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北鎮撫司當千戶》[我在北鎮撫司當千戶] - 第8章 偷取書信

「一塊兒坐吧,這裡沒有旁人,你也不用過分的拘束。」黃公公輕聲道了一句。

黃公公話說了出去,可令狐少瑜還是未敢一塊兒坐下去。他心裏清楚,上差跟你客氣是他能客氣你卻不能客氣,更何況眼前的這個還是錦衣衛的廠公,他一個百戶,自然是要小心處事。

黃公公也不在意,抿了一口茶之後點了點頭,自語道:「這等上好的碧螺春可比孝敬宮裡的好的多啊,主子曾經賞了我一杯,可比起這蘇州府的來,主子喝的還不如他們這群地方上的官吏。」

「令狐少瑜,我問問你,你可知這蘇州府為什麼把上等的碧螺春留着,而孝敬宮裡皇上的就差些呢?」

令狐少瑜立刻道:「卑職實難知曉,但料想這地方上的官員應該也沒這麼大膽吧!」

黃公公笑了笑,道:「這確實是如此,蘇州府的官員哪一個也不敢這麼大膽。可這往宮裡孝敬的東西就有學問了,尤其是這當地的特產,更是有說法了。這碧螺春當地只敢用上品孝敬宮裡卻是絕不敢用極品送到宮裡邊去。若是每年蘇州府都把極品的碧螺春呈上去,皇上喝了自然是高興的,可沒人敢保證年年都能採摘到極品的碧螺春,要是那一年受到了什麼天災,碧螺春採摘不出來那種極品的,那麻煩就大了,皇上喝了就會覺得你在欺君。所以地方上的官員往上呈東西的時候,只敢報優等的,至於極等的,那是一個也不敢報。」

令狐少瑜似若有所思,黃公公又接着道:「做官也是如此,你現在只是一個百戶,做好你的差事就夠了,等你升到千戶,管好你手上的百戶就夠了,可當你做到鎮撫使就會有無數雙眼睛盯着你。你做百戶的時候做錯了事可能是一個小錯,可你要是做鎮撫使的時候做錯了事,甭管是小事還是大事最後都是大事。」

黃公公看着令狐少瑜似乎一言一語聽的真切,隨即又緩和着聲音道:「不說這些了,北鎮撫司那麼多的錦衣衛你知道咱家為什麼要在這趟差事當中選你嗎?」

令狐少瑜只道:「廠公自有英斷,在下不敢妄言揣測。」

黃公公神情緩和道:「丁白修是我一手提拔起來的千戶,原本我想讓他跟着我來辦這一項差事。可他卻給我推薦了你,他說你武功深不見底,辦事利落,行事極其果斷,最重要的是,他說你這個人該說、不該說的全都不說,該問不該問的全都不問。此外他說你這個人對權力沒有什麼貪戀的**,兩年前本來你就是百戶了,可一直壓到楊言庭的案子之後才升的百戶,這兩年你沒有一絲的抱怨,也屬實難得,辦好了這趟差事,你前途無量。」

「丁大人謬讚了,卑職不過是做好自己的差事罷了!」令狐少瑜答道。

黃公公又道:「不過眼下這一趟差事你也看到了,我原本是奉了聖命,出這一趟密差到蘇州府,甚至是不惜向西北繞了三天。可一到蘇州府的地界行蹤就完全暴漏了,到了這蘇州府衙門的時候大大小小的官員早就候着我了,這密差也就干成了公差了。」

「密差變成了公差,其中自然就有很多的事情不好辦了。你是一個百戶,有些事情不好對你說,可眼下有一件事我需要你去辦。」

令狐少瑜沒有遲疑,立刻道:「願為廠公效勞,卑職一定盡心竭力!」

黃公公沉吟了半晌,又喝了一口茶才道:「蘇州的知府叫胡海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