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創世局打工》[我在創世局打工] - 第7章 破局(2)

p>

第一,身為仙門之首,三宗六派的領軍人物,鴻蒙宗正常情況下不可能在入門試煉中縱容凶獸屠殺孩童。第二,對於一群還未正式修習的孩童,這樣的難度過於逆天,是否有人能通過試煉?第三,如果這是異常狀況,那鴻蒙宗應該會派人來及時挽救,我們又該如何拖到救援?村中人是否仍然可信?

「你當時在門口,有注意到門是怎麼打開的嗎?」

聽到雲卿這麼問,男孩恨的咬牙切齒:「是那個叫阿渲的人!他昨夜推我喂異獸,今日白天沒搶走我的餅,今晚就打開廟門,把我推了出去。沒想到雷龍獸還未走遠,他扔下門閂就跑到了廟的裏面。」

雲卿若有所思,看來按照他們的設想,關上門呆在屋內就可以避免傷害,但是雷龍獸又確實傷害了他們。聽着轟轟的腳步聲向西方移動,月夜下,雲卿平靜的清亮眼眸就像冰湖下燃起成片的火焰,沒有熄滅,反而霹靂吧啦越燒越旺。

再找到一間空屋關上房門確實可能拖延到鴻蒙宗的救援,但是妹妹失去哥哥,犧牲的拽哥,那些鮮活的生命還那麼年輕稚嫩,難道要靠一條條人命去試規則的正誤嗎?秦雲卿的眼神逐漸堅定,對着另外三人說:「天快亮了,雷龍獸應該不會再回來了,瑁蝶你帶他們去我們上午看見的那間空穀倉,我去跟蹤雷龍獸。」

交代完轉身就要走的雲卿,被拉住的衣角和胳膊上收緊的手臂緊緊拉住。

「雲卿妹妹,你不要一個人去,太危險了。」瑁蝶哽咽着對雲卿說,通紅的眼眶更像一隻小白兔了。

「我們一起,都是因為我剛剛跑不快……帶着我一起,我對修習界的物件更熟悉些。」從剛剛就一直悶不做聲的胖胖堅定的望着秦雲卿。

「我也和你們一起。」

看着一個個毅然決然的小孩,秦雲卿只得讓自己小心更小心,之前對這個世界的低估付出的代價太大了。

滿天繁星下,四人辨別著雷龍獸腳步的方向,小心翼翼的一條一條街道摸索過去,在經過一個拐角時,領頭的雲卿被扯着右臂一把拖進黑暗的角落,還未等她驚呼,便被一雙手捂住了嘴。

「你為什麼要告訴大家錯誤的消息!」聽到齊玉佑冷到掉冰渣的聲音,像是有數把冰刀剔開雲卿的皮肉,凝固她的血液,刻進她的骨頭裡。感覺不到懷裡人的掙扎,齊玉佑緩緩放開手中的人。

緊跟着雲卿拐彎的三人,也聽到了齊玉佑的質問。一直諾諾弱弱的瑁蝶,看到面對質問痛到麻木的雲卿,將她護在身後,「我們也才知道消息是假的,但若不是有人打開廟門,雷龍獸根本就不會進到廟裡!我們也遭到了攻擊,甚至有夥伴……」終究是哽咽的聲音越來越細弱。

秦雲卿沉默的轉身,繼續朝雷龍獸腳步聲的方向追趕而去。

「你們去做什麼?聽不到嗎?那邊危險!」

「既然村中人的話也不可全信,我們總要有人去摸索正確的生存規則,難道在下一個夜晚面對變故時,我們還要拿命去填嗎?我們會小心的。」

看着黑暗中帶着星輝前行的瘦弱女孩,蓬鬆散亂的髮絲邊緣映着月亮清冷的光輝。齊玉佑略一思索也跟上了他們的腳步。

雷龍獸的腳步聲消失在村子最西邊的祠堂,五人趕到祠堂的硃紅色大門前時,天已經朦朦亮,沉睡的村莊即將被喚醒,齊玉佑還沒來得及阻攔,秦雲卿便推門走進了祠堂之中,因為她看見昨天扭送炎焰和胖胖的兩人已經拐過彎,朝祠堂走來,抬頭便能看見他們,這是今天他們進祠堂最好的機會。

祠堂的正殿果然有一座泥塑的偶像,走近一看,這卻是雷龍獸的雕像!謝家村的神龍原來就是雷龍獸,可是為何村民都知道它不傷人,卻殺了他們很多人呢?殺人的目的又是什麼呢?總不能是作為外來人員的他們破壞了當地的生態平衡。

百思不得其解的雲卿轉到偶像的後面,在雷龍獸的脊背上看見一張飄揚的黃裱紙,忙喚來小皇子辨認,「這是傀儡符,修者可以操控能力比自己低的對象。」

「快來看,這有個幻陣陣點!」胖胖蹲在偶像的供桌前撩起桌簾,掐着嗓子呼喚另外四人。

幻陣,不該存在的村莊,不合常理的蔬果,矛盾的賦稅,傀儡符,只殺試煉者的異獸……將所有已知的消息聯合起來,秦雲卿像是摸着一條繩索,找到了源頭!

「我知道了!我們被傳送到的只是一個幻陣之中,而村莊和雷龍獸都不是真實存在的,我們需要在幻陣中躲避雷龍獸的定時追殺,安全度過7天。」

「那被雷龍獸攻擊死去的人也不是真的死去了吧?」

「試試不就知道!」看着一直平靜無波的雲卿揚起,少有的惡劣的笑,雖然只有微微抿起的一點嘴角,但齊玉佑腦中警鐘長鳴,「你要做什麼?」

「只說安全生存7天,那破了這個陣,我們自然可以安全。」

破壞考場?好像規則確實沒說不可以。

胖胖等人也覺得很不開心,但並不知道自己不開心在哪。這也能理解,宗門的試煉將他們關在幻陣之中,給他們制定條條框框的規則,那他們憑自己的本事打破這些規則,又有何不可呢?

於是眾人便無聲的看着秦雲卿打亂了桌簾下靈石擺出的陣型,眾人陷入昏睡。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