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敵鎮主》[無敵鎮主] - 第7章 螺公山來犯

「咚咚咚…」

魏惠歷十年春3月17日,靈蛇立鎮的第4天晨露,靈蛇鎮衛司的戰鼓,第一次響了起來。

「該死的羅玉堂,你贏了!」

正在披戴盔甲的方小四,滿臉憤恨之後哭喪着臉的對唐三藏說到。

昨晚鎮主府的嫡系班底在唐宅共飲醉月,期間各大鎮官暢所欲言,發表着自己對本部職司未來的展望和當下的分析。

酒至興頭的方小四一個頭鐵,非要和唐三藏打賭,被端了窩的羅玉堂何時殺來。

結果唐三藏的「明日便至」,直接引得滿場之人附和入局,只有他一人堅持必在後天,賭注是一人一壇一銀幣的靈家特產通玄靈蛇酒。

二十個人,那麼就是兩枚金幣,抵得上他鎮衛司長的半月俸祿了。

「你現在應當下令鎮衛司丙大隊先把螺公山的人,全部圍了起來,不許擅動半步,之後再出去問羅玉堂,為何不明日再來?」

雖然是笑語提醒,卻是讓得方小四冷汗潺潺。

螺公山眾人才被擄來兩天,雖然已經啟動了改造計劃,並以利益勾惑他們開始歸心。

但是三年匪性,豈能讓他們兩日就能去了惡劣本質,真正甘心接受失去一定自由的法治管理?

自己第一次領獨擋一面的職司,結果第一個命令卻還要唐三藏提醒。

而在唐三藏出言提醒的同時,聽鼓而明的白龍海,已是留下「我得親自去通知,才能讓靈趙兩家護衛盡出,助鎮衛看守螺公山眾人,以防嘩變」的話語,就急匆匆的離去。

果然,在總領全局的情況下,對突髮狀況的全局預判與定調和補救方面,白龍海處理起來,比他來得更及時、穩妥和全面。

閑時如庸才,急時變智者。

他能被鎮主點領一人之下的職司,確是有所依據。

依着提醒下令之後的方小四,騎着千里烏騅飛龍馬跟在唐三藏的身後細思時,望着唐三藏的背影,竟然生出了一種從未出現過的高山仰止的敬畏感。

……

出到鎮門前,鎮衛司的甲乙兩大鎮衛隊早已一字排開,亮出了靈蛇鎮旗,和對面氣勢洶洶的馬匪們對峙了起來。

而武力最強的親兵隊百人,在鎮主府七司確定之後,已經剝離出了鎮衛司,變成鎮主的私人侍衛隊。

現在卻有大半隱藏不顯,談小乙也是不見蹤影。

想來他們已經隱在暗處,對內提防着鎮內螺公山俘虜的可能嘩變,對外又準備捕捉戰機來個一擊潰敵的乾坤打擊。

談小乙這習慣性的戰法,讓得唐三藏哭笑不得。

這傢伙看來很難卸下親兵隊長的包袱,把他送上將來更廣闊的鎮衛副司長的位置,好像是自己一廂情願了。

「鎮主,確是羅玉堂和其精銳匪兵無疑。」

在唐三藏重新審視賦予談小乙新位置得失的時候,獨臂的靈無雙背刀步行到十步之外,就止住了身形確認到。

因為他不得不停下來,守護在唐三藏四周的鎮主侍衛,已經是陌刀微抽,氣機牢牢的鎖定着他。

他旦敢再有一絲逾越,立馬就是人頭分離的下場。

「白副鎮主令我們前來試戰,鎮內事宜他可以彈壓。

同時白副鎮主又問詢,是否可以止戈為上,派出羅氏宿老勸降?」

靈無雙身後的趙家主趙立凱,一見這情勢,緊張的解釋到。

即便面對螺公山千人來犯,帶着一群扛着鋤頭、刀叉的村民抵戰之時,他都沒有被唐三藏身邊抽刀人給予的壓迫感來得緊張和強烈。

脖子上那一線冷冷的銳利之感,讓他生出一種生命被威脅到的心悸。

「能死磕縣令家族,是睚眥必報之人。

遠劫回來不待修整就直接來犯,是意氣用事之輩。

這種人,要先打服他再談感化,才能讓他心服口服。

小四,你身為鎮衛司長,區區對匪一戰,還要用我鎮主親自指戰?」

一語回絕和訴明了行事的基調之後,唐三藏把這場戰鬥的指揮權,丟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