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敵鎮主》[無敵鎮主] - 第9章 一戰得美妻(2)

隨我回返,準備娘家之禮!」

也許是美女愛英雄,一聲交代和呼吼之後,羅玉堂跨騎上馬,帶着螺公山精銳奔離靈蛇。

而沒有得到唐三藏的命令,已經默認他們是娘家之人的眾衛,也沒有去阻攔。

「唐三藏,三日後,我以螺公山三年劫匪之資做娘家之禮,共abc 口人、一百萬資財,願你往後對我好好上心。」

佳人遠去,唐三藏仍是一臉懵逼。

打打殺殺,怎麼就打出了一個老婆來?

……

「噓!」

在唐三藏準備出言回駁遠去的羅玉堂時,白龍海嘴角指噓,止住了唐三藏的要辯駁。

「看到羅玉堂喉結盡無,再加上逼問羅氏宿老的閃爍其詞。

其實,我已確定他就是個女的。

原本我還怕她是個歪瓜裂棗,還有些猶豫。

但一見她之時,我已和白哥、小乙謀划了以戰娶妻的事情。

如果,你不滿意,我願引頸就戮,謝你三年之護!」

眾人在歡喜,靈蛇鎮內新入的兩千螺公山俘虜更是高興,隱隱有了和靈蛇土著恩怨不濟的情形。

被拉回閑人無令免進的唐宅之中,在唐三藏霉被才能安睡的破屋裡,方小四道明了所有。

「你連郎將也敢算,誰給你的膽?」

知曉了原委的唐三藏一聲大斥,對着方小四準備一掌拍了下去。

「靈蛇立鎮,我們一窮二白。

為了你的夙願和魏帝的期許,就靠靈趙兩家的積蓄,建個毛的五十里長的城牆?

你讓我要羅氏在最短的時間歸心,一無利二無情。

你就懂得在那下令就行,你可知道我頭都要炸了?

你把靈無雙他們逼得爽了,你有沒有考慮過你給我的壓力?

半點軍財不留,連得免死軍牌都留給了別人。

你這樣只知道領命壓榨我們這群窮逼,而我們還心不走一分的擁護,你又有什麼資格來斥我?」

聽着唐三藏的怒斥,方小四滿臉委屈的反駁。

巧婦難為無米之炊,他是不得不為了完成謀局,算計到唐三藏身上,讓他也做出犧牲了。

順道把自己憋在心裏的話,也全部說了出來。

「我…」

聽了方小四的委屈之言,唐三藏想駁卻找不到理由。

是啊,他只是想着死去的人,卻對活着的人卻不知珍惜,只知道下令又下令。

方小四的說法,很對。

「靈蛇土著,只有兩千三百口,最強戰力現在又比不上螺公山眾。

我們遠無援近無財,的確完不成你的命令。

如果羅玉堂不是個女的,我真沒有繼續作為靈蛇副鎮主的決心。」

一個參謀活局,一個統局行事,白龍海的說態,讓得唐三藏心裏舒服很多。

「羅玉堂身為羅河巨寇,是本不該有之事。

結果良民變巨匪,大魏已有病。

能夠以女身參加武比欲報國,又敢舉族落草成巨寇。

說她民中英眉、軍中巾幗,和那大人比起來,也不弱絲毫。

能颯爽應賭而嫁,付出所有。

將軍該高興,更不該仍糾結過往而放不下。

畢竟那大人,在屬下看來,你們只能有友誼!」

作為曾經的親兵隊長,談小乙對於唐三藏的事情和心思最了解。

今日,他難得一見的,發表了他所以為該說的意見。

「唉,娶了吧。」

聽了最近幾人的推心之言,唐三藏只能無奈的讓靈蛇女主上線了。

畢竟那人,他只能當做師友對待。

即便領靈蛇鎮主之位的初衷,並不是要報復靈趙兩家,而是單純的想要用成就讓她看得起。

但,動了與她恩愛相攜的念頭,就是對她高貴的褻瀆。

至於靈韻霜,雖然心裏仍是難受,但他們的人生已是不同,她與趙無極的結合,也許就是天命的使然。

而羅玉堂,這個與他戰場一般果斷、乾脆,一賭敢傾所有的風格女,也許就是最好的選擇。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