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敵鎮主》[無敵鎮主] - 第7章 螺公山來犯(2)

給了方小四。

如果事必躬親,他這种放權就毫無意義了。

「我不逼犯靈蛇就罷了,結果你們卻敢趁我精英盡出之際,擄掠我螺公山。

我實在想不通,是誰給你們的勇氣?

看這架勢,本來我以為你們是和羅瘸子一族沆瀣一氣的共同計算於我,誰料卻原來是自己僱傭兵匪來對付我。

對面的,靈無雙給你們多少,我十倍反之。

你們要財,我就要人。

以後,我們可以一起發財。

甚至是,我再給你們選一處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險峻之地,你們就不用再四處躲避巡兵處的追捕,安安穩穩做個山大王了。」

還未等方小四有所命令,原本被兩大鎮衛隊的氣勢止住了攻伐腳步的匪眾,在看見靈無雙和趙立凱之後,雙方出現商量之感,一人就拍馬而出,大聲叫喚了起來。

抬眼正視,那人座下通玄龍角馬,身上披戴紅偃甲,紅纓雙槍在手又有明眸皓齒之姿,讓己方之人看直了眼:

難道堂堂羅河巨寇,是個女的?

只是己方這邊軍甲盔整、靈蛇鎮軍的旗幟鮮明。

這小娘子般的傢伙的還能把他們看成被僱傭的兵匪,他的想像力着實有點豐富啊。

還是高看了他,果然是烏合之眾。

靈蛇立鎮的消息,昨日已經傳告了鎮域四方,他竟然還不知道?

連得先鋒哨探的必要前戲都不盡必然,以為自己是羅河巨匪,就目中無人的拍馬來迫。

這妥妥的匪性使然、自視甚高,可悲可悲。

「靈蛇村給十萬金,我就抄你老巢,而十倍則是百萬。

現金付訖,我們返刀殺之,如何?」

在唐三藏奇怪羅玉堂如此施為,又怎能成為羅河巨寇的時候,方小四玩心大起的打起了商量。

「看個男人像女的,就要言語調戲。

軍營壞毛病,真筍人!」

一聲輕笑,唐三藏抬手掩臉。

只不過方小四這樣的調戲,目的也是明確。

三國亂戰又三年,偷生怕死和無意違背軍軍紀的逃兵比比皆是。

所以,三國之內出現了一種很奇怪兵匪現象。

有些類似於六扇門巡捕的軍部巡兵處的巡衛,專門負責剿殺逃兵,防止他們為禍國內。

因為巡衛的存在,兵匪不敢固定一方,只能橫下心來領了殺手般的僱傭任務糊口。

於是各地有所求的家族、官員,開始用金錢僱傭他們這種無妄之徒,去做那無法無天的事情。

對此,他們自美其名曰僱傭兵,社會俗稱則叫兵匪。

現在白玉堂把他們當成了兵匪,還願意給予安身立命之地。

這個羅河准武舉人,渠道不簡單啊。

方小四現在順勢自認兵匪,就是在詐他。

因為靈蛇鎮缺人,鎮主府要人。

如果能誑得羅玉堂自露跟腳,把他背後的兵匪勢力打出來,收入宛如一國靈蛇鎮中,泯了他們的罪軍身份。

那他們靈蛇鎮就不會缺人,更不會缺忠心的人。

……

「百萬太貴,還是拳腳壓價,打了再說吧。

為了不傷和氣,我們七局四勝制。

勝者,話語!」

雖然大家都是「匪」,但對方「逃兵」已成軍,己方烏合成眾。

羅玉堂想了想,決定還是用頭領廝殺的決戰方式最為穩妥。

出言這人的左手邊那個傢伙,眼神里儘是帶着把他當成女人瞄的奇怪眼神,只有藉助這樣的策略,才能暴打他。

「答應他,我對他有點好奇!」

一語傳音給方小四,唐三藏答應了這種決命運的戰鬥方式。

「靈無雙,你先第一局!」

對方如同七個葫蘆娃,己方近千個小天王。

依着羅玉堂的這種戰法,靈蛇肯定零輸般的大勝。

所以,方小四把被廢了一臂的靈無雙先派上場。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