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北鎮撫司當千戶》[我在北鎮撫司當千戶] - 第5章 差事

董良拉扯着趙雍離去,這二人是令狐少瑜多年的心腹,令狐少瑜只一句話二人就能清楚什麼事。

穿過巷子來到自己家外,令狐少瑜見屋內果然是漆黑一片,不僅看不到任何的光亮,連任何的聲音也不曾有。

令狐少瑜推門一進,燭火立刻就點亮了起來。

令狐少瑜詫異的看去,穆靈芷正站在燭火前,不見她有一絲的恐懼,像是提前預判自己進門一般。

「你怎麼知道是我回來了?」令狐少瑜疑惑道。

「我自小就耳聰目明,尋常人的腳步聲音在我面前走上幾步我就能分辨出來,你到門前時我就已經聽了出來。我爹爹常說,我和家裡的狸貓一樣靈動。」穆靈芷答道。

令狐少瑜暗暗心驚,自己武功本身就非常不錯,即便是一門之隔一般人也絕非能夠聽到自己的腳步聲,可這眼前的十一二歲的小女孩竟然能夠聽聲辨人,屬實是了不得。

「餓不餓?」令狐少瑜問道

穆靈芷點了點頭,一整日的時間她只吃了幾塊酥餅,胃裡邊早就翻騰不已了。

令狐少瑜一直都在北鎮撫司公幹,一日三餐大多都在北鎮撫司解決,他何曾自己親自下過廚。

進了這廚房像是打開了多年封印的寶藏一般,塵跡斑斑,他心裏想着做點東西給穆靈芷吃,可雙手卻像是不聽腦袋使喚一般,完全無從下手。

穆靈芷過去輕輕接過令狐少瑜手中的水瓢,自行動起手來。令狐少瑜見她手腳利落,雖然身子不比灶台高太多,但是比其他自己來強的可太多了。

「你天天晚上只有等着我回來才能吃到熱食也不是辦法,我在北鎮撫司公幹又多,有時連着兩三日不回。明日我去弄一些木炭回來,白日里你用些木炭自己煮一些食物吃。」令狐少瑜面色從容道。

穆靈芷兩眼是只關注着自己鍋裡邊的面,全然沒聽令狐少瑜在說什麼,只回了一句:「我下了兩碗的面,你要不要吃一碗?」

令狐少瑜沉吟了半刻,道:「吃完之後,把鍋碗收拾乾淨!」

北鎮撫司

丁白修穩穩的坐在位置上,堂下兩側左右各自站着五個百戶。丁白修目光如炬,挨個的在眾人面上掃了一眼,話像是想說出口但又一直像是在剋制。

過了良久丁白修才道:「上面有一項差事,是什麼我也不好多問。反正是要跟着陳公公去一趟西北,不知道哪位兄弟願往啊?」

堂下十名百戶心裏各自都咯噔了一下,往西北去本身就是一項苦差事,而且還要跟着陳公公一起。錦衣衛當中都知道,陳公公是司禮監脾氣最讓人捉摸不定的公公,非常容易動怒,極其不容易伺候,若是事情辦好了還好說,陳公公一兩句話日後便能飛黃騰達,可若是事情辦不好,陳公公殺他們這些百戶就跟踩死一個雞崽子一般簡單。

所以眾人心裏盤算的都一樣,誰也不敢主動冒這個險,這份差事可不好接,弄不好那是要掉腦袋的。

十名百戶無一人站出來說話,丁白修佯裝震怒道:「怎麼?平日里諸位都是北鎮撫司對外的活閻羅,怎麼這一次需要諸位了,都一聲不吭了。」

「殷殺烈,你來說說這一次誰去接這一份差事比較好呢?說不出來,就你去!」丁白修調高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