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北鎮撫司當千戶》[我在北鎮撫司當千戶] - 第4章 升遷

穆靈芷一言不發,仍舊是雙眼直盯着令狐少瑜。

令狐少瑜心中平生第一次出現了猶豫的想法,作為錦衣衛他見過太多的生離死別,也見過無數的人間冷漠。換做是以往,眼前的穆靈芷不會讓他內心有一絲的波動,可現在不同,穆靈芷似乎完全不懼怕他這個錦衣衛的身份,也許是因為她的年齡小。

「你現在想跟着我對嗎?」令狐少瑜問道。

「是!」穆靈芷清脆的聲音回答了令狐少瑜第三個問題。

令狐少瑜面色微微一動,單腿半跪下,聲音柔和了兩分道:「你現在過去我保證你能一直活下去,只要你不再回京城,這裡的一切你都可以忘掉。可你要是跟着我,每天都是九死一生,連我也不敢保證你明天醒來的時候是死是活。」

穆靈芷用着很稚嫩的聲音回道:「我爹娘都已經死了,我也不怕死。」

令狐少瑜隨即翻身上馬,只冷冷了扔下了一句話:「前面的那個人只會等你半個時辰,生路還是死路你自己選吧,過去了你就能活,我能幫楊大人的只能這麼多了!」

令狐少瑜不再猶豫,一陣馬蹄聲,人影和馬影都消失在了黑夜中。

穆靈芷沒有任何的猶豫,朝着來的地方開始回走,背後那一束火光亮她甚至不曾回頭看上一眼。

穆靈芷本來就身形瘦弱,再加上又是黑夜,一路往回走的路上不停的跌倒爬起,像是有目標的一樣往回走。

約過了一個時辰,一陣疾速的馬蹄聲又傳了過來。

令狐少瑜在馬背上看着穆靈芷,穆靈芷認得是令狐少瑜的身影,也停了下來步子看着他。黑夜中雖然誰也看不清楚誰,但是令狐少瑜看清了這個小女孩的堅毅。

令狐少瑜不再猶豫的跳下馬將穆靈芷抱上馬背,隨即自己也跳上馬背,又朝着京城去了。

令狐少瑜不是不清楚自己帶回穆靈芷意味着什麼,她又是欽犯之女,只要是敗露,他的下場會比楊言庭還慘。

令狐少瑜向來都是冷靜且極為理智的人,可是這一次卻不得不做一次錯誤的決定。北鎮撫司當中不會有人在意一個楊言庭女兒的生死,但是北鎮撫司當中會有無數的眼睛盯着他這個將要穿上飛魚服的百戶。

馬匹停的地方在一處極為僻靜的巷口,令狐少瑜牽着穆靈芷步行過巷,穿過巷尾有一極為質樸的院落,院內有三間房子。

令狐少瑜帶着穆靈芷進了院落,進了一間房才發現,房內極為簡樸,只有一張桌子,幾條長凳,其他雜物若干。

令狐少瑜點起燭火,亮光之下一看,穆靈芷仍舊緊緊的抓着他的衣服。

「我說的話,接下來每一句你都要記清楚。這裡是我的家,以後也是你的家。我在北鎮撫司當值,白天我不回來你不能邁出大門一步,晚上我不回來你不能生燭火。一日三餐若我在家裡方可有炊煙升起,若我不在,家裡不能有任何的動靜,你就是再餓也得忍着。若是有外人敲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