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霧入秋散小說(容鈺姜淮月)》[霧入秋散小說(容鈺姜淮月)] - 霧入秋散小說(容鈺姜淮月)第5章  

《霧入秋散,》內跌宕起伏的故事,就看小說《霧入秋散,》,這裡有小說全文免費閱讀!
我的懵懂青春,主角為小說精選:我在這太子府還沒過幾天,就聽聞新帝要在承天門的城樓上放天燈的事,放天燈是大宣歷來習俗,寓意祈求上天風調雨順,以示皇帝仁慈。
上京的百姓都要去看的,若我還是趙珩的妻妾,自然是要一同登上承天門的。
…我在這太子府還沒過幾天,就聽聞新帝要在承天門的城樓上放天燈的事,放天燈是大宣歷來習俗,寓意祈求上天風調雨順,以示皇帝仁慈。
上京的百姓都要去看的,若我還是趙珩的妻妾,自然是要一同登上承天門的。
只是我如今不過廢妃,安安分分在這荒蕪的東宮裡待着就好了。
然而,有人偏偏不想讓我好好在東宮裡發獃。
應如是特地囑咐了守着東宮的侍衛,千萬要帶我去觀禮,與這上京的數萬人一樣,好好瞻仰這承天門上的風姿。
我原本還不明白她的意思,直到我隱在人群里,和周圍人一同跪下山呼萬歲,抬眼卻見承天門上她與趙珩雙雙出現,無邊的儀駕之下微笑的模樣,我心裏才明白,她是要我再看清楚一些,要我知道她與趙珩再插不進去第三個人,與趙珩一同接受萬民跪拜的人始終是她。
可惜我早已生不出太多的感覺。
我的目力很好,幼時父親曾為我重金請了射箭師父,第一課就是要我看清百米外柳葉的動向,我隨着眾人直起身來,仰起頭看在高高的城牆上的趙珩。
白珠十二旒,十足的帝王威儀,我真慶幸,他長成了我幼時所憧憬他該有的模樣,其實我固然也想通了,應如是說的也不無道理,這麼多年,趙珩只是把我當妹妹而已。
我長長嘆了口氣,捂住了眼睛,好在,我只用了兩年去試了錯,我如今不過十九歲,還有重來的機會。
那些場面話都被我囫圇聽了個大概,有內監把一盞明黃的天燈遞與趙珩,我略怔了怔,若是旁人可能看不清,我卻看見天燈外除卻寫了祈佑上蒼的頌詞外,我分明見着另一面還畫了圖案。
我再要細看,那面已經被轉向趙珩掌心了。
我安靜地想,回去該吃下父親給我的那包假死葯了,桃子我已經吃過,趙珩當皇帝的模樣我已經看過,我再生不出怨恨,也許這就是上蒼所期盼的好時機。
那盞天燈將被捧到天上去,慢慢地升起來,然而還沒有飛出去多遠外衣就燃燒起來,天燈往下墜的時候,四周突然喧嘩起來,有不知多少的黑衣人竄出,百姓四散,另有大批黑衣人直直往承天門上襲去。
我下意識地抬眼去看趙珩,內監大臣喊着護駕,他卻半分不見慌張,十分有措地吩咐下去。
然而不知道應如是貼近他說了些什麼,他頓住,卻陡然回過頭,猛然撲到城牆上往下看,隔着夜色都看得見的驚惶。
我想我是聽錯了,不然這樣嘈雜的環境里,我怎麼能聽見他一聲嘶啞的「卿卿」呢?
我沒有心思再關心他,護送我的侍衛不知被人擠到哪去了,得虧我是個將門虎女,不然還真不曉得怎麼在這幫見人就砍的逆賊手下活過去,我用右手拔出靴子里藏的刀,卻摸了個空。
我這才想起來,趙珩早就不讓我帶兵器在身上,說是這樣不合身份。
我吐了口氣,一邊往外疾走,一邊撿起地上誰落下的長劍。
眼見着面前有寒光刺過,那劍上還沾了不知誰的血,我拿起劍擋住,然而這劍不是我用慣的彎刀,這手也不是我用慣的左手,倉皇之下竟然擋不住,我只能徒然見劍鋒要刺進我的胸前。
若我真以這樣的結局死在這,恐怕我那已經在蜀地養老的父親也能氣暈過去。
而那劍鋒卻被一枚暗器打歪,再是高束着馬尾的少年郎擋在我的身前,手中的劍從黑衣人的胸口裡拔出,收勢時做了個很漂亮的劍花。
顧景策回側過頭,漂亮的下頜在夜色里難得的緊繃,見到我全須全尾好好的模樣,才舒緩開一點眉頭,卻伸手把我一把扯到懷裡,摟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