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敵鎮主》[無敵鎮主] - 第8章 三招能殺卻不殺(2)

、踏下,每一個技法使出的目的,只是為了下一擊蓄勢,或者是為了大招儲能。

靈無雙浸淫了靈犀刀法幾十年,卻沒有練出每一式自帶的威勢,做到每一式都是這技法里的大招,這就是他沒能破入真元境的原因。

在小時候,靈韻霜和趙無極,曾經偷偷帶着他偷窺靈無雙演技,所以他對靈犀刀法是無心法的熟悉。

但按照戰場的殺人技來講,為了大招蓄勢真是多餘。

不但會貽誤戰機,甚至會被對方看破的節奏,被對方帶着節奏打。

「技有萬化,各有所能。

如果應敵都是套路而出,如何能夠做到隨心所欲、自有心得的突破束縛?

看我教你如何殺敵!」

看着靈無雙還是跳不出不論演技還是對敵,都要一劈二挑三踏的固定路數和為了承上啟下蓄力的不變戰法,唐三藏心裏真的無奈了。

實在看不下去前准岳父的套路技法,他大聲喝出,陌刀一抽、人影一閃。

「砰!」

踏四方的一擊,讓得地面龜裂十丈,使得靈無雙和羅猛被震得雙雙退避。

「轟!」

又是環刀一掃,直接把靈無雙逼出了戰場。

如果他再慢一步,已身死。

「踏步而出,我用的只是半步真元的實力。

想懂,就用心看我戰!」

一聲斥責,下場的唐三藏動了起來。

「靈蛇繯首!」

陌刀嗡鳴、刀芒顯現。

原本持刀繯首的技法,在唐三藏人刀分離的迷惑中,一刀飛繯敵人首、隨勢肘擊應其胸,這齊至的兩記致命之擊,讓得羅猛一選兩難。

「噗!」

一刀血濺,雙手交叉護胸的羅猛,藉著護胸之舉躲過了了擊胸肘擊,又藉著肘擊之力的身體橫移,但脖子仍是被割出了一道血跡,

「犀牛穿心!」

被頂撞回來的唐三藏,在腳尖一頂地面的瞬間力集一處,半步真元之氣全部爆開,帶着他整個人如同蓄勢許久的犀牛一般,以刀尖為牛角的對着羅猛的心臟衝刺而去。

「噗!」

閃身錘擋的羅猛,又是在腋下濺出了一道血液。

唐三藏讓心臟被刀勢鎖定的羅猛誤判,其實腋下橫刀廢了他一手,才是這擊的真正目的。

「犀牛挑!」

沒有給羅猛喘息的機會,在咫尺間,橫出的陌刀順勢一挑,讓得羅猛避無可避,被唐三藏硬生生的在後背挑出了一道深可見骨的口子,整個人踉蹌了起來。

「這場,羅猛敗。

謝,不殺之恩!」

羅玉堂臉色發寒,乾脆利落的承認了失敗,阻止了唐三藏的技法再出。

在他看來,原本靈無雙和羅猛的勝負在五五分,就算斷臂的靈無雙已經浸淫真元之感許久,但至少也要百招才能勝。

結果這把自己當成女人看的傢伙,三招就要斬了羅猛,他只能違心的止戰感謝。

「你們都看明了?」

沒有理會羅玉堂的讚歎,唐三藏喝吼到。

堂堂一個中郎將持技演示,無敵軍中都沒有這樣的好處。

「諾!」

一聲大諾,讓得羅玉堂緊張了起來。

三招能殺人而卻不殺,且還是在演技。

這不是兵匪,而是真正的軍中悍卒啊。

「圍起來,一個不許跑!」

「嗖!」

在唐三藏的一令之後,又竄出了全部爆發著半步真元氣息,甚至其中還有着幾道更強烈的真元氣息的軍騎。

而原本對峙的六百奪多騎,也爆出了最低鍊氣境一品、最高半步真元的氣息,讓羅玉堂感受到了什麼叫做絕望。

「男人大丈夫,流血不流淚,即便在囫圇之境,也是一滴不流。

你一個堂堂的螺公山大當家,流什麼眼淚?

要不這樣,我們的賭局還算數。

我壓制到真元下品的境界,你如能打贏我,螺公山的人,你都帶走。

如打不贏,看你這美麗的面孔,那就做受吧!」

捏着羅玉堂的臉龐,唐三藏更是極致的羞辱到。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