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雙聖手》[無雙聖手] - 第26章 景家,完了!

「一品國將shgtw」!

接二連三的沉重打擊,使得景南天精神恍惚一個踉蹌,差點一屁股坐在地上。

「家主!」

景家人驚叫着,急忙將景南天攙扶到椅子上坐下。

景南天伸出顫抖的手掏出了手帕,擦了擦額頭上的虛汗。

他驚魂未定地向著景家眾人問道:「你們到現在還沒有查清楚嗎,我們景家到底哪裡得罪了青龍上將嗎?素不相識的青龍上將,到底為什麼要對付我們?!」

景家人聞言,一個個垂下頭。

他們每個人都是一頭霧水。

景家和青龍上將,根本就沒有過什麼交集。

要說得罪,那更是不可能有什麼得罪的地方。

所有人都想不明白,為什麼堂堂青龍上將,就彷彿定準了景家一樣要對景家下手?

也不是沒有人想到軒轅英雄,只不過誰都覺得不可能!

青龍上將早已經償還清楚軒轅英雄的恩情,兩不相欠。

並且景家人相信,青龍上將只可能是為了某種利益來動景家,卻根本不可能為了一個小兵來和大昌市第一豪門的景家敵對。

一方是堂堂五星上將,另一方卻只是一個普通小兵。

小兵可以為了將軍去送死,而將軍卻不可能為一個小兵而修改戰略。

一個景家的老人不由得喃喃嘆道:「我們景家這一次……難道在劫難逃?」

景家人聽到這話,不由得紛紛哭喪着臉沉默下來。

青龍上將,猶如一座大山般壓在景家人的心頭上。

青龍上將地位太高,權勢太重。面對青龍上將之威,景家人知曉景家根本沒有力量反抗。

「走!我們現在就舉家逃離大昌!」

景南天猛地從座位上站了起來,下了決定。

景家雖然在大昌市權勢滔天,但是面對青龍上將這等真正的大人物,景家還是顯得太過於渺小。

既然正面抗衡不過,那麼就只能走為上計!

「時間緊迫,再晚恐怕就走不了了!別管財產了,人才是最重要的,我們先逃出大昌避過風頭再說!」

景南天果斷下令。

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景南天相信自己遲早會帶着景家東山再起!

突然——「嘭!!!」

只見大門忽然被人踢開,緊跟着一群身穿制服的男子闖了進來。

景南天不由得眼角一跳,他的心中湧現出不好的預感。

一名景家人急忙攔上去:「你們想幹什麼?為什麼闖入我家?」

然而領頭的制服男子氣勢洶洶,他一伸手就將這名景家人給推開。

隨後這名領頭的制服男子徑直來到了景南天的面前,出示一張告示:「景南天,這是逮捕令!你們景家涉嫌多起案件,還請你們全部跟我們回去協助調查!」

說著的同時,制服男子已經亮出了鐐銬。

景家人大吃一驚,一個個嚇得面如土色。

病床上的景逸軒不由得哭喊道:「爸!我不想坐牢啊!爸你快救救我!」

景家人紛紛焦急地望向景南天,他們還心懷僥倖,期待他能夠力挽狂瀾。

然而景南天此時癱坐在椅子上連站都站不起來:「為什麼?為什麼我們景家會變成這樣?」

他不甘心地咆哮,他只想要死得明白!

這時——一個聲音響起:「因為你們作惡太多。」

伴隨着這個聲音,只見一個身影緩緩走來。

當看清這個身影之後,病床上的景逸軒和景南天都不由得大吃一驚:「軒轅英雄!」

而在軒轅英雄的身後,還出現了一個高大宛如鐵塔般的男子,正是青龍上將金傲!

此時只見青龍上將金傲居然跟隨在軒轅英雄身後半步的距離,並且他態度恭敬的模樣,一直保持着讓軒轅英雄走在他的前頭。

這完全是下屬對待上司的姿態!

景家眾人驚駭地望着眼前這一幕,這已經完全超出了他們的理解範疇。

病床上的景逸軒忽然怨毒地大叫起來:「軒轅英雄!我要殺了你!我要殺你全家!」

景逸軒被軒轅英雄打斷雙腿,他早已經對軒轅英雄恨之入骨,此時仇人相見格外眼紅,景逸軒巴不得從病床上跳下來殺了軒轅英雄。

金傲這個時候眼神一冷:「死到臨頭還敢威脅國將?」

說到這裡,只見金傲宛如一輛人形坦克一樣猛地沖了過去,但凡擋在他面前的景家人直接被撞飛。

金傲揚起拳頭,兇猛地朝着病床上的景逸軒一拳轟去。

「嘭!!!」

只聽得一聲巨響,整張病床直接被轟塌!

病床上傳來清脆的骨骼斷裂聲,只聽得景逸軒隨之慘叫起來。

回過神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