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創世局打工》[我在創世局打工] - 第7章 破局

「秦雲卿,我得知村莊確有怪物,但只在天黑出門,不會攻擊房子內的人。但村民並不擔憂,因為怪物並不直接傷人,村民認為這是祠堂供奉的神龍在庇佑。」聽到秦雲卿的消息,齊玉佑不禁注意這個乾瘦的女孩,果斷救人,條理清晰,帶着一身傷也平靜的很。

「哦哦,我們進到祠堂了。」說到祠堂,旁邊炎焰的臉都紅透了,卻拉不住旁邊胖胖的胳膊。「我和炎焰從村東頭的破廟,一路打到村西頭的祠堂,那真是驚天動地……」

「咳咳。」炎焰頭都快埋到胳膊里了。

「反正就到了一間青磚紅瓦的兩進房子前,跌進了朱紅的大門,看到正對門的房間里,供奉着一尊泥塑。卻沒想,這個房子還有兩個大漢看守,我們不敵,被遣送回來。」聽到這裡,不少人都烏龜辦走讀-憋不住笑了,是的是的,看到了,大家都看到了,看到了拎耳朵遣送。

「我是成甘,我在村中的學堂,看到了他們課本上繪製的怪物的圖案。身披黑色堅硬鱗甲,長吻寬鼻,紫色眼睛,脊背有閃電流動,長鞭一樣的粗尾。像是……」幾個修仙世家的孩子都熟知修仙界常識,此刻齊齊驚呼:「雷龍獸!」

像那樣一條成年的雷龍獸可是築基初期都很難對付的異獸,何況是年幼的孩童。不過想到村民說神龍庇佑異獸就不會傷人,便又稍稍安了點心。

眼看當天食物充足,大家為保證天黑都在房內,下午就沒出過破廟。

夜深人靜,眾人忐忑的等在廟中,一向愛說話的胖胖都屏住了呼吸,一手緊緊抱住旁邊的炎焰胳膊,一手牽着雲卿的衣袖,炎焰嫌棄的掰着他的手指,雲卿只能無奈的看着兩人小學雞打鬧,還用空閑的手攬着渾身緊繃著的瑁蝶。

轟,轟轟,轟……

聽到門外街道上突然出現的沉重腳步聲,廟裡開始有孩子低低的啜泣聲,更顯的一盞燈也沒有的破廟寂靜的深沉。就在腳步聲即將遠去,眾人都鬆了一口氣時,卻突然聽見破廟的門,吱扭扭的打開了,遠去的腳步突然加快跑向破廟。

一時間,孩子的尖叫聲、哭喊聲再也收不住,沸反盈天的爆發出來,人群推搡着往廟的深處跑。明明是關緊了拴住了的門,怎麼會打開呢?門閂呢?靠門得近的人快拴上它!然而,都是一群心智還不成熟的孩子,有誰能在混亂中逆着人流,奔向前去直面一頭異獸呢。

終是破廟的門被雷龍獸一爪拍散,巨大的猛獸踏着滿夜的星光探向廟中的一群弱小的孩子。

雲卿注意到門口還有個癱坐在地上的孩子,一動不敢動,但雷龍獸被喧鬧的人群吸引了注意力,沒有低頭注意到他,只是從他旁經過,看來村民說的是真的。

於是雲卿和炎焰拉起胖胖,扶着瑁蝶,交代其他人:「不要驚慌,雷龍獸不會直接傷人,小心摔倒被踩踏。廟門損壞,我們靠着牆根先出廟,去找村裡人求助避一晚。」

一行四人成功遛到接近門口,門口嚇呆的那人還在驚慌中,雲卿伸手拖起他,一併帶走。剛到門檻,卻聽見廟裡傳來一波更高的聲潮,如果雷龍獸進門,眾人聲音里是意外,是慌張,是恐懼,那現在就是絕望,是嘶吼,是歇斯底里。

「殺人了……」

「它會殺人的,它會殺死我們所有人的!」

「救命!哥哥,哥哥你在哪裡?」

嘈雜的呼救聲砸進秦雲卿的耳朵,像炸雷劈在她腦海中,驚得她回頭看,巨大的怪物口中吐出一個紫色的閃電球,砸向人群中的一個十歲左右的男孩胸口,頓時,人便灰飛煙滅。他拉着的小女孩彷彿還能看見他一瞬間滿臉的震驚,哭成了一個淚人,「哥哥!」

錯了!村民告訴我的信息是錯誤的!我居然告訴了大家錯誤的消息!那其他消息會是真的嗎?村民是可信的嗎?秦雲卿此刻腦子裡亂的像一團麻線,心口也像壓了一塊巨石。看到瘦弱的女孩擰着細眉陷入沉思,炎焰半拖着她往門外趕:「別分神想太多,我們先離開這個廟。」雲卿立刻回神,五人奔向出口。

逃離破廟的人已經不少,雷龍獸在廟裡轉悠一圈之後,便又沖向門外的孩童。聽到身後緊追不捨的腳步聲,逃跑的五人像山崩前逃竄的小獸。雲卿感覺身旁的炎焰突然一頓,「快走,別回頭。」隨即,一道強勁的推力作用在她和瑁蝶背後,帶着她們和挽着的胖胖,門口之人迅速往前奔去。

炎焰!那個拽拽的小老大!那個萍水相逢的少年,在危急關頭對剛結識的隊友便能捨命相護!那一瞬間,幾人甚至猝不及防到沒有空捏碎風鈴球!不能回頭,不敢想像的雲卿心頭銳痛,眼眶裡噙滿了淚水。但是她連看他最後一眼都不行。

逃命還在繼續,四人拐進一條黝黑的小道,背貼着粗糲的牆壁,懷抱死死捂着嘴哭到顫抖的瑁蝶,雲卿聽到轟轟的腳步聲逐漸遠去。

「我叫阿蠻,謝謝你們。」剛剛呆坐在門口的男孩此時卸下一口氣,低聲向眾人道謝。

可是剛剛失去炎焰的三人仍沉浸在悲痛中,無一人有反應。過了好半晌,秦雲卿終於從無緒的混亂和悔恨中掙脫出來,一把抹掉眼眶裡止不住湧出來的眼淚,身為和平年代法治社會的人,第一次直面怪物的屠殺,雲卿更是難承受自己的錯誤,背負幾條人命的事實,但強迫自己平靜下來,雲卿還得思考問題到底出在哪裡。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