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敵鎮主》[無敵鎮主] - 第3章 去捉馬匪來建鎮

「靈蛇鎮歸屬羅河縣治下,其域方圓二百里,離縣城足有五百里之遙,距最近的白羊鎮也有三百里之遠。

路途太遙遠、山高又林密、猛獸妖禽多。

羅河縣兵力不足巡守不至,被託管的白羊鎮也是有心無力,漸漸就變成了被遺忘的惡地。

方圓二百里足有佔山匪寇一十八處,村落卻只十五個。

其中有自保能力不行匪事的村落堪堪五個,其他或多或少都有點匪跡,甚至直接與馬匪勾結。

想要對這樣的匪民造籍、築城、納稅,在屬下看來,屬實太難啊!」

說完自己所掌握的情報後,方小四臉色有些難看。

處於邊境線上的靈蛇鎮域,雖名義上仍歸屬大魏羅河縣,但是多年來羅河放任不治,再加上馬匪橫行之勢不得遏止。

遺地之民,已經感覺不到他們是活在大魏的土地之上。

現在三國表上雖平靜,但是暗裡卻是風起雲湧,亂世之戰必會再起。

如果再沒有效的國家治理手段出現,這些靈蛇鎮域的土著遺民,也許就成了別國滲透和策反的急先鋒。

讓大魏還未亂世開局,就丟了邊境一地,近而威脅到內陸。

這是魏帝在大體穩住了大魏局勢之後,就急借唐三藏之名提靈蛇為鎮、行國家法治的原因。

但是,建城立鎮擋妖獸、轄治一方保民安,讓遺民再有國家之念,又豈是簡單的事。

就建城鎮、起城牆,眼前最亟需的這兩項投入,單單只靠靈蛇村的人力和賦稅就根本做不到。

去各村拉人頭,沒錢誰願來?

去跟村民收稅,事都沒做出一樣,還沒讓他們體會到法治的好處,誰願意交錢?

強行徵收,以現在鎮軍的實力的確可以辦到,但那豈不是要官逼民反?

畢竟,窮山惡水出刁民。

在沒有兵衛的保護下,他們依然能在妖獸橫行的惡地之中繁衍生息,手上沒有幾招殺人放火的技能,誰信?

強征暴斂,他們會乖乖就犯,誰又信?

當初魏帝給了鎮主世襲和千人護衛的賞賜,可是以國家不款為條件,才讓那些朝堂上的老酸材們附議通過的。

巧婦難為無米之炊,他們這群大頭兵又無橫財,人財兩缺,靈蛇難建啊。

「匪民,好個匪民。」

在方小四頭大的時候,原本也是皺眉的唐三藏,卻是突然眼前一亮的直拍大腿叫好。

「?」

見着唐三藏如此,方小四莫名其妙。

「匪民匪民,是匪也是民。

剿一剿匪,我們不就有人有財了?

小四,你這個匪民起得好!」

唐三藏重重一拍方小四的肩膀,看着恍然大悟的他,兩人不由·四目相對的大笑了起來。

「傳我令。

丙大隊以小隊為單位,去明告各村,靈蛇已立鎮,不日將造鎮冊錄鎮籍,其餘避談。

親衛隊坐鎮靈蛇,領了治守職司的弟兄,繼續梳理民情,探選鎮主府各部衙司的人手。

畢竟我們打仗在行,具體的民生治理,不如每天扎在市井裡的人圓潤。

甲乙兩大隊整軍,隨我剿匪。

我要送靈趙兩府這場婚宴一分大大的賀禮,我倒要看看這事之後,有誰還敢心懷怨氣。

記住,行動的各路都要亮旗靈蛇鎮軍,不然羅河縣令會給我們穿小鞋的。」

……

「螺公山的馬匪離靈蛇最近,也是靈蛇最大的匪患。

匪首羅玉堂,本是羅河縣牟牛鎮新起望族羅氏家主唯一嫡子。

據說在羅河縣的武比中,本有望得入三甲得授武職,只是在武比中失手打死了縣令的侄子,被當時的羅河縣令徇私拿入大獄重罪問斬。

最後被羅氏兄弟劫了法場,一怒之下拉了整個羅氏一族全族落草在螺公山為寇。

這就是名動羅河的『羅氏落草案』。

因此案的影響,羅玉堂名傳很廣,引得很多人投山,羅寇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