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雙聖手》[無雙聖手] - 第2章 打死你個小賤種

「一品國將shgtw」!

婦女一字一句,宛如晴天霹靂,迴旋在軒轅英雄的耳畔。

又如一根根銀針,扎着他的耳膜。

面對千軍萬馬,也不曾退卻的他,此刻、整個人竟是後退一步,驚詫地望着這個眉目之間和自己有幾分相似的女童。

她……居然是自己的女兒?!

六年前,和林以衣留下的孩子?!

六年前那個夜晚,軒轅英雄終身難忘。

他卻沒想到,那一夜和林以衣的纏綿,居然已經有了結果。

「大姨,不許罵我媽媽!我媽媽不是賤貨!我爸爸也不是乞丐!」女童突然抬起頭,瞪着婦女,奶聲奶氣的語氣中卻充滿了憤怒和堅定。

「喲呵!林萌萌,你這個小雜種,還敢頂撞我?你媽本來就是賤人,你爸也本來就是乞丐!」

原來,女童叫林萌萌,婦女是她的大姨。

軒轅英雄沒記錯的話,林以衣的堂姐,叫林嬌。

林嬌說話的同時,一隻手順手揪住林萌萌的耳朵,用力一扯:「小賤種,你再頂撞一個試試?看我不將你的耳朵撕爛!」

林嬌一邊說話,一邊用力撕扯,林萌萌痛得哇哇大叫。

「住手!!!」

軒轅英雄眼神驟冷,如萬年冰霜。

他的女兒,怎可遭人如此傷害,面色陰沉得可怕。

話音未落,他的手已經抓住林嬌的手腕。

軒轅英雄的力氣何其大?不要說一個女人,就是兩百斤大漢也未必扛得住。

「啊!!!」

林嬌痛得大叫,情不自禁的鬆開手。

軒轅英雄一把將她甩開,沒有繼續理他,急忙將林萌萌抱在懷中,看着林萌萌通紅的耳根,心痛得難以呼吸:「萌萌,你怎麼樣?」

「叔叔,我沒事。」林萌萌捂着耳朵,小眼神里滿滿的都是委屈,同時還對軒轅英雄保持着警惕,極其可愛。

「沒事就好……」

軒轅英雄長鬆口氣,轉過頭,看向林嬌:「林嬌,你身為她的大姨卻如此虐待她,你是畜生嗎!」

寒風凜冽,軒轅英雄心中怒火卻熊熊燃燒,今日這種事,只怕早已不是一天兩天,否則林嬌絕不敢這麼囂張。

他恨不得殺了林嬌。

「嘶……你是誰?竟敢管我林家閑事,小心吃不了兜着走!」林嬌捂着手腕,倒吸幾口涼氣之後,這才回過神,一張臉上盡顯陰沉、凶煞,這種凶煞在軒轅英雄眼裡不算什麼,像是個小丑,但林萌萌卻嚇得一哆嗦,恐懼的所在軒轅英雄懷中,小小身軀不斷顫抖,看樣子平日里沒少被欺負。

軒轅英雄心中一緊。

愈發覺得虧欠了自己的女兒。

軒轅英雄將萌萌抱緊,輕聲說道:「萌萌,別怕。有我在,以後再也沒有人能傷害到你。」

一邊說著,軒轅英雄一邊脫下外套為林萌萌穿上。

若是被他曾經的部下見到,恐怕要驚掉下巴了!

當世國將,親自披衣,這等殊榮,何人能享?

林萌萌烏黑的眼睛望着軒轅英雄,她眼裡充滿疑惑和驚詫,不明白這個叔叔為何對自己這樣保護。

「小子,你到底是誰?還有,這個小賤種是我林家的,我想要怎麼折磨就怎麼折磨,快將這個小賤種還給我!」

林嬌如潑婦般尖銳大叫:「今天這小賤種當乞丐討不到錢,看我不將她的臉撕爛!」

說著,中年婦女居然伸出手想要搶奪軒轅英雄懷中的林萌萌。

林萌萌嚇得驚叫一聲,撲入軒轅英雄懷中縮成一團。

軒轅英雄冷眼看着中年婦女。

突然!

他猛地揚起手,狠狠抽在了中年婦女臉上!

「啪!!!」

隨着一聲脆響,只見中年婦女居然被這一巴掌抽得宛如一捆稻草般重重摔在地上,直接昏死!

尤其她一側臉頰紫黑腫脹,口鼻鮮血狂涌,幾粒白森森的牙齒甚至從口中脫落而出,好不凄慘。

軒轅英雄根本不屑與林嬌這種畜生多說,出手,就要她終身難忘!

若非剛回來的第一天,軒轅英雄不想殺人,否則林嬌已血濺十步。

隨後,軒轅英雄不再看那猶如死豬般的中年婦女一眼,目光重新回到林萌萌身上。

此時此刻,再沒有什麼能比林萌萌對他更有吸引力了。

打量着她的五官、臉龐、軒轅英雄越看越是親切,那是一種來自血脈的親切感。

「林家膽敢如此對你……萌萌,你的媽媽呢?她為什麼不在?她是怎麼當媽的!」

當見到林萌萌手上生滿凍瘡,雙腿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