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小狂醫》[鄉村小狂醫] - 第6章 三天之內,你用得着

王騰揉了揉被捆紅了的手腕,沖唐琉璃說了聲:「謝了。」

唐琉璃沒開口,用眼神示意王騰去救人。

王騰走到田老四身邊,轉身沖田老四不屑撇嘴:「看我怎麼撕破你們低劣的偽裝!」

王騰拿出一盒銀針來,選出最粗的一根,對準田老四的人中穴狠狠刺下,但田老四沒有任何反應。

「還挺能忍的。」王騰冷笑道。

「這一針,我看你還能忍得住嗎!」

王騰再取出兩枚粗銀針,脫掉田老四的鞋子,鉚足勁沖湧泉穴扎了下去。

人中和湧泉兩處穴位,如果紮好了,不會有太大的疼痛感,但要是扎歪了,那滋味就像上了刑具一樣!

銀針扎進腳底那一瞬間,田老四猛的睜開了滿是血絲的眼睛,嚇了唐琉璃一跳!

「啊!」

田老四發出殺豬般的慘叫,抱着腳丫子拚命的想把銀針**,但是越拔越疼,眼淚都出來了。

王騰憋着笑,心說:我在行針之後,特意用手法將扎進肉里的針體旋了個彎,跟魚鉤一樣,你能拔得出來?

這旋針王騰不出馬,田老四就只有去醫院開刀才能取出來!

唐琉璃見田老四『活了』,心理也明白了怎麼回事,銳利的美眸盯上了田老三和葛大柱,右手悄悄地摸住了槍套。

田老三有些驚慌失措,露出比哭還難看的笑容,說道:「王大夫真是華佗在世啊,既然我弟弟活過來了,那這事我就不追究了,回見。」

「站住,雙手抱頭!」

唐琉璃一聲嬌喝,直接鎮住了田老三。

葛大柱也不敢動了,沒辦法啊,誰讓人家手裡有傢伙呢!

王騰走到田老三面前,伸手拍打對方的臉,嘲諷道:「我可沒說就這麼算了,你不是想給田老五報仇嗎,你如願了,馬上你就能和你弟弟團聚了!」

王騰一腳把田老三踹翻在地,抽下他的褲腰帶,又將他的手反綁成了死結。

緊接着王騰又來到葛大柱面前,撇嘴道:「葛大柱,從小你就是個狗腿子,假漢奸,沒想到長大後還變本加厲了,披着這層皮,沒少禍害人吧?」

葛大柱心虛的看了眼唐琉璃,沖王騰哀求:「都是田老三賄賂我,讓我跟他同流合污,我也是一時豬油蒙了心,你就饒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

葛大柱這民兵隊長可來之不易,要是進了局子,這位子肯定保不住了!

「饒你,那是上帝的事情,我的事情就是送你去見上帝!」

王騰趁其不備,接接連出拳把葛大柱打翻在地,又拿來麻繩把他五花大綁!

王騰是有仇必報的主,憑啥壞人揍了自己,自己不能還手,還要大發慈悲的去原諒,那不是自找不快嗎!

王騰的原則,你揍我一拳,那行,我還你十拳、百拳!直到你承認這一拳的錯誤為止!

你狠,我比你更狠!

你狂!我比你更狂!

天華醫道傳承在手,就算揍死了也能把對方救活!

有底氣傍身,王騰越看葛大柱越生氣,恨不得踢死他。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