告李扶搖。

「不就是徒手掰斷個手銬嗎,你真當自己天下無敵了?這裡是杭臨,江省第一大城市,憑你一個乳臭未乾的小子還翻不了天,我要是想捏死你就跟捏死一隻螞蟻那麼簡單!你信不信只要我一句話,就能讓你下半輩子都在監獄中度過?」

誰知李扶搖卻依然不上道,直言道。

「我不信!」

我尼瑪!是不是虎?

白業明突然有些理解張濤了,眼前這小子真是天生反骨,命里缺踹,就這虎B玩意兒擱誰誰能不上頭?

於是,難以下台的白業明瞬間拔出了腰間的配槍頂住了李扶搖的腦袋,冷漠地說道。

「哦?你再說一遍?」

李扶搖絲毫不懼,淡淡地說道。

「希望你不要後悔!」

一瞬間。

劍拔弩張的氣氛一觸即發。

恰在此時。

滴滴滴嗒……

白羽的手機突然響起,原來是在醫院守護證人的和平使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