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北鎮撫司當千戶》[我在北鎮撫司當千戶] - 第2章 臨終所託

令狐少瑜下到詔獄,照例今日輪到他當值,獄內的犯人要挨個查驗一遍。

走到楊言庭的牢門前,令狐少瑜停住了腳步。僅僅不到一天的時間,楊言庭已經只剩下半條命了,胸前早已經是被烙鐵燙爛掉了。

令狐少瑜清楚從昨夜到現在不到一天的時間楊言庭已如此不堪,想必是死活沒有招認,再這麼扛下去,楊言庭怕是連今晚都活不過去了。

頓時,令狐少瑜心中閃過一絲仁慈的念頭,低聲的開口說道:「楊大人,你應該清楚,沒有人能夠受得住詔獄的刑罰。想必你也應該知道你得罪的是誰,聖上只不過是無心說了一句話而已。雖說你是督察院的監察御史,可這詔獄冤死的官比你大的多得是,聖上此刻怕是已經忘了你這檔子事了。」

「有些事情我知道你是冤枉的,可你認了就能死的舒坦點,可你要是不認,受盡折磨不說,最後還是要慘死在這詔獄裏邊,沒人會記得你的這份骨氣。」

楊言庭動了動身子,紅着眼看着眼前的這位錦衣衛大人,半晌說出話來:「你是哪位冷麵千殺令狐總旗吧,怎麼?都傳言你殺人不眨眼,怎麼今日到和我說起來這些東西了,想讓我認罪,除死方休!」

令狐少瑜言道:「楊大人的名聲在下早有耳聞,我不過是有幾分敬重大人罷了。朝中之事非我等小吏可以妄議的,可楊大人這份讀書人的骨氣在下確實是佩服。我只想勸慰大人一句,讓大人少受一些皮肉之苦罷了。」

「下了這詔獄的人若非是聖上親自過問,否者沒有人可以活着出去,大人可懂?」

楊言庭雙腿已斷,爬着進到令狐少瑜跟前,令狐少瑜同樣蹲下身子。

楊言庭悲愴的嘆息一聲道:「奸佞當道,吾雖死也絕不會給這些奸臣低一下頭。」

令狐少瑜輕搖了搖頭,淡然道:「大人你還不懂嗎?有些話你說沒說過不要緊,有些事做沒做過也不要緊。但是這些東西你必須得認,你要是認了可保你全家無憂,可你要是不認,你應該清楚後果是什麼?」

楊言庭忽然神色緊張起來,令狐少瑜冷聲道:「楊大人,這些話我本不該說,可在下仍要勸慰大人一句,上面的意思你是出不去了,可大人還有家眷,錦衣衛殺一個人是殺,殺十個人也是殺,還請大人三思。」

楊言庭通紅的雙眼溢出了幾滴眼淚,他早就清楚進了詔獄是不可能活着出去的。

楊言庭咬着牙道:「我認,我所有的東西都認!令狐總旗,在下有一事相托,還望令狐總旗成全。」

令狐少瑜像是早就明白了他想說什麼一樣,只道:「楊大人放心,你的家眷在下儘力不讓他們牽扯到其中。」

楊言庭嘆息了一聲:「我的雙親過世多年,在這京城只有一位夫人和一個女兒,女兒名字叫作楊芷。若是令狐總旗肯放過她們母女二人,在下感激不盡!」

令狐少瑜起身冷哼了一句:「我令狐少瑜雖然號稱冷麵千殺,可也不是濫殺之人,婦孺幼童之輩在下從不下手。我雖與大人沒什麼深交,但是大人既然有此所託,在下定會儘力保住她們母女二人。」

牢房中楊言庭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