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霧入秋散小說(容鈺姜淮月)》[霧入秋散小說(容鈺姜淮月)] - 霧入秋散小說(容鈺姜淮月)第4章  (2)

了一點漫不經心:「你別不相信啊,我發現我從前做錯了一個選擇,我原以為你該過得很好的,沒想到這樣委屈,所以我翻山越嶺地回來了,感動嗎李卿卿。
」我突然想到應如是她爹突然被曝出來貪污受賄的事情,下意識地問:「應尚書那事,你做的?
」他不置可否地唔一聲,把我扯了一把,從桃樹的陰翳下扯出來,一頭栽進陽光下,他說:「別操心了,太髒的事情你都不要聽。
你只要記住一句,我說過了,我是來帶你見太陽的。
」我從南到北,就是來救你的。
我怔住。
顧景策卻輕輕眨了下眼,卻不再多說什麼,他越過去蹲下看我剛剛摘下來的那筐紅桃子,朝趙嬰招了招手:「來,小胖子。
吃個桃。
」我這才想起來問:「你們怎麼翻牆來太子府了。
」顧景策十分理所當然地答道:「因為正門有侍衛守着啊。
」又瞧我一眼,「其實是小胖子想你了,我回京本是奔先帝的喪,如今閑來無事,索性被抓去教了這小鬼騎術射箭,他非說想你了,學業也不專心,求我帶他來見一見你。
」趙嬰十分疑惑地抬頭,大聲地說道:「明明是你想見卿姐姐!
」顧景策很快地把他手裡的桃子往趙嬰嘴裏一塞,耳尖明明泛紅,卻十分鎮定地和我說:「童言無忌。
」趙嬰哭着說:「桃沒洗過。
」又砸吧幾下,「但還挺甜。
」顧景策彈了彈他的小腦門。
我忍不住笑起來,心情難得柔和。
這樣一片歡聲笑語中,卻看見趙嬰一張圓臉驚愕地睜大來,慌張得像個被抓個現行的逃學小孩。
顧景策嘴角那分笑也慢慢垂了下去,往我身後的方向看去。
我聽見淡淡一句:「過來。
」我回過頭去,趙珩正立在不遠處,面色平靜,陽光到我和顧景策這裡就停住,反而顯得他站的陰涼處太過寂寞。
他說著過來二字,黑沉的眼睛卻落在我身上,明明是夏天,卻像是身上落了薄雪。
我差點以為這句過來是對我說的。
趙珩頓了頓,越過去看趙嬰,這孩子臉上還沾了桃汁,卻是一副惶惶不安的模樣,他再一次道,「趙嬰,過來。
」趙嬰眼淚都快要掉出來了,挪着腳往前走,卻被顧景策扯住,他漫不經心地叫了聲陛下,本朝異姓王本就不用行禮。
顧景策嘴角噙了分笑,他道:「孩子貪玩,要論罪應該先從臣身上論起。
」趙珩看他,卻是先垂眼看了那地上的筐子,再轉到顧景策剛擦乾淨準備遞給我的一枚桃子上,表情冷淡得像覆上一層雪,也不知道在想什麼,靜了靜才笑了一聲,他說:「老王爺給你留下的免死金牌還剩幾枚?
」顧景策皺起眉想了想,眉眼裡多帶一分恣意,大言不慚道:「還夠臣再放肆一回。
」趙珩瞭然地點點頭。
顧景策順手把手裡的桃子咬了口。
趙珩冷不丁地問:「甜嗎?
」顧景策揚眉笑道:「甜啊,怎麼不甜。
李卿卿剛摘的。
」趙珩再不言語,垂眼笑了一下,只是笑意愈發冷淡。
這回趙嬰倒乖了,把手上的東西都遞給我,叮囑我道:「卿姐姐,你好好的,我下次得了皇兄空,再來找你。
」我摸了摸頭,他往趙珩那走,還十分不舍地頻頻回頭看我。
趙珩還不動,站着看我。
顧景策也站起身往外走,揀了幾個桃子在懷裡,路過我時長嘆口氣:「太子府太小了,天都是四四方方的,李家卿卿。
」瞧他們都往外走了,我轉過身仰起頭,昔年我與趙珩手植時不過低矮樹苗,如今已是桃葉蓁蓁,明明不大照料,生的果子卻多。
我想,用來釀酒或許不錯。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