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敵鎮主》[無敵鎮主] - 第9章 一戰得美妻

「你,無恥之尤!」

一聲女音憤怒的破嗓,羅玉堂終於喊出了自己的本來面目,讓得原本已經認命被俘虜的螺公山眾面面相覷。

「我就說嘛,他鐵定是個女的。

昨夜的賭局平數,俸祿要漲到十金。」

這邊唐三藏還捏在着羅玉堂的下巴,那邊方小四已經說出了贏得的賭注。

原來,唐三藏如此羞辱的下作,竟只是為了要驗證他和方小四剛剛暗下的賭局。

「你可惡!

我就算死,也要殺了你!」

真元一爆,讓得唐三藏不得不撒手閃退,對面羅玉堂已是雙槍齊指,雙眼通紅的憤怒異常,就像一頭擇人慾噬的老虎一般,恨不得對唐三藏啖血啃骨。

「那就讓本鎮主來稱稱你有沒有這個斤兩。

來呀!」

說完之後,唐三藏食指對着羅玉堂又是食指勾了勾。

如果說,沒能讓一個人歇斯底里,那就是對他的羞辱不夠。

唐三藏的這一勾指頭,把羅玉堂的最後理智,勾得蕩然無存。

「轟!」

真元一境的氣場爆發,果然不是鍊氣境可以比擬的,哪怕是半步真元也不可相提並論。

只是真元的一個散溢,就讓得眾人耳邊空氣轟隆,強大的壓強爆炸出來之後,直讓得以羅玉堂為中心的三丈之內飛沙走石、煙塵滾滾,遮掩了眾人的視線。

那一處煙塵之中,兩個槍頭熾紅無比、若隱若現,給人要灼心、欲熔萬物之感。

羅玉堂,竟是難得的火屬性真元。

面對羅玉堂弄出的駭人之景,唐三藏毫無懼色。

戰場上殺人,從來不是靠擺擺姿勢,就可以嚇死敵人的。

「嗖!」

一聲冷嗖,殘影原地。

等眾人回過神來的時候,一記刀芒已在煙塵中閃現劈下。

「砰!」

耳邊再度一個強烈的轟鳴,一股無形的氣浪環形掀出,如同風暴,更帶出了一種地動山搖的震感。

「蹬蹬蹬…」

齊整整的馬蹄四踏和圍觀眾人踉蹌步伐的後退聲音,在這轟鳴之下,顯得無比微弱。

「嘶!」

待那震感消散,幾乎失聰般的聲響所引起的不適也是消泯之後,觀戰的眾人俱是齊齊冷嘶。

只是瞬息一刀,唐三藏就把羅玉堂引出的煙塵劈散。

而且只這一刀,就又把雙槍交叉於頂格擋的羅河巨寇羅玉堂劈得半跪。

最恐怖的是,半跪的羅玉堂已經嘴角溢血,文士帽也被劈碎,長發飄揚了起來。

那一頭秀髮,配上明眸皓齒的小臉,加上那雙槍不拘的格擋,完全就是一副巾幗英雄的模樣。

讓得在場之人,沒有誰再懷疑他會是個娘娘腔了。

「如何?」

唐三藏輕語詢問,但刀仍架頭,好似不使半分力一般,卻讓得眾人明顯看到,半跪的羅玉堂身體在架着的陌刀壓力之下,正在緩緩的下陷入地面之中。

這傢伙,到底是多恐怖的存在啊?

「我輸了,要娶還是躪,你說了算。」

一句願賭服輸,羅玉堂瞬間撒手把雙槍丟棄,讓得唐三藏差點沒把住陌刀下沉的壓力,把她給劈成兩半。

「果然是不打不相識,恭喜鎮主得美妻,我帶羅氏宿老來恭賀。」

在唐三藏還在震驚於羅玉堂把賭局當真,一臉懵逼的時候,帶着羅氏宿老適時而到的白龍海,歡心恭喜。

「賀鎮主,一戰得美妻!」

眼見一人之下的白龍海都如此出言,再加上唐三藏之前因為和方小四賭局而做的輕佻之舉。

以為是大佬演事收心之舉的靈蛇鎮主嫡系班底,一眾鎮衛司鎮衛和鎮主侍衛,首先歡叫了起來。

見慣了太多的生死大戰,退居「二線」的他們,真的很想好好體會一下人間的美好生活。

武之一字,其實就是止戈之意。

能把打打殺殺之局,變成喜酒大宴,缺心眼的人才會不喜歡。

「族老,勞煩你和他交涉,給螺公山家人,在靈蛇陣內覓個好場地做娘家生活用地。

眾甲,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