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霧入秋散小說(容鈺姜淮月)》[霧入秋散小說(容鈺姜淮月)] - 霧入秋散小說(容鈺姜淮月)第4章  

給各位帶來小說《霧入秋散》講述容鈺姜淮月的兩人的感情故事,不少小夥伴都非常喜歡這部小說,下面就給各位介紹一下。
說是冷宮,其實不過是空蕩的太子府,先帝的妃嬪都已安置妥當,太子府的人也遷至宮中去了,徒留下一個我來。
父親年事已高,因了應如是落水一事,索**了兵符和我母親告老還鄉去了。
這上京城裡被一場雨打過,卻再沒有我能惦記的人。
…說是冷宮,其實不過是空蕩的太子府,先帝的妃嬪都已安置妥當,太子府的人也遷至宮中去了,徒留下一個我來。
父親年事已高,因了應如是落水一事,索**了兵符和我母親告老還鄉去了。
這上京城裡被一場雨打過,卻再沒有我能惦記的人。
父親臨走前,趙珩特許他來見我一面,父親把袖中的假死葯顫巍巍地遞給我,老眼難免含淚,畢竟他只得我一個女兒,父親道:「當初想着陛下與你青梅竹馬,情誼深厚,我的女兒該是快樂的,可是後來他突然娶了正妃,父親又何嘗想把你嫁過去呢?
可是先帝到底不放心我手上的兵權,心意很決,才委屈了你。
」他嘆了口氣,「若有機會,便用了這葯吧。
有人會接應你的。
」我說:「蜀地路遙,您多保重。
」應如是沒能當上皇后,也未曾有位份。
有人檢舉她父親貪污受賄,趙珩把她父親下了大獄,應如是想要求情,趙珩卻連面都沒見。
外頭風雨變轉,我在太子府卻是很平靜。
這院里我幼時和趙珩一起種下一棵桃子樹,如今枝葉亭亭如蓋,今年結了第一番果,可惜當初說要一起吃的人早就不在了。
我在樹下站着,外邊的圍牆上卻冒出了個小而圓的腦袋。
一雙烏黑的眼睛看了我立馬高興地睜大來,清脆地叫了我一聲:「卿姐姐!
」我也訝異地睜大眼睛,這是趙珩的幼弟、先帝極其寵愛的十五皇子趙嬰,如今不過十歲,圓滾的身子吃力地在圍牆上坐穩,背上還背了一個包袱,十分理所當然地張開手:「姐姐接我一下。
」我剛走近兩步,圍牆上卻扣住兩隻骨節分明的大手,借力時關節微微發白,再看已有一個束着高尾的少年郎躍起蹲在圍牆上了,正挨着小胖墩,話是說給他的,卻是笑着看着我說的,很霸道:「不行,姐姐不接,哥哥接你。
」我抬眼看他,顧景策微眯着眼睛看我,一雙桃花眼也柔和,迎着陽光朝我笑:「李家的卿卿,想我沒?
」我別過頭不理他,他也不在意,落了地之後,回身把小胖子也給帶了下來。
趙嬰挪着小身子到我面前,把背上的包袱給解了下來,攤開來都是零嘴:「卿姐姐我想死你了,瞧,這都是我平日里從牙縫裡省下的零嘴,我都給你!
」趙嬰是只話癆,一說起話來喋喋不休:「皇兄日日督促我讀書,什麼書都讀,還是父皇對我好,什麼也不用學,我不學完皇兄還要打我手心,你看我的小手,現在還腫着。
我討厭他的妃嬪,就那個什麼如是的,還讓我叫她姐姐,我吐了她一臉口水,我才不叫呢,我說我只有一個卿姐姐。
」他說著說著慢下來了,看着我的眼角,那裡有淺淺的痂,是被太后護甲刮到的,趙嬰問:「姐姐,你疼不疼?
」有微涼的觸感碰上我的眼角,我仰起頭,顧景策的指尖就落在我的眼角,一雙眼黑沉,難得的陰鬱下來。
我搖搖頭。
顧景策收回指尖,輕笑道:「李家卿卿,你記不記得我曾說過一句話。
」「哪句?
」他俯下身湊近一點,眼底愈發黑:「除了我,誰也不能欺負你。
」他微側過一點頭,眉眼在光下越發明晰。
他唇邊沾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