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北鎮撫司當千戶》[我在北鎮撫司當千戶] - 第1章 抓捕

洪武十五年,大明朝開國皇帝朱元璋改制儀鸞司,更名錦衣衛。

天黑夜高,一條巷子望去只有一戶門前有着燈籠亮。

那一戶不是別家,而是楊府。那府門前立有兩座小石獅子,兩盞燈籠正掛立在那兩座小石獅子上方,兩束紅光映照之下,不似有幾分喜慶反倒是有幾分血光氣息。

這府上住的也不是別人,而是當朝督查院監察御史之一的楊言庭大人。

這督察院不小,可這監察御史放在京城實在是算不上一個大官。

自從太祖皇帝廢了御史台之後,督察院就成了天子手中親自執掌的「尚方寶劍」。一個督察院由左都御史和右都御史二人執掌,這兩個位置非是天子心腹且身正名順之人做得。

而左都御史和右都御史之下又有左、右副都御史二人。

此二人之下還設有左、右僉都御史,左、右僉都御史之下才是監察御史。

放在地方,監察御史算是一個京官,可放在京城,一個督察院有一百多名監察御史,楊言庭雖是其中之一,但卻也沒什麼特別。不過能做到這個位置的官員,多是清流自詡,名聲上大多都是說得過去的。

微微的一陣風過,兩盞紅燈籠搖曳了幾許,黑夜中突然竄出來兩支箭矢,兩道疾力射過,兩盞燈籠瞬間熄滅。

立刻楊府左右各來兩隊人馬,左側一隊十數人身着紅紵絲紗羅衣,右側一隊十數人身着青綠錦繡服。騎馬的有倆人,其中一人身穿飛魚服。

這二人不是別人,身穿飛魚服的是北鎮撫司錦衣衛百戶殷殺烈,另一領隊頭領而是北鎮撫司錦衣衛總旗令狐少瑜。

只見兩名錦衣衛輕鬆一躍翻過牆頭,楊府大門一應而開。二三十名錦衣衛瞬間沖了進去包圍住了大廳,大廳還似有亮光。

殷殺烈一腳踹開房門,房內不時傳來兩聲驚叫。殷殺烈與令狐少瑜面前站着數人,三名僕人拿着刀護着身後的楊言庭,楊言庭懷抱着一個小女孩,那小女孩緊緊的趴在楊言庭胸前,身後更是站着她的夫人,不停的在顫抖。

殷殺烈狠狠瞪了眼前眾人一眼,朗聲道:「楊言庭,你是想造反嗎?」

三名拿刀的僕人面面相覷,不知如何是好。

「奉上諭……」

「楊大人,你當真是想造反?」

殷殺烈此話出口,楊言庭方才率領家人跪下。

「楊言庭妄議朝政,謗君辱臣,目無綱紀。特命北鎮撫司錦衣衛緝拿,打入詔獄!」

楊言庭跪着搖了搖頭,殷殺烈面露兇相,右手已經按在了刀柄上。一旁令狐少瑜忽然傳來一句話:「楊大人,你還不謝恩?」

楊言庭如夢初醒,連忙謝恩。殷殺烈冷看了令狐少瑜一眼,似有不滿。

「楊大人,你是文官!我們就不對你動粗了,你是自己走還是兄弟們帶你走呢?」殷殺烈似笑非笑的說道。

忽然,一名僕人盯着眼前的兩名錦衣衛恨道:「

猜你喜歡