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門小師叔》[相門小師叔] - 第2章 愛是一道光,綠到你發慌

杭臨市和平總局,審訊室。

屋子十分漆黑,顯得氣氛有些壓抑。

此時李扶搖被手銬扣在審訊椅上,審訊燈開的極亮,若是尋常犯人一定會被強光刺的睜不開眼。

然而李扶搖並沒有,似乎審訊燈對他毫無影響。

他甚至藉著燈光認真觀察起了對方的面相。

顴骨微縮,兩腮無肉,眉骨突出吊梢眼,實打實的小人面相。

負責審訊的張濤則是有些微微驚訝,他審訊過這麼多犯人,但是不怕審訊燈的倒是頭一位,他倒要試一試對方到底是真不怕還是假不怕。

於是雙方都不說話,就這麼對視着。

良久過後,李扶搖仍舊穩如老狗,張濤放棄了,開口詢問。

「小子,你叫什麼名字?」

李扶搖弔兒郎當地回道。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李扶搖是也!」

張濤頓時沉聲喝道。

「你給我老實點!」

而後他又撓了撓頭,問道。

「哪個扶,哪個搖?」

李扶搖自豪地說道。

「大鵬一日同風起,扶搖直上九萬里的扶搖!」

喲,小毛賊還挺有文化。

但張濤卻依然下不去筆,這首詩他倒是聽過,但有些記不清扶搖二字怎麼寫了。

在外監視的白羽頓時有些無奈,從話筒中提醒道。

「扶手的扶,搖搖車的搖!」

對嘛!這才通俗易懂!

張濤立即提筆記下,而後問道。

「幾歲了?家住什麼地方?」

李扶搖認真回道。

「再滿三個月就十九了!家住……姑且就算昆崙山吧!」

崑崙?

白羽微微一怔,想起了父親交代的任務。

莫非白家要等的人是他?

隨即她就搖了搖頭將這個想法拋諸腦後,白家要等的是德高望重的醫生,但眼前此人太年輕,而且更像個神棍。

張濤聽此不由得敲打道。

「那我可得告訴你,我國規定滿十八周歲便算是成年了,年輕人的路可要好好走,要是不小心走錯了,那可是要吃牢飯的!」

李扶搖頓時想起他從前下山的時候也吃過牢飯,立即同意地點了點頭。

「牢飯確實不好吃,喝的水就像泔水一樣,窩窩頭都是酸的,時不時還得被老鼠蟑螂騷擾!」

張濤頓時一愣,不自覺地脫口而出。

「沒那麼差吧?牢飯早改制了!」

白羽聽得氣不打一處來,只得提醒道。

「老張!」

張濤這才反應過來,深深地看了對方一眼。

這小子是個高手啊!

索性他也直入主題。

「行了,偷了什麼趕緊拿出來吧!」

李扶搖一聽頓時急了,趕忙把前因後果解釋了一遍。

張濤聽完後微微沉思。

「你是說小偷跑了,你也是受害者?」

李扶搖急忙點頭。

「你蒙誰呢?」

誰知張濤卻突然笑了起來。

「別以為證人昏迷了,我們就會被你糊弄過去!」

李扶搖:「…………」

張濤見對方不答話,立馬威脅道。

「坦白從寬,抗拒從嚴!像你這種滑頭滑腦的小毛賊我見多了,我告訴你,你最好期待跌倒那女的沒有生命危險,否則數罪併罰,你下半輩子都得在牢里度過了!」

李扶搖頓時深吸了一口氣,慢慢地說道。

「好吧,我承認我偷了!」

張濤見威脅有成效,頓時會心一笑。

「這才對嘛,偷了什麼趕緊說!」

在他看來,李扶搖這種小毛賊沒什麼油水可撈,快點結案下班才是真理。

誰知李扶搖卻突然有些羞澀地說道。

「偷了白羽的心!」

在外監聽的白羽剛拿起茶杯喝了一口,瞬間就全部噴了出來。

神經病啊這是!

與此同時,審訊室傳來張濤的怒吼。

「小子,我看你是不見棺材不落淚!」

李扶搖也不甘示弱,回擊道。

「我落不落淚不知道,反正你得落淚!」

反正這些人也不相信自己說的話。

那還解釋啥,索性就碰一碰唄。

「你敢威脅我?」

張濤微微一愣,沒想到李扶搖會突然回懟。

李扶搖卻一本正經地解釋道。

「你看你淚堂枯陷,註定膝下無子,本就是孤零零的一生,等你進棺材的時候甚至沒有子女前來弔唁,你不落淚誰落淚?」

張濤卻冷笑連連。

「又耍這些江湖把戲?還不怕告訴你,老子膝下一兒一女,乖巧孝順的很!」

李扶搖聽此,不自覺地小聲說道。

「嫂子平常辦事這麼小心嗎?」

張濤頓時勃然大怒。

「小子,你找死嗎?」

李扶搖卻擺擺手,輕描淡寫地說道。

「你不要誤會,我只是說你被綠了……」

啪!

說時遲那時快。

監控畫面突然黑了,與此同時審訊室的門也被大力反鎖了起來。

這突如其來的一幕讓在外監聽的白羽預感到了什麼,立即大聲制止。

「老張,你冷靜點!千萬別衝動!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