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修真世界覺醒異能》[我在修真世界覺醒異能] - 第3章 凡人之力(2)

說完,白袍身影又露出玩味的笑容,準備欣賞即將發生的好戲。

林丁還將他的鞭子攥在手中,白袍身影隨手一拉,鞭子卻沒有如他想像般回歸。

反而,一股磅礴的大力從鞭子中傳來,白袍身影感覺自己的對面,不再是一個隨意可欺的凡人,而是如同一座重過萬鈞的山嶽。

「呵,仙人。」林丁出言,冷聲嘲諷道:「就你這樣的,也配稱仙人?」

「你!」白袍身影威嚴受挫,再次發怒。

林丁卻沒再給他說話的機會。

【操控岩土】

四周的岩石如同水流,匯聚在在白袍身影周身,其腳下的地面也變成了深不可測的流沙,將白袍人吞沒其中,而後瞬間硬化,只露出一個大小眼的長臉。

白袍人一陣掙扎,但卻動彈不得。

到這裡,白袍人哪裡還不明白踢到鐵板,面露驚恐,求饒道:「小人有眼不識上仙,還請上仙恕罪。」

「哦?」林丁饒有興緻的看着這個之前還高高在上的仙人,戲謔道:「你剛才不是還自稱本座嗎?」

「小人不敢,小人不敢。」白袍人痛哭流涕,甚至還有些委屈:「小人不知道您在這群豬玀內,若是知道,定不會讓上仙與這群豬玀待在一起。」

「哈哈哈哈,豬玀……」林丁氣笑,搖了搖頭,又拿過剛才的鞭子,看了起來。

看見上仙似對鞭子起了興趣,白袍人還以為找到了得救的希望,神情激動起來,道:「上仙,我洞府內還有一些法寶,如果上仙不嫌棄,可以統統送給上仙。」

林丁起了興趣,道:「你的洞府在哪?」

白袍人急忙道:「就在靈脈附近那座白雲山上,這是我洞府的令牌,上仙需要,儘管拿去。」

說著,還一陣掙扎,林丁放開部分限制,從他身上掏出令牌,接着,又將限制收攏。

白袍人有些焦急:「上仙!」

「我什麼時候說要放過你了?」林丁裝作不解,但眼中的玩弄意味愈發明顯。

白袍人看着這眼神,熟悉不已,從前他玩弄折磨那些凡人,也是這般模樣。

再聽完林丁這句話,白袍人面容一肅,像是豁出去了,道:「上仙,我來自妙獸宗,你殺了我,與妙獸宗可就不死不休了。」

關於這妙獸宗,這幾天,林丁已經從瘦猴口中得知了部分信息:

妙獸宗是附近最為強大的一處宗門,對林丁而言,這白袍人只是宗門內最底下的雜役嘍啰,連外門弟子都不如。但對瘦猴這種凡人而言,白袍人這種層次,就已經遙不可及了。

這方圓幾百里的靈脈,都歸妙禽上仙管轄,上仙之下,還有幾位大仙。

這位妙禽上仙馴養的靈獸,剛好是兩隻天生神通的妖犬,一隻叫火麟,一隻叫寒影,一火一冰,極為厲害,吐息之間,便能熔金化石,斷江凍海。

「呵呵,妙獸宗……」林丁口中發出意味不明的笑容。

得到想要的答案,林丁不再關注白袍人,轉身把鞭子丟給瘦猴,簡短道:「打死他。」

瘦猴在一旁,早就看呆了,此時慌忙接住鞭子,又聽見林丁傳來的吩咐,看着眼前被埋在土裡的仙人,遲遲不敢下手。

「怎麼了?為何還不下手。」比之對白袍人,林丁的語氣溫和了一些。

瘦猴哭喪着臉,道:「我不敢。」

「有什麼不敢的!」林丁大步走上前,一把奪過鞭子,直接一鞭甩在白袍人臉上,這一鞭勢大力沉,白袍人的臉皮直接綻開一道鮮紅的溝壑。

眼見求生無望,白袍人也不再求饒,惡毒道:「妙獸宗不會放過你的,到時候,讓你求生不得,求死更是不能。」

這時,附近的礦工也注意到這邊的動靜,開始圍攏過來,來到此地後,皆驚懼不已。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