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北鎮撫司當千戶》[我在北鎮撫司當千戶] - 第6章 策馬向西

這半個月以來穆靈芷徹底熟絡了他的家,完全沒有任何有離開的想法。即便是白天家中只有穆靈芷一人,可她卻曾沒有任何的不適應,很難想像這只是一個只有十二歲女孩應該有的表現。

最讓令狐少瑜詫異的還不止於此,他外號冷麵千殺,見過了太多的生離死別和悲歡離合,什麼樣的人他在詔獄當中都見過。但是像穆靈芷這樣的還是第一次見到,按道理說她父母剛剛雙亡,以她這個年紀而言自然是會過分的悲傷。但是他在穆靈芷的眼裡從不曾看到眼淚,而且穆靈芷像是任何事情都沒發生一般,到了他的家中似乎就像是忘記了過去一樣。

而且她似乎也接受了穆靈芷這個新的身份,至於楊芷那個名字似乎已經和她毫無瓜葛了。

看着穆靈芷把頭埋進碗裡邊吸着面,令狐少瑜道:「今天晚上我會盡量買回來較多夠你吃的東西,明天起我要離開京城一段時間,我也不清楚要離開多久,也許是一個月也許是兩個月,可能還會是半年。總之我離開之後,你在這裡要更加的小心。」

穆靈芷抬起頭來,似聽懂了什麼,點了點頭。

「我走的這些時日,你可能會遇到危險。我家中還藏有一處暗閣,有了危險你便可以躲進去,你隨我來!」令狐少瑜起身道。

穆靈芷靈動的眼珠一轉,還帶着童音道:「我知道在哪兒,我已經進去過好幾次了,你床下面正中心的一塊地磚就是暗閣入口對不對?」

令狐少瑜暗暗心驚,她怎麼可能找到自己家中的暗閣,她不過是一名十二歲的小女孩,心思居然如此細緻。

穆靈芷收起來碗筷,嘴裏道:「你不用擔心我,我自己便能夠照顧好自己。我也一定不會讓人發現我在此處。」

看着穆靈芷瘦小的背影,令狐少瑜不禁暗暗問自己道:「眼前的這個小女孩聰慧無比,靈動異常,這還是自己在楊府見到的那個蜷縮在角落的小女孩嗎?」

子時夜半,令狐少瑜領着一行十數名錦衣衛等着一隊車馬前來。

身旁趙雍頗有些不滿,小聲問道:「大哥,你說是什麼差事,非要這大半夜的出發,真實折騰人!」

令狐少瑜道:「我們錦衣衛當差不就是這樣,有牢騷在我面前發發就算了,這種話對着其他人不要說。」

「大哥都沒說什麼,你亂叫什麼,聽大哥的就是!」董良小聲反駁者。

令狐少瑜愈發的覺得這一次的差事不同尋常,他雖然嘴上沒有說,但是心中也有些不解。以往司禮監的公公出去辦差從沒有這般時間出發過,若說是急差,那上午便會動身了,若說不是急差卻又趕在這半夜的時刻。

如此想來就只有一個說法了,那就是這趟差事一定是密差,想到此處令狐少瑜小聲叮囑道:「告訴兄弟們,此趟差事不許問、不許多嘴,一路上也不許交談。」

過了子時,果然一隊車馬行來。為首的一位公公走到令狐少瑜面前,道:「你就是令狐少瑜吧,記好你的差事,出發吧!」

令狐少瑜一聲喝令,十數名錦衣衛一同上馬,分為兩隊守在那隊馬車兩側,董良趙雍居前,令狐少瑜親自押後。

這車馬行了前三日,令狐少瑜是極為疑惑。若說此趟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